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学员写给女朋友的信(之一): 平淡与轰轰烈烈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 临别前我曾跟你讲,我交朋友甚至女朋友我都希望保持一种平淡的心态,我引用了“梁祝”里的一段歌词:“无言到面前,与君分杯水,清中有浓意,留却心底醉”。而你说你交一般朋友可以这样,但交男朋友却希望能有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当时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说。因为我觉得我们聊天一向比较投机,在很多问题上看法比较一致,似乎没有理由在这个问题上意见相左。

第二天早上我坐在床上看书,突然间我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一个童话故事:有一个马戏团,收养了一只流浪的小猫,这只小猫非常迟钝、呆板,整天就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马戏团的驯兽师想训练它表演杂技,用尽了一切办法,拿食物引诱它、吓唬它,可它仍然毫无反应,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最后实在没有办法,马戏团的人都认为这只小猫是个废物,永远也无法参加演出,也没有人再去理睬它。直到有一天,马戏团老板把它从地上提起来,放到一头大象的背上,它仍然坐着不动,不论大象作任何表演,甚至是比较惊险的动作,可这只小猫依然坐在那里,稳如泰山,不为所动。后来又让它坐在各种各样的惊险环境下,它依然泰然自若。终于,这只小猫成了马戏团里的头号明星,马戏团为它搭了一座高台,架在大象背上,每到一处,观众都为它呐喊,它仍然坐在高台之上,面无表情,同过去毫无两样。越是如此,观众越是为之倾倒。

当然,这个故事能够说明很多道理,我只说其中的一点。我常想,如果在平地上画一条一米宽的甬道,谁都可以轻易走过去,甚至跑过去都没有问题,因为他知道,一米就足够宽了,不会跨出去。可是若把这个甬道放到万丈悬崖之上,恐怕就没几个人敢过,多数人一到面前,瞅一瞅,只怕腿就哆嗦了。为什么不敢过了呢?难道这一米就比那一米窄了吗?不是,是因为环境不一样了,人的心态也不一样了。

庄子说过这么一句话:“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辨乎荣辱之致”,翻译成白话,大意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说我好我也不觉得高兴,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的人都说我不好我也不觉得沮丧,因为我能真正分清什么是身内之物,什么是身外之物;因为我能分辨清楚荣辱的真正标准是什么。在《转法轮》里也有类似的话:“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庄子是用文言写的,这里是用白话写的,语言文字虽然不同,可讲的却是同一个方面的道理。那么什么是身内之物,什么是身外之物,我想你应该明白,那么什么是荣辱的标准,我想这里也讲的再清楚不过了。这两者还有一个共同点,庄子“其学无所不窥,然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所以尽管现在说庄子是哲学家或散文家,实际上他是道家的,是一个修炼的人,而《转法轮》讲的也是修炼中的事。

我们通电话时你问我:“难道没有什么改变吗?”为什么你有此一问呢?因为外界环境变了,报纸、电视里铺天盖地都是…… 我想你我长这么大,这种舆论架势恐怕也没有见过几次吧!我们先放下整个这件事情不说,单说我个人的境遇。在这事以前,我们研究室人人都说我挺好,这小伙子不错,生活习惯好,为人处世、待人接物诚实、勤快,单位里凡与我有交往的人都与我相处不错。说实话,不光别人觉得我不错,我自己也觉得自己不错,有点飘飘然。

可到七月下旬,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整个形势都变了,虽然不是人人都说我不好,至少是很不理解,看着我的眼神也同原来不太一样,背后有意无意也说道说道。聊天需要话题,吃饭少不了谈资,我的名字也许因此而成了常用词。原来我在单位是个小名人,现在成了大名人了,当然,别人未必认为是好名声,可我也从未认为是坏名声。其实我什么也没变,原来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那么是什么变了呢,外界的环境变了。

我就是那只小猫,原来坐在平地上,现在坐在了高台上;我原来是在平地漫步,现在却在悬崖上独行。要说有什么改变,那就是原来我对上面那两句只是从文字、语义上理解,现在却有了切身的感受。原来别人说我好我很难不动心,现在我就不会觉得很高兴,因为我知道环境、场合一变,他同样会说我不好;别人说我不好我也不会生气,因为我有我的标准,我知道什么是真好,什么是不好。

要说我一点压力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可也不向别人想象的那么大。因为你真的放下这个心,平淡的对待这一切,在平地上走与在悬崖上走是没有太多的区别的。但在别人眼中,他觉得你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仍能坦然自若、泰然处之,他会认为你非常了不起,那么你所行之事也许就称的上是轰轰烈烈了。

我常说这么一句话,一滴水,把它放在人的手中,一会儿,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要是滴在一只小蚂蚁的身上,却能把它淹死。一滴水在手中散掉,人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这太普通了,这种事天天发生,可一只蚂蚁要是能从这水滴中挣脱出来,对它而言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也许就算得上轰轰烈烈。可见这与人的心的容量有很大的关系,对某些人而言是轰轰烈烈的大事,可对某些人而言也许却很平常。人的容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经过了这么一件事,我想我心胸的容量一定会增大很多,承受能力也会增强,有些对于别人很难承受的事情,对我而言也许会容易许多。

所以我想我的平淡与你的轰轰烈烈并不矛盾,你指的是事,我论的是处事的心态。有的人做的是轰轰烈烈的大事,表现在表面上却平淡无奇;有的人做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成功了就忘乎所以,失败了就垂头丧气。你给我讲过你的身世,你回想一下在你妈妈身边的时候,时间一天天的度过,你一天天的长大,你也许不会觉得每一天有多么特别,可你回想一下这整个十几年,你却知道妈妈有多么不容易,这难道算不上轰轰烈烈吗,可在时间的流逝过程中却显得如此平淡。

我想用平淡的心做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也希望你能用平淡的心对待你轰轰烈烈的爱情。(1999年8月8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