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辈子等的就是这个大法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各位您好!

我叫权洪大,在韩国经营小企业。

能够在这里见到大家并能够聆听各位修炼体会,对我来说是个十分幸运的事情,也是能够促进自己修炼的一个难得的机会。下面向各位汇报自己两年来修炼的情况,望各位同门弟子多多指正。我发言的题目是,我这一辈子等的就是这个大法。

我从年轻时代开始搞企业,忙忙碌碌前半生。过了不惑之年,人生的虚无感却成了我的精神压力。我出生于虔诚的天主教家庭,在社会上也曾接触过和尚,仍无法摆脱空虚,学过书法,吹过短笛,也曾练过太极拳和丹田呼吸,也曾接触过什么咒文辛酉,觉得现有的宗教好到是好,但总觉得“还不理想”。这样苦苦求索十余载仍没有寻觅到我要找的真理,我就想,我所追求的真理也许不在这个地球上,算了,与职工们一道搞好厂子来了此余生吧。在这种想法的支配下,我除了工作便沉迷于烟酒和其他娱乐之中,了度春秋。

1997年4月,我认识了一位中国留学生,他是来看望在我厂上班的他的叔叔的。晚上我与他共进晚餐,我以为自己有宗教观,懂得一些正统道德便开口侃了10多分钟。这位留学生朋友一言不发,静听我的陈述,他突然插上一句,中国也有那样的思想。之后,他就说,现在中国有超越一切现今宗教学说的大法,说着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听他一说,我便感动不已,心想,我要找的不就是这个吗?激动之余我就在餐厅里立即跪下,道一声:“师父!”便向他磕了头。那位留学生慌忙站起来扶我说:师父只有一位,如果今后权社长修炼的话,我们都是学员。这时,我第一次听到了师父的尊名,也头一次听到了法轮功。那位中国留学生告诉我,修炼法轮大法修心性是关键,并说他要过一个多月带着中国延边出版的韩文大法专著再来。

一个多月后,当那位中国留学生重新迈进我的办公室,久等一个月的期待与高兴顷刻间化为乌有,着实令我失望,因为他给我的那本书上有万字符号,我大声叫道:“哎呀,这是佛教书啊!”我当着他的面说,你把这书拿走,我不看。留学生朋友却笑着说,就是不想修炼法轮功也不妨看一看再说。说着就把书放到了我的办公桌上。一个月前,我以为自己找到了苦苦寻觅的东西,可如今那种期待却化为乌有,失望之余那天我就拿酒发泄,自己给自己灌酒,最后四肢麻木,意识不清。

第二天,当我走进办公室坐在沙发上,我的面前放着那本书。我也搞不清楚自己为何拿起了那本书。当我打开那本书时,“论语”映入我的眼帘。我读完“论语”第一段的五行字,犹如醉梦方醒,惊叹声情不自襟地脱口而出。我禁不住昨天对留学生朋友的无礼而深感内疚,急忙往汉城打电话,向他道了歉。之后,我就捧起书一口气读完了“论语”。读完“论语”,从心底惊喜地叹道,“这是真法!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大法!”当时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激动的心情。兴奋之余,我从《转法轮》的第一讲开始读了起来。师父的句句教导打开了我的心扉,我对人生的所有疑问迎刃而解,越读越相信李洪志师父传出的是一部真法,是超越了至今大觉者们所传的那些东西,是宇宙大法。读完《转法轮》,我的人生观,世界观都来了一个彻底的转变。

当修炼一个多月的一个夜晚,我为迎妻子远行归来走到门外时,感到头顶上有个什么东西似的,回头往上一瞅,一个圆圆的五光十色的东西在夜空下盘旋着。我头一次见此情景时,怀疑是否我的眼睛看错了,回头再瞅仍是那样五光十色大放光彩旋转着。当时我只是想,这可能是幻觉吧,也没当回事。后来我见到留学生朋友谈了此事,他告诉我说我看到的是法轮。那么这不是师父在鼓励我勇猛精进吗?师父说佛家讲缘分,那么我不也是与李洪志师父有缘,与法轮大法有缘吗?从那时起,我暗自下决心好好修炼,成正果,得圆满。

修炼就是放下常人放不下的心。得到寻觅已久的真法,按当时的热情好象什么都能马上修起来。可是当真正迈入实修,每一关都是心性修炼,每一关都充满了矛盾和苦难。师父叫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并教导说,“真、善、忍他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你要同化这个特性,你才能够长上功来;你同化不了这个特性,你就永远也长不上功来。”(《转法轮法解》,香港版第14页)

从此我的心中就有了衡量世间和衡量自己的标准“真·善·忍”。但真正去掉自己原先那肮脏的思想并不象说的那么容易。在这里举几个例子。我现在在大邱办工厂,社会活动自然少不了。因此吸烟、喝酒又有点好色。当读完《转法轮》开始修炼后,总想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但业务上的关系,仍免不了遇到这些东西,朋友们把这些都当作理所当然的人生乐趣,我也一样,觉得作为男子,作为搞企业的人,这些都没什么可说的。可修炼了以后,我知道这是在造业,这种恶习非改不可。可是一卷入朋友们的社会活动就很难自拔。师父在《转法轮》里教导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中国大陆版,第2页)。我想,今日幸得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真法,不去掉这些常人的执著心如何修成?如果连烟、酒、色这些关都过不了如何圆满?虽然认识到了这是个问题,也决心去掉它,但去这些执著心却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

自从我去年8月参加新加坡法会回来后,终于戒掉了烟和酒。在修炼之前,我是几乎每天凌晨1、2点钟才回家,每天吸3盒烟的人。但开始修炼后,我想到了老师的教导,想到自己是个法轮功修炼者,自然在所到之处约束着自己,方便于大家,师父教导我们无论到哪都得是一个好人。经常凌晨才敲家门的我,如今早早归家并且老老实实;以前一切由我敲定,还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动辄呵斥妻子,如今妻子唠叨没完,甚至在职员面前奚落我,我也能做到不发脾气,善意地去解释;因此,我的妻子真是心花怒放。她深知我的这一切变化都是修法轮功修的,因此当初不信法轮功、对谈论法轮功有抵触情绪的妻子逐渐地改变了立场,如今积极支持我搞弘法活动。

今年在水源搞一次交流会,10月10日在大邱搞了全国各地学员参加的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当时妻子和同修们一起积极参加了大会筹备工作。而且逢人就说,老权是炼法轮功炼出来的,法轮功真厉害,竟把老权这样的人都改变过来了。

我戒掉烟酒的消息一传开,在朋友们中间简直成了一道热门话题。许多朋友见到我就问其真伪,有的甚至亲临我厂拜访。我经常借机向来访者弘法。当韩文《中国法轮功》《转法轮》出版后,我备下100套用来赠送有缘人。

在这里我简单地举个例子。现在的人大多数惟利是图,给对方造成伤害。我的厂子被人伤害不止一、二次。当这些问题出现时,我就记起师父的话,不把它当作偶然,把它当作是心性修炼的一个关,因而从不跟人家去争斗。甚至工厂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也能看得淡之又淡。职员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以前我办企业的目的是养活好一家人,但现在这个立足点变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做慈悲,但对钱财,对人家的认识却有了根本的转变。

今年为工厂职员们独立的问题,我与妻子闹了一场矛盾。当然,从不修炼的立场去看,我的提案是无法理解的。要是从前的话,我一槌敲定,谁都不能说个“不”字。如今我是个修炼人,不能那样做。我坚持我的观点进行解释,结果妻子愤然走出家门。一辈子生活在一起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以前的话,以前的话,想象不了会有这个事情。当我心中怒气要发作的时候,我便想起了师父的话,这是对我的一次心性考验。于是我反省是否自己做得过火。要是从前,肯定把她拖进屋里,大骂着挥起拳头。但是我忍下去了。默默地忍下去那滋味儿是很苦的。过别的关的时候也是有这样的感觉。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个修炼者。后来妻子回了家,通过对话我们消除了这次矛盾。

比起各位同修我还是个新学员,可以说修炼才刚刚起步。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一是靠吃苦,一是靠悟;吃苦我倒是能做到一些,但悟性总是跟不上去,即使悟到了一些,但去执著心经常有反复或时间过长。应该一切从法上找答案。尤其学员内部发生矛盾的时候,多是埋怨对方,向内找做的不足。

自己通过修炼在低层次上体会到的一点是,即使是一时去不掉自身的坏东西也都得有将其除掉的想法。我觉得我通过修炼在不断的改变着。还有一点自身的体会是,用真正的大法修炼者的标准要求自己与我是修炼中的人而放松自己是天地之差的问题,也是能否勇猛精进、可否往高层次上上的问题。

如今对我来说,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就没有人生的意义。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极其珍贵的法,带领我走上了修炼的路。只有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的一片期望。我想,只要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注重心性修炼,不断去掉常人之心,不断提高层次,总有一天会功成圆满的。

借此机会我向各位同修简要介绍一下韩国法轮大法传播情况。法轮大法传入韩国已有4年了。由于韩国学员对弘法的认识不足,加之各种因素,韩国弘传法轮大法还不理想。我也是较晚才认识到了这一点。现在已与全国各地的学员们联系,组成了韩国法轮大法学会筹备委员会,并在因特网上开设了韩文的法轮大法专栏,将韩文的大法著作介绍给有缘人。今年,有关中国新闻媒体做了大量报导,法轮大法在韩国已家喻户晓。以我所在的大邱前山公园为例,今年五月,包括我的女儿共有四人去那里搞了炼功点向人们弘法,第一天人数达十余人,第二天二十人,第三天三十人,现在基本保持五十至六十人。当然,包括汉城的各地学员都在热情地弘法,但炼功点仍然很少,韩国还属于初期阶段。然而,有师父的法在,我们相信有缘的韩国人都能得法。为此我们要积极弘法,相信明年适当的时候我们韩国也能召开这样的法会,将期待着与各国的学员交流。

最后,向召开本次法会的日本学员致意,并决心以法为师,勇猛精进!

谢谢各位!
韩国学员 权洪大
1999年11月20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