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京为大法,坐牢也修炼

更新: 2016年08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 我妈妈和另一个功友被我们这儿的公安局处以拘留十五天的处罚,原因是她们上北京了。以下是她们这次去北京的情况叙述。

我俩是二十八日到的北京,在一个招待所住下了,半夜派出所来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说是就带走,从半夜审到天明。因为我给女儿写了封信,还未发出,上面写了我地区来京人员的情况,还写了一句:头可断,血可流,大法不可丢。所以就被做为"重点"关进了某看守所。当时从天安门抓来的人太多,关不下,就把男号改成了女号。

抓我们的公安人员说:你们那个经文我都读了4遍了,你们的好多话我都知道。我们这是在给你们考试呢,给你们发考卷。一个老警官说:我们知道你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但中央已经宣布了,就是给你们平反,也得有个过程。 看守所的一个看守也说:你们都知道,我们根本没有把你们当犯人,我们拿着国家的工资,我们得听政府的。

去看守所的路上司机就说了:现在你们全国各地的功友都来了,你们进号子里去切磋吧。进了号子一看编进我们房的全是大法弟子,主要是东北三省的,其它各省也有。我们一共十二人,他们另派了三个老号看管我们,三个都是小姑娘。

当天夜里睡到半夜,管教在门口喊叫着:谁想回家去的报名。没有一个人吭声。她又扯着嗓子喊:不想走,都起来炼功。一个东北的功友说:大家听见没有,管教叫我们炼功了。我们哗一下都坐起来开始炼功。管教急了,去把录音机打开放音乐,我们不动心,坚持炼完静功又炼动功直到天亮。管教也不管了,说:你们可找到地方了,跑这儿来炼功来了。

第二天夜里换了一个很凶的管教值班,而且电视也播定性的内容。本来那三个姑娘已对我们很友好了,表示愿意了解法轮功。一看电视她们态度马上大变,加上这个管教吼了她们,她们就说:今儿个晚上你们甭想再象昨天晚上那样了,你们都不知道,以前从来也没有这样过。半夜的时候,有几个学员开始打坐了。管教正好路过,她就叫三个姑娘把一个东北的功友脚搬开,可她们三人怎么也搬不开。管教就叫她下来,到墙根蹲着。三个姑娘就把她抬到地下,她就在地上打坐。三个姑娘又去抬第二个功友,她说我自己来。哗一下全部都下到地上打起坐来。管教没有办法就去把排风扇打开,号子里的排风扇就象泵在发电一样嗡嗡的,可是大家不动心,坚持打坐完。后睡了一会儿我们又开始炼功,管教过来看见了,叫了一声:抽疯!一个功友跟她摆摆手,她再也没有吭声,轻轻地走过去了。

在看守所的两天三夜,我们就象进了一个学习班出来了,天天在一起交流,学法,那个提高之快呀!有一个学员梦见在一个大圆柱子上攀登,非常艰难,师父就对学员们说:手拉手,一齐上!在这种艰难形势下,学员之间的相互鼓励的确很重要。我们号里有个老学员跟过师父五个班,从七月二十一号就被抓,到现在没在家呆几天,几乎就是这个监狱出那个监狱进,她当无名氏,怎么审她就一句话:我不想说;有一个学员被戴上脚镣照样拉上双盘;有一个学员手反背带上手铐,管教说:你今天要能把手拿过来我就服你了。她就轻轻地把手拿过来了。我们号里还有一个江苏的学员,她们从天安门拉到丰台体育场冻了一夜还戴了手铐,四天没吃饭,脸色白里透红,精神饱满。我们还碰见一个北京密云的功友,他才学法一年,四。二五和七。二二他们都是全家出来了,这次他又出来了。还有两夫妇带着五岁的孩子关进了拘留所,把一家三口分三个号关,他们悟到这一切都是为了修炼提高,了断这个情。

我们离开看守所时,听见管教们互相在问:那个局长(大法弟子)接走了没有?有回答:接走了。还有地委书记大法弟子走出来的。还有大学教授、大学生等等,每天天安门都有几十辆警车在专捕大法弟子,只要一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回答是就抓走。他们认为没有什么活动的就直接转各省驻京办,认为严重一点的就送拘留所。

三天后我们被送到我市驻京办事处,当时从各个派出所和看守所转过来的有二十个学员。我们又在办事处进行了集体学法炼功和交流。

我市有二十多个无名氏因上访被关在宣武门看守所,他们绝食争取学法炼功的权利,被看守强行从鼻孔里打进盐水。一个功友就说我自己来。接过来就喝下一大杯(自来水管接的冷水加一大把盐)。那看守就从头顶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口里恶狠狠地骂道:他**,我把我剩的这点德都给你。某县去了五十多人上访,被抓后有一半当了无名氏。某县去了三十多人。某县站长杨**从7。22出来至今下落不明,她的妹妹是个得法不久的新学员,却毅然走了出来护法。

交流中学员们谈到:有的功友天目看到关押大法弟子的牢房在另外空间就是一座大庙。还说有一个学员元神离体到了天上,天上的佛道神都问他:你是怎么上来的?他说 :我在家坚定实修。佛道神们说:大法在人间遭到如此浩劫,我们想正法可没有机会,不允许我们动。我们求师父,师父流了泪,说:我还想再等一等!说着一道白光把他打了下来。

我们从监狱里出来的学员都是精神饱满,对大法充满了信心,没有一个人是灰心丧气的。 现在我们又被关进了当地公安局,当地公安人员劝我们说:你们这样太不值得。我们就给他说:比方说你的父母亲被人辱骂,被人伤害,你能无动于衷吗?他说:你们这么说我就理解了,你们把你们师父当爹妈,我的父亲要是被人侮辱我也不干!我们说:那就是了。我们不管关在哪儿写的"供词"都是:用生命捍卫宇宙大法,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决不回头!

大陆学员
1999年11月3日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