「比学比修,做到是修」


【明慧网1999年11月21日】 记得老师在1997年11月16日到台北三兴国立小学讲法,当天和家母同往,上了三楼礼堂,家母心血来潮要我回车上拿东西,走到校门口,碰巧老师的座车开进来,老师坐在右前座,虽没见过老师本人,但每一本书皆有老师的法像,我笑笑的在车旁走过,就在那一刻,全身却震住了,像触电一样定在那。心想:哇!老师的气还真强。因为在之前,我上过别的气功班,满脑子还是气,会和法轮修炼大法结缘,也是原来气功班的同学介绍,在年初就有了《转法轮》等书及教功录像带,这么宝贵的东西不知珍惜,直到老师来三兴国小讲法。当晚回到家,一连拉了几天肚子,同时也才突然清醒似的想著:该好好炼功、读法了,至此,我才真正的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在未得大法之前,曾炼过好几年的气功,但当看到转法轮一书中写著:炼功为什么不长功?尤其言明:修在先,炼在后,功是修出来而不是炼出来的,惟有心性提高,功才能长上去。我深深的相信、接受了。以前我一直以为:「一日炼一日功」,也以为在惚兮恍兮中,所做出的高难度动作就是气功,还自以为功高,

甚而沾沾自喜,却不晓得一味追求的感觉、功能,隐藏了多么强烈的显示心及对气功的不明理。如今,我才真正的明白,气功是修练,是超常的东西,而当时的自己,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心性未提升上来,又如何能好病或长功呢?

从小,我就是个药罐子,胃痛、肝病、支气管炎、富贵手等,尤其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意外摔伤,令我长期在脊椎病变的折磨中。但是,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几乎已忘了之前每晚腰背痛的难眠,上班时坐骨神经及脊椎痛的难忍,反而是每天精神奕奕的早起炼功,家人见到我也惊讶于我的好转。想想以前,为了治病,针灸、按摩、推拿、气功治疗等,能试的都试了,却也只能减缓几天的痛楚,不想如今却能不药而愈。所以,我可以很坚定、很清楚地说:法轮修炼大法不是普通祛病健身的气功,但是却可以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

1998年2月份时,参加台北国军英雄馆的集体学法,其中讨论到股票买卖乃非劳动所得之利益,不宜投资。有一天,终以市场价全部出清,之后,虽然手上已无股票,但心中仍有股价,每天晚报一来,仍会不经意的看一下当日的涨跌行情,涨则看看收盘指数,跌则窃喜自己已高价卖出,只有几张的股票,就让我有这么多的得失、欢喜、名利、投机心,虽然把手中的股票卖了,层层的执著心不去,比起他人手中有股票,心中无股价更为糟糕,想到此,一股惭愧、难堪的心涌出。在《转法轮》第一讲,老师就有言:「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既然要做个法轮修炼大法的弟子,怎么能不悟、不忍、不舍呢?大法圆融众生,我们也要圆融著大法,虽说对初学者可以有一个认识法的过程,我若仍停留在认识、体察、印证的心态,不要说老师会觉得怎样,我自己都觉得太差劲了!八月多参加新加坡法会回来后,一连几天清晨四、五点就醒了,瞪大两眼,乖乖起床,但盘起腿来却特别痛,拿起书没看两行又打瞌睡,想想不对劲,是自己醒过来的,却无以炼功、读法,突然悟到该早起到外面炼功了。老师说:“可是主流就两种方式:一个是我们书店里有书,有炼功点儿,法身带着他去找;一个是通过法会和我们学员自己的感受讲给亲人。主要是这两种方式来的人比较多,质量高。”而我一头热的想把这本如此珍贵的书─「转法轮」,这部在每一层次都有整体指导作用的大法,介绍给亲朋好友,自以为只要诚恳热心,他们就会接受,却不知谁究竟谁是有缘人。这一阵子,我认为最有可能走上修炼之路的,往往更加的迷失,而认为最不可能的,反而能在得法后精进实修。也深知,没有大法的威力,任凭我们常人的思想、观念、努力是改变不了的。

之后,每天清晨的集体炼功,虽是早起贪黑、自讨苦吃的,但因有老学员们的激励与交流,让自己成长许多,只是时日一久,仍有常人的习性及怠惰心产生。记得有天早上,外面下著大雨,炼功点连络人也来电说:自行在家炼功吧!本已起床梳洗完,应可好好的炼功或读法,但却松懒的回床上睡觉。不一会在梦中,自己开著一部旅行车,车上坐满了不认识的人,一不留意,超过了岔道出口,很小心的想倒车,这时车子却不能控制的急速后退,车上的乘客竟鼓掌欢呼叫好,面目怪异狰狞,我再怎么踩刹车也停不住,又担心会撞到路人或翻车,吓得一身冷汗惊醒过来。坐在床沿,我发愣自省,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一件事情,不进则退,不论心性的提升,功力的增长,总是一阶阶、一步步的往上爬,但一怠惰,一疏忽,可能就一层楼一层楼的往下掉,甚至一落到底。

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也说过:「..在这个世界当中没有比修炼更严肃的事了。你能够为了赚钱吃那么大的苦,你能为其他事情吃那么大的苦,你不能为你的修炼吃一点苦?一个业力满身的人,你要想成佛,修成圆满,还有比这严肃的吗?你用什么心来对待它?..」如果,我是把修炼摆在生命中的第一位,我能待修不修吗?我能不抓紧任何时刻精进实修吗?班一样要上,家事不能少作,除了提高效率,唯有减少睡眠时间。记得在瑞士日内瓦的法会上,也有位学员问:是否修炼愈好的人,睡眠时间可以愈少?老师回答说:不一定,但随著功力的提高,也会慢慢淡些。(大概意思,不是原话)。虽说每个人的状况不同,但困魔也是自身的业力,也会起到干扰的作用。我能否精神起来?能否排除修炼路上的阻碍?我要自问:如果我对大法够坚定,为何还不够精进?师父一再明示我们要多看书,原来,要确实的从本质上改变自己,唯有多读法、多学法。

春节时订了十个礼盒,在台北先送了三盒,其余放在车后行李箱里,打算到了新竹、台中送给亲朋长辈们。未料到了长辈家门口,才发觉下面的六个礼盒竟都是空的,赶紧补买其他的礼盒,别无他法,但心中的不解与激动可想而知。回到台北,忍不住打了电话给礼品公司,也问了几位老学员,慧心告诉我:「悟到那,做到那,心性还未提高上来,就算教你不说,你也不平,还老在琢磨著,执著著。」想想,这必也是师父设的一关,看我能不能不动心。心性真能升华到更高层次,这点小事又怎会放在心上呢?说不定是我以前欠了人家的呢?

平日在人与人之间的磨擦、矛盾中,我学著向内找,以前话多,无意中造了太多的口业,伤害他人,事后再怎么弥补,解释或圆和,也只是在常人「做人」的问题上打转,这并非修炼。我也体悟,别人已经去掉的心我们看不见,会让你不舒服的,虽是他尚未去掉的心,但,同样的心,自己去了吗?自己的不足、不对,有在修炼中往真、善、忍的宇宙特性渐近吗?

五月初到澳洲雪梨参加心得交流会,在两天的法会中,总觉得没有太大的收获及体悟,但当回来再静听老师的讲法录音,才深感师父的讲法是如此的精深、超常、恳切。我真的很惭愧遗憾,是自己的心不安定,在兴奋著能再次看到老师,在寻找记者们的席位,在感受整个会场的气氛...,一心多用,没有把心安定下来。难怪师父总叮咛,要我们静下心来好好实修,只有我们的提高,才是至关重要的。

自今年七月以来,中国大陆对法轮功一连串,不休止的镇压,诬蔑,从非法组织到邪教团体,连最起码的炼功自由都被剥夺,单纯的炼功环境更被破坏。我自问:当大法受到攻击,老师受到诋毁时,我能无动于心吗?如果,短短几分钟歪曲事实的录影片和几篇造谣文章,就能动摇我们学法修炼几年的心,那不是对大法从根本上的不坚信吗?至少是对大法理解的不够彻底,没有真正精进和珍惜。

今天中国大陆的法轮功修炼者,为大法吃了无数的苦,他们总是用善的一面来对待,忍常人所不能忍,在受罪、遭灾之时,也在建立着自己的威德,不论天象变化也好,法难也好,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痛,苦难都没了,而我们敬爱的师父,仍想要再等一等,明慧网上有位大陆学员在一篇“上京为大法,坐牢也修炼”中写着:“……有一个学员元神离体到天上去,天上的佛道神都问他:你是怎么上来的?他说:我在家坚定实修,佛道神说“大法在人间遭到如此浩劫,我们想正法,可没有机会,不允许我们动,我们求师父,师父流了泪,说:我还想在等一等……”师父慈悲,总是告诉我们:“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其所展现的岂只是伟大,高超,无私无我?已得大法的我们,可以说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没有理由再盲修瞎炼,更没有借口待修不修,一误再误,人身难得今已得,又何其有幸能遇此千载万载皆难逢之机缘,真的唯有更加坚定,精进实修直到圆满。

台湾学员  张瑞兰 1999年11月2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