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学员写给女朋友的信(之三):我与法轮大法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一日】XX:

你好!下午收到了你的信,我想是该给你写信了,无论如何,今晚一定要抽空把这封信写出来。一直没有给你写信,一方面是因为忙,更主要的是前一段时间我心里有点浮躁,思路有点乱,不知如何写。现在虽然里里外外的事更多了,但相反我却觉得非常冷静,对一些事情也看得更清楚了一些,所以可以写这封信了。

本来有许多话我不愿意在信中说,因为希望以后能见面时我当着面跟你讲,你有什么问题有什么想法,我都能毫无保留地向你解释、分析,无论是整个法轮大法还是我个人都没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因为这个话题说起来会非常大,一封信也未必能说的太清楚,你有什么问题有不能马上得到解答,所以写信谈论不是最好。但我尽力理清思路,尽力谈一谈我的看法,能讲多少就是多少。

我先讲一讲我是如何炼法轮功的,也就是我对法轮功的认识过程。你知道气功大面积在我国普及是在文革末期,到现在有二十多年了,从气功开始出现到现在,各种各样的说法、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我初中的时候到我姑姑家玩,我姑父有很多气功中医的书,我从小到大嗜书如命,特别爱看书,所以就看了起来。现在开来那些气功书讲的是比较肤浅的,但当时觉得挺玄的,什么气呀、脉芽、穴位呀,跟武侠小说似的。不知是什么原因,也许是天命使然,我很容易就相信这些。至于中医书,虽然看不太懂,但也觉得博大精深,看的也是津津有味。高一暑假,我听说我们班上有个同学练过气功,我就问他,他说是照着买的一本小册子(也就30来页)练的。他个子不高,但短小精悍,我跟他扳手腕,我两只手一起上,也撼不动他分毫。他把那本书借给我,书名叫《少林内劲一指禅》。主要是站桩,我就每天晚上睡觉前站上半个小时、四十分钟。当时我想,我只要有气感,对气功的一切比较玄的现象我就相信了。当时只是好奇,也不是追求什么功能之类的东西。突然有一天(约莫三、四个月后)一股热流顺着脚底升上膝盖,非常舒服,那时我第一次不同的体验。你可以想象当时我一定很激动,那是真的,书上讲的是真的,真的有气功,真的有气,真的很舒服。人从娘胎里出来,有的人一辈子也未必有这种感受,甚至想也不会想,但你亲身体验之后,你知道那是真的。可是却没办法让别人也相信,因为他没炼功,他是不会相信的,就象我没炼功之前我也不会完全相信一样。这没有办法,你可以告诉他有这回事,但炼不炼是别人的事,谁炼谁得。也许有人说那也许是你的幻觉,我可以理解他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原来也是这么想过,但我清清楚楚地知道,这是真实的,不是幻觉。后来这种热流向蚯蚓似的,满身都爬。我看那中医书,没错,就是那奇经八脉,十二正经,路线都对。当时身上有这种体验还觉得挺有意思的,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一天二十四小时我身上的经络、周天都在自动运转,我都习以为常了。

当时我面对的一个新的问题让我茫然失措。我好像跟你讲过,我一直很爱学物理,一向学得也不错,从初中到大学我参加的所有物理竞赛我都拿过奖。但是所有的物理书上都没有解释这些现象,当时国内有不少研究机构都作了一些试验,但主要是对气功外气的一些证实性试验。我不是气功师,只不过是练过半年多气功的一个气功爱好者,但对我而言,证实气功存不存在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知道是存在的。我要知道的是另外一些问题,气功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作几个简单的动作能让身体产生这么巨大的变化?为什么有气功?为什么气功能治病?气功治病的机理是什么?为什么有人能治好,有的人却不行?气功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气功与中医的关系是什么?气功与现代物理学有什么关系?从现代物理学如何解释气功?从气功、中医角度如何看现代的物理、西医,甚至整个自然科学?我心里有太多太多的问号。

从小我就爱科学,爱问为什么,如果我对气功一无所知也罢了,可现在我对气功知道不少,我要把他弄清楚。但是我却没有太多的办法,因为气功书你抄我的我抄你的都差不多,真正的书(就象前面提到的)不知道作者是不知道呢,还是故意不写清楚,到真正的东西就不写了。后来我才知道,不是不写,是不能写。怎么说呢?我们学过寓言或者叫成语“买椟还珠”。他为什么要那个木盒子却不要那宝珠呢?因为木匣子雕得好看,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那宝珠却要识货得人,在晚上借着月光才能见到它绚丽的真容。而这个就不是人人都看得到了。

其实气功也是一样。无论社会上传出多少种气功(不算后来有人瞎编的,我指真正的正传气功)无非都是佛家功、道家功。别说气功,就是武术,一般究其根源,也都是来源于佛、道两家。代表的有少林、武当之类。武术,外国叫中国功夫,又能强身健体,又能防身,打得又好看,一看就明白,看不懂门道难道还看不懂热闹吗?所以有许多人就认为佛、道两家是练武的,到少林、武当去学武术。现在你到少林寺、武当山去玩,到处都是武馆、武术学校。不明白的人不知道,明白的人觉得很可笑,你知道和尚是干什么的吗?道士是干什么的吗?有一次我问一个人,他说和尚就是在庙里念经呗,为什么念经,不知道。所以经过文革之后,传统文化(姑且这么称呼)被破坏的很厉害,很多年轻人就根本不知道这些事了。其实和尚就是修佛的,道士就是修道的。且不说这些是真是假,我们实事求是地说,就是这么一回事。但是这两家,特别是道家,在低层次上有一些练武的东西,但是一到高层次,就是打坐,盘着腿坐着不动。好像一般人大致也有这么个印象,真正炼功到最后就是打坐。练武术可以看得很热闹,打坐就没什么可看的,一两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意思。所以很多人都学武术,而对其背后真正的内涵却从未去想过。

人有时候真是可悲呀,“买椟还珠”的寓言人人都学过,可真正遇到事情买了个“木盒子”还真的觉得捡了大便宜。所以炼功讲悟,东西都在这,谁悟得到谁得。

因为中医比较系统,我就开始读了一些中医书,包括《黄帝内经》、《医宗金鉴》等等。我对治病一点兴趣也没有,我感兴趣的是中医背后所反映的另一种科学,更高的科学。你知道,现代西医背后所依靠的是现代西方的科学技术,西医的诊断手段、治疗方法,完全是和西方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同步的,西方科学技术发展到这一步,就出现了相应的诊断设备、治疗手段。在中国古代,没有这些仪器、设备,有很多病用中医的手段照样能治,甚至比现代手段更好。老外对针灸很感兴趣,觉得很奇怪,什么要都不用,扎几针就好了。其实通过炼功我很容易理解,你觉得身体上的两个部位,一个在头上,一个在脚下,其实它是连在一块的,通过经络或身体上的脉络。这儿不通那儿就痛,这儿通了,那儿就好了。好比一个排水沟,出口处堵了,后面就污水横流,你把出口打通了,一切都好了。当然这只是个比喻,未必那么恰当,只是说明这么个道理。

通过研究中医,我越来越觉得其后面那个庞大、玄奥的科学体系的存在,其实中医理论完全包括了现代物理学的许多理论,包括爱因斯坦的质能转换,这不仅是我说的,有不少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但他在方法论、研究方式、表述方式上完全有别与现代的科学,而且更高明。(以后有机会我也许会专门写几篇文章详细讨论)。中医其实和道家许多理论上的东西是一致的,特别是经络理论,只不过道家独修,中医利用它来治病。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修道的人,或者说气功师能给人治病,因为他用的超常的方法,所以也就有超常的效果,同时也得符合他超常的理。

我读过不少史书,正史从《后汉书》开始都有《方技列传》,记述了一些名医或隐逸人士的故事,实际上又很多医术高明的古代名医,往往有修道的人见他人品不错,传了一些医术。随着我炼功,我也更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自然也就开始考虑到佛、道两家的一些事。(我以前一直是一个坚决的无神论者,小时候到庙里玩,我对着五百罗汉挨个吐唾沫。那时我当然不会相信什么佛、道之类的事,往往一遇到这里就自己避开了,不往这里想。因为我认为那是根本不存在的。)我想根据中医的五行理论建立一个数学模型,并以此为基础量化整个中医理论,对人体建立起完整的数学模型。后来我曾跟一个专家谈过此事,他也说很值得一做。我在大学时已经开始了部分工作,建立一个模型在计算机上算,但还远不理想。正当我无计可施之时,我遇到了我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

那是一年暑假,我的一个中学同学叫我到他家听一个气功录音带,我其实不愿去,因为我觉得我炼内劲一指禅挺好的,我为什么要炼你的功。但因为是最要好的朋友,我还是去了。一共是十四盒录音带,每天上午三盒,下午两盒,听了三天。我听完第一盒带子的第一面,我就听进去了,然后我没问一个问题,一直听完十四盒,我二话不说,就开始炼法轮功了。

那录音带的内容跟《转法轮》是一致的,是李洪志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

我记得有一年高考的作文题是一幅漫画,画中有一个人挖井,挖了许多坑,其中有深有浅,有几个坑离地下水源已经很近了,只要再挖一下就见到水了,可惜他没再往下挖,最后他走了,留下一句话:“这儿没有水”。我前面写了这么多就是告诉你,炼法轮功之前我对很多问题的思考已经是非常深入了,也许就差那么一点就见到“水”了。所以一听完录音,我以前所有的知识与体验一下贯穿起来,原来想不明白的,解释不了的现象(包括听说的和自己亲身体验到的)都得到了答案,而且完全解释的通。这些解释对于不了解气功或者比较固执的人或许会觉得很荒诞,单一我对气功的认识和亲身的体验我知道是对的,有许多是从不揭示的“秘中之秘”。

气功是干什么用的?《转法轮》中写的很明白:“气功就是修炼”。这也是目前那些人批法轮功的一个重点。因为一讲修炼就是有神论了,就讲佛、道了,也就是所谓的“迷信”了,就可以大打出手了。其实修炼没有那么可怕,修炼的事是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份,传统文化中许许多多的东西都与修炼有关。从正史、野史、民间故事甚至老百姓的日常用语中,到处都有着修炼的痕迹。我给你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说“道理”这个词,我们说某某人你要讲道理,这句话有道理。其实一个“理”字就涵盖了这个词的意思,我们可以说某某人你要讲“理”,这句话有“理”。那为什么前面要加个“道”字呢?因为古人认为有“道”之理是最好的,道家叫“道理”,佛家叫“法理”。只不过道家是中国土生土长的,人们就习惯于叫道理。类似的还有“道路”这个词。如果你觉得这个例子还有点牵强,我再举一个,我们常说某人做事业,费了很大力,终于功成圆满,终得正果。这“圆满”、“正果”都是修炼中的词,给人们用到日常生活中,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人们一般也不去多想。

《黄帝内经》开篇就有“古之仙者为导引之术”,这不就是修炼吗?你读读《二十五史》,里面多着呢。前面我提到过,许多气功书都写的差不多,到关键的地方就不写了,有些是因为那些假气功师本身也不知道,但有的真正的气功师也不讲,教你一点基本的东西,能起到祛病健身的作用就可以了,多的也不传。因为再往下讲,就是修炼了,为什么呢,其实我前面已经给你解释了很多,我再举一个例子。《西游记》第十九回中猪八戒向孙悟空述说自己的身世,有一段诗:

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不曾养性与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
忽然闲里遇真仙,就把寒温坐下说。劝我回心莫堕凡,伤生造下无边孽。
有朝大限命终时,八南三途悔不喋。听言意转要修行,闻语回心求妙诀。
有缘立地拜为师,指示天关并地阙。得传九转大还丹,功夫昼夜无时辍。
上至顶门泥丸宫,下至脚板涌泉穴。周流肾水入华池,丹田补的温温热。
婴儿姹女配阴阳,铅汞相投分日月。离龙坎虎用调和,灵龟吸尽金乌血。
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功行圆满却飞升,天仙对对来迎接。 

不难看出,这里讲的是一个修炼故事。你也许会觉得我从《西游记》--一本神话小说中取例子,不太有说服力。先撇开这一点,我们来看看其中说了一些什么。大意是猪八戒说自己小时候心性很差,浪费光阴,后来遇到一位师父,劝他修行,于是下决心开始修炼。请注意下面四句,“上至顶门泥丸宫,下至脚板涌泉穴。周流肾水入华池,丹田补的温温热。”

我读这四句跟你读这四句是不一样的,这四句对你也许只是个概念,或许连概念也没有,对我却是亲身体验,炼法轮功之前我基本就可以达到类似的状态,这里讲的就是经络的运转,中医的经络理论就在这一层次,许多气功师传功也就教到这一步,到这一步也就能起到祛病健身的作用。《西游记》虽被认为是一本神话小说,可它讲的修炼中的这些状态确是事实,至少前面这一段是事实。且不管后面的内容是真是假,但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种眼光来看这个问题呢?是不是不能再用原来那种一味否认的态度看了呢?再看后面四句,那就是道家高层次上的东西,我也看不太懂,只知道个大概的概念,最后就是功成圆满了。且不说这是真是假,我们回过头来看看法轮功之前那些气功师传功,确实只传到祛病健身这一步,再高就不传了。因为再传就是真正的修炼,你要传,就得能够对人家负责,负不了这个责任就不能传。但低层次上的东西没关系,反正只能祛病健身,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是却能让群众了解气功。

《西游记》的作者能够写出这一段诗,可见他对修炼是有一定认识的,其实古时候的人普遍对这个都有一定的认识,因为它本来就是我们中华文化的一部份。那时候你说你修佛、修道,人家说你真行,有慧根,你修成了来度我吧!现在的人,特别是文革之后,你说这个,人家说搞迷信。其实它不是什么迷信,修炼的人、修炼的事古时候有,现在有,将来也会有。

那么修炼的事到底是真是假,我想这也是搁在你心里的一个问号。其实不光是你,对于我,对于每一个炼法轮功的人只要没彻底开悟,都会或多或少地存在这个问题。我们作一道数学题,可以根据一套公理体系去推导,学物理、化学,可以作试验去验证。对这个问题也是一样,存不存在,我通过我的修炼实践回答。我曾读过一个日本心理学家写的一本书,他研究这个问题时提到佛教,他说那些批评佛教的人根本没有资格批评,因为佛教讲“戒、定、慧”,只有持戒、打坐入定实修才能知道高层次的理,也就是“慧”。可那些批评佛教的人有谁真正去持戒打坐呢?同样,那些出于政治目的批判法轮功的人有谁真正按照法轮功的要求,用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真正去实修呢?恐怕没有。那么他如何能真正了解法轮大法中提到的一切,那他有什么资格批评法轮功呢?

你也知道“真、善、忍”很好,可你知道真正要做到这一点有多难吗?为什么有成千上万的人给抓了起来,就因为他们说了一句真话。很多人在街上,在天安门附近,被警察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只要回答“不是”就没事了,可他们回答“是”,所以就给抓走了。一个“真”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一个人真正能做到这一点,他的心态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你可能听说过古时候有这么一句话:“出家人不打诳语”。也就是修炼的人不说假话(古时候修炼多数要出家)。可你说你不说假话,别人未必会认为你说的是真话。“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只有你也达到那个境界,你就会发现许多修炼的人说过的话不可能是假的,因为说假话的人根本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人只有在修炼过程中,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才能说出那样的话。我亲身经历的我自然相信,没有经历的也不难接受,因为我知道一个人没有切身的体会,他说不出这样的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曾滔滔不绝地向你讲了许多做人的道理,我想你也知道那是我从法轮大法中领悟到的,只不过是用我的语言表达出我的体会。你也说过我谈的一些体会你也有过同感,可是说不出来。为什么说不出来,因为有些话只有有过切身体会的人才能说的出来。说出来的话也许平平常常,但却往往有很深的道理。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转法轮》表面看起来很平常,可真正实修的人却能从中悟出无限法理。

往往修炼的人讲的话不容易被常人理解,甚至会觉得可笑。今年7月22日,也就是宣布取缔法轮功的那一天,我们单位要求集体收看电视决定。当时播音员说道李洪志老师在长春开始传功时几个早期弟子(后来却成为反对法轮功的主力)要他表演功能,他说:“没有功能怎么表演,耍猴呀!”播音员是以一种嘲弄的口气说的,意思是说李洪志根本就没有功能,他自己亲口说的这句话,所以它书中讲的都是骗人的。我的同事们听到这的时候都哄堂大笑。我听了却非常难过。我不知道李洪志老师是否说过这句话,可从我个人对法轮大法的了解和修炼过程中的体会,我觉得这句话很有可能是他说的。可人却不明白其中的真正涵义。

你可能看到过电视现场直播发射卫星的场面,火箭一声怒吼,腾空而起,非常壮观。如果你能在发射现场亲眼看见,一定会心潮澎湃,激动万分。你会以一种崇敬的心情来对待你所见到的场面,因为你知道这辉煌的背后有无数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多少年的不懈努力,是成千上万的人经过多年的奋斗,努力钻研的结晶。你会由衷地敬佩科学家们的才智,尊重他们的工作成果,你会为你能够看到这样壮观的场面而感到自豪。我想你也应该见过在街头耍猴的(这些年虽然少见了,可是在前几年还是很常见的)。卖艺人带着一、两只猴子,穿这花花绿绿又脏又破的旧衣服,在买一人的吆喝下翻跟斗,做一些滑稽的动作,做得不好,还要挨主人的鞭子。表演完了,拿着帽子到观众面前要钱,才能得到主人赏赐的一点食物。观众看完了热闹,笑够了,才给一点钱。他会以一种崇敬的心情来看猴子的表演吗?只怕有人还会趁猴子到自己面前时踢它一脚,拍它一下,扔个石子打它一下。因为在人看来,它只不过是一只猴子而已。

修炼是可以出一些功能,这个并不稀奇。且不论是真是假,别人是否相信,但基本上人们都知道特异功能往往都是和气功、修炼相关的。可你知道,修炼人要吃多少苦,经历多少磨难才能出一点点功能吗?一个修炼的人所经历的考验,吃的苦毫不亚于发射火箭所付出的艰辛,尤其是心性上的磨难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不知道李洪志老师有没有功能,我也不关心。但我知道我打坐炼功时的感受。前面讲“买椟还珠”使我曾提到,真正炼功到高层次上就是打坐。我打坐时也有非常玄妙的感受,有时候真说的上是汹涌澎湃、轰轰烈烈,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无非就是坐在那嘛,只不过姿势不同寻常。可你知道吗,刚刚开始炼打坐的时候,炼双盘,除了腿疼就是腿疼,得慢慢过了这一关,才能进入另一个境界。即便是这样,时间长了,腿还会又疼又麻,慢慢地才能体会到其中的玄妙。这还没有算上心性上的磨难。我们将唱戏,“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可见是很不容易的,更何况本来就是超常的功能呢?

前些年有许多气功师作过一些功能表演,你想想观众会以一种尊重、崇敬的心态来看这表演吗?不会!气功师在上面表演,下面的人想什么呢?有的人是好奇,来看个热闹;有的人是来看你洋相的;有的人一肚子妒忌,“要是我有功能就好了,我也上去表演表演,出出名,说不定比他还高了。”想什么的都有。是凡修炼,最忌讳把这些东西在人前卖弄。《西游记》里孙悟空学了七十二般变化,在师兄弟面前变松树,挨了祖师一顿训:“悟空,过来!我问你弄甚么精神,变甚么松树?这个功夫,可好在人前卖弄?假如你见别人有,不要求他?别人见你有,必然求你。你若畏祸。却要传他;若不传他,必然加害,你之性命又不可保。”可见,之所以不能示人,是因为人不会以正念来对待它。人的各种不好的念头,与看耍猴又有什么区别。要气功师表演这个、表演那个,跟骂他又有什么两样。

李洪志老师当时是在传法,不是传功能,相反你要真正修炼,还得把求功能的心放下。什么是“没有功能”,是人心里没有功能,不追求功能。要师父表演功能,是把师父当猴耍,是最大的不敬。所以“没有功能怎么表演,耍猴呀?!”这句话有很深的含义,是给当时那几个弟子敲了一下警钟,他自己悟不到,却反过来用这句话来攻击李洪志老师。人呀,真是可悲呀!所以有些话不是修炼人没有这个体会,他讲不出来,虽然这句话表面看起来平平无奇。同样,不是真修的人,没到那个境界,也不容易理解。而你真正到了那个境界,你就能体会到许多修炼的人讲过的话,不会是假的,因为如果是假的,他就讲不出来。

前面讲过,过去许多气功师不传高层次上的东西,我认为是因为他们负不了那个责任,不敢负那个责任,或者是没有能力负那个责任。什么责任?你看一看现在的形势,也许已经能体会到一点。

从我刚刚开始炼法轮功起,我就隐隐觉得会有这么一件大事,只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为什么呢?首先,这功法这么好,肯定会传得很快,学的人越来越多,人数一多就会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同时,你想想法轮大法传得是什么,是修炼,是修佛,只不过是在常人中修,不必出家。这个跟共产党的理论可大不一样,按照我们国家的一贯做法,他要反对自然也不足为奇。可是你仔细想想,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实际上那个时候李洪志老师讲的已经比一般气功高很多很多了,到正式传法时完全讲的就是修炼的事。从92年到94年(最后一个班好像是95年初),在全国许多大、中城市讲过课。所有办的班都是由当地气功科学研究会承办,李老师只负责讲课。讲的是什么内容气功科学研究会的领导都知道,他们当时为什么不反对呢?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毕竟有二十年的气功普及作基础,人们逐渐了解到了修炼的一定内涵,有一个准备过程,比较容易接受了。更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法轮功实在是太好了。且不说他祛病健身的奇效,他真、善、忍的内涵震撼着每一个人心灵的最深处。短短七年之间,传遍全国,修炼人有几千万。(说到炼功人数,倒有一个笑话:堂堂中央电视台,宣布全国法轮功练习者只有200万人。200万人,法轮大法书籍有《转法轮》等共15册,如果每人一套,应卖出3000万册。但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报道的关于法轮功资料的三大特案共有书1758万册,并且说是“冰山之一角”。我没见过冰山,不知道冰山的一个角有多大,是百分之一还是十分之一?就算十分之一,那还有1758×10-3000=14580,即1亿4千万册哪去了呢?你瞧,人要说假话,说不了几句就漏了马脚。)

法轮功好,好在哪里。我们且不说他更高层次的内涵,单从一般老百姓看得见的角度上讲。他能改变人心,让人真正的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我虽然炼功好几年了,但我知道我跟我周围的许多功友比,我还差远去了。要不是炼法轮功,我决不是你现在见到的这个小伙子,且不说抽烟、喝酒这些不良嗜好,要不是炼法轮功,我保证一脑子名、利、色,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个人样,心里说不定比恶鬼还黑呢?你会喜欢这样一个人吗?

我们从小学学“思想品德”,中学学“青少年修养”,大学学“马列主义”,做人的道理也没少学,可为啥就不能真正改变人心呢?因为这种机械式的灌输起不到作用,因为叫你做好人的人他自己还尽整一些歪门邪道。学校里讲得再好,一进社会这个大染缸里打个滚,白的进去也得黑的出来。

可法轮大法不一样,他讲的真、善、忍,不是空洞的教条,而是每一个真修弟子的亲身实践。他讲出了“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我第一次听录音时,听到这句话心中一震,我们一直讲“唯物”或“唯心”,从来都是分开来讲,从来没有想过把它放到一块。《转法轮》中讲了,“心性多高功多高”,修炼的人真正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的时候,也只有这样,他的功才会长,他的病才会好,那时候他会觉得做一个好人真好。

你也一定见到了报纸电视上说挣了多少钱、骗了多少豪华的房子、车子。我无法去调查这些事情的真假。我记得七月23号上午(也就是宣布取缔法轮功的第二天),我给你打电话时曾说过:“别管别人说什么,你自己亲眼见到的才是真实的。”跟你最熟悉的炼功人,一个是你在学校的那位老师,一个是我,你认为你亲眼见到的人是什么样?

我曾在好几个炼功点炼过功,我见过的每一个炼功人都是那么和蔼、善良、真诚,在利益上都看得很淡,宁可自己吃亏,也要为别人多想一点。你也许从未体验过一群炼法轮功的人在一起的感受。无论你在家里、学校、社会上同别人交往,人都得留一个心眼,保护自己的利益,别人说一句话,先打个折扣,再看看是真是假。哪怕是最好的朋友、骨肉至亲,人们也不敢完全相信。就象有人从来就不知道身体没病是个什么感受一样,有许多人也从来不知道人与人之间毫无猜忌、真诚、坦荡的关系是怎样的。法轮功弟子在一起的时候,谁哪里做得不好,大家指出来,他会虚心接受并改正,人与人之间不需要任何面具。一个人是这样别人可能不会觉得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可是一群这样的人在一起,你会真正体会到真、善、忍的力量,人一切不好的念头在她强大的威力面前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自己怎么样我知道,我也见过很多辅导员,有些也许就是电视上所称的“骨干分子”。他们修得怎样、他们的心性如何我也知道,许许多多的事都是我“亲眼所见”。可新闻上却给他们无端的加上“莫须有”的罪名,你说我能信谁。就拿买法轮功书籍而言,我在几个炼功点炼功时都曾托当地的负责人帮我买书,他们从未通过这个赚我一分钱,完全是义务为大家服务,花费了大量时间、精力,甚至还要倒贴钱。一本《转法轮》定价12元,我买的时候一般是7~8块钱。为什么呢?因为他进价多少,出价多少,他不是做买卖,他只不过是代大家买书。我们都帮别人买过书,只不过我们是帮一个人买几本书,他是帮几十人买了几百本书,帮几百人买了几千本书,谁叫炼法轮功的人多呢,大家都想做好人嘛!也许有人说,“你怎么知道他没赚钱,他赚了钱不吭声罢了”。我给你说一件事,最近北京大肆抓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外地学员的时候,常有警察冒充学员回到其中,想探听消息,好抓人。结果很容易就被识破了,其实根本就没人去识破他,他自然就显露出来了。因为大法弟子的言行是装不出来的,那是拿心在做的。

我有一位同事跟我讲,他怎么也不觉得法轮功有什么“邪”,因为有一件事情他想不通。他有一家亲戚,婆媳两人关系很不好,简直吵翻了天。后来婆婆炼了法轮功,接着媳妇也炼,结果两人关系比人家亲母女还亲。亲母女有多亲我想你知道,可婆媳之间的关系能到这种程度,难怪人家想不通。要知道中国这个婆媳关系可是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几千年来就这么纠缠不清,他想不通这是什么功法,有这么大的威力,能解决这千年痼疾。

我曾向你介绍过法轮功,也希望你能炼,一方面是因为我觉得这功法好,愿意介绍给我的朋友,也因为你比较容易领会。其实我还有一点私心,因为我知道法轮功弟子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纯洁、融洽,我想如果我交一个女朋友也是法轮功学员,会省去多少麻烦。我觉得我向你介绍法轮功并没有错,错在我还带了很强的私心。人一有自私的念头,说出的话就有点变了味道,其实别人听得出来,自己也知道。

既然法轮功这么好,那为什么上头有人要反对呢?你想想,法轮功传出七年来,全国有几千万人炼,如果真是象他们说的那样坏,用不着他们人为的发动一场反法轮功的运动,一般老百姓就反了,甚至于法轮功根本就不可能传开来。我就不信十二亿中国人这么笨,周围有这么多“邪教徒”还不知道。

那他为什么要反对呢?在下达的文件和人民日报的社论中讲到了江泽民主席给法轮功定的性是“三个争夺,两个搞垮”。我印象最深的是“争夺”里有“同我们党争夺群众,争夺思想阵地”。什么叫“争夺群众”呢?建国初期,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望是很高的,发出号召一呼百应、千应、万应。既是经过文革十年,但党中央仍是艰难的纠正了错误,虽然代价是沉痛的,可毕竟又步入了正轨,对党的形象影响不大,人民群众还是信任党的。改革开放这二十年,国家经济是上去了,可是也有大批党员干部被糖衣炮弹击中,贪污腐败的不计其数。电台、报纸作为党的喉舌当然不会刻意去渲染这些新闻。不管你推出多少正面典型,象徐虎、李素丽等,虽然这些人本身也不错,可是挡不住老百姓的眼睛,老百姓只要看到自己身边的贪官污吏,特别是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不要多,只要有一个,党的形象就会被破坏得很厉害。你报纸、电台宣传得那么好,可我周围尽是这种人,你叫我信谁呢?所以这些年党的威望上不如从前了。其实党中央也知道这些事,保证比老百姓还清楚,所以今天一个学习,明天一个“三讲”,可是表面走的是形式,触及不到人心呀!

这几年来,全国这么多人炼法轮功,全国很多人都知道,各级政府也知道,国家领导人很多都知道,可有人却不知道。到4·25法轮功学员和平请愿时才知道,一调查,乖乖,有这么多人。共产党有五千四百万党员,炼法轮功的人数居然比共产党的人数还多。甚至很多党员也炼功。所以他就认为法轮功在跟他争夺群众了。

我不懂什么叫“争夺群众”,法轮功学员从高层次上讲他是修炼,从表面上看,他是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正因为大伙认为我为人还比较好,与我相处比较融洽,也愿意与我交往,难道这就是争夺群众吗?你看看报纸、电台那铺天盖地的舆论轰炸、大量歪曲事实的报道,这是在干什么,这不就是在争夺群众吗?他已经认定了法轮功是在跟他争夺群众,既然要争,当然不能输,我有电台、我有报纸,干嘛不用呢,一起喊、一块叫,看谁声音大,压也要把你压下去。你看看,到底是谁在争夺群众。

可是,他忽略了一点,群众不是一件物品,一个摆设,说抢就抢过来了。那是要那行动去做给别人看,拿心去换的。你要是真的做得好,为群众做好事,把自己的不好处改好,群众自然就过来了,还用得着去争夺吗?谁会去“争夺”群众,只有失去了群众的人才会去争夺群众。你读过我“人镜”那篇文章,其实他就是想把镜子打烂了,也就照不见自己的丑了。

前一段时间人大开会,把法轮功定为“邪教”,并重新解释了刑法中的一条,以此进行审判。你来信中提到你们那里一人发了一张纸,必须回答关于法轮功的几个问题。你说你为了生存,写了法轮功是邪教,其实是不是你也不清楚。其实,你只要仔细想一想,仅仅通过要你们回答问题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你判定法轮功不是邪教。

国内国外经常做一些民意调查,发一些问卷,人们回答几个问题,经过统计之后来判断人们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我想你恐怕不会认为你所填写的问卷也属于这一类民意调查吧。你说了,“为了生存”,你必须填写法轮功是邪教。你的实际情况是“不清楚法轮功是不是邪教”。如果你如实填写你应该填写“不清楚”才对。但你知道你不能这样填,你必须按照别人的意图填写他期望的答案,为什么,因为这事关你的生存。也就是说,有人以你的生存,你的前途为威胁条件,要你按照它的意图填写一份答卷,以此代表“民意”!你甚至不能说,我现在还不清楚,等我想明白了再填。有人要你认定那位令你尊敬的老师是一个邪教徒,要你认定你的一位好朋友、这封信的作者、以十二分的真诚来写这封信的那个男孩是一个邪教徒,却不允许你作一点点申辩。难道你不觉得这其中有点不对劲吗?你跟法轮功有多少关系?没有!那为什么还要有意无意地“逼”你填写这份答卷呢!那么电视上露面批评法轮功的人,特别是原来的一些炼功人、站长是不是也有人逼他们呢?是不是也是为了“生存”?恐怕他们受的威胁比你厉害的多。那电视上那些镜头又有多少可信呢?如果法轮功真是邪教,有必要采取这种方法来“揭露”吗?

我们国家在宣传上总是要求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在思想上统一认识。人的思想不是靠行政手段、不是靠打压能统一的。那要靠行动作给人家看,将心比心,以心换心。人的思想就象一把沙子,你抓得越紧,它漏得越快。

而我们现在的做法是不管你怎么想,反正面子上你要拥护我,也不许你有不同意见,否则就是反党、反政府、反人类、反社会。我们学过“掩耳盗铃”,那盗铃人为了不听见铃声把自己的耳朵堵了起来,却不知道铃声仍在响,他听不见,别人还听得见,惹了千年笑话。现在对付法轮功的做法比那盗铃人高明了许多。他知道解决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入手,先把自己的耳朵堵住,这样自己听不见,同时把铃子捂住好让别人也听不见。不错,铃子是可以捂住,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呀!这么多法轮功群众的呼声,他听不见。我们常讲要“密切联系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为了让国家领导人了解真实情况,听一听广大法轮功学员的心声,许多法轮功学员到信访局上访,结果信访局被公安局接管了。且不说“密切联系群众”,现在群众主动来联系,等待他们的却是无理的打骂、拘禁、审判。群众来了,他却躲起来了。我不知道我熟悉的善良、真诚的法轮功学员怎么被人看成了狮子、老虎,有这么可怕。

其实他反对法轮功,不在于有神论,关键就是因为人太多了。反正我见过的每一个法轮功弟子都是好人。这世上居然有人怕好人多。真是“太高人逾妒,过洁世同嫌”呀!

那么这样打压的结果如何呢?是不是真的把法轮功剿灭了,斩草除根了呢?恐怕没这么容易。不错,我周围是有一些功友不炼了,可大部分人都在继续炼。有些人给抓进去好几回了,派出所一问,“还炼不炼”,都回答“炼”,警察也没办法,只好说:“那你回家炼吧!”。我们单位里,我的同学、朋友、同事包括领导都知道我继续炼,从来也没停过,我也从来不用掩饰,躲躲藏藏,也没人把我看成邪教徒。而且时间一长,大伙越清楚,反而对上头的一些作法感到反感。

李洪志老师曾说过一句话:“每一次对我们的破坏,都是对我们的弘扬。”怎么说呢?我是这样想的,不管他怎么打压,仍是有这么多的人在炼,你说我上了法轮功的当,受了法轮功的骗,可我上当受骗的结果是什么呢?我的病好了,道德水平也提高了。心性也提高了,身体也健康,心情也舒畅。世上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当,哪里去受这么好的骗。

你知道,法轮功自传出到现在七年多来出来没有利用报纸、电视去宣传,去拉拢别人来炼。何况现在的人可精明了,没事脑子还要转几个弯呢,哪有那么容易让人家“受骗上当”。法轮功传出来是“人传人、心传心”,没有去拉拢别人。每一个大法弟子的表现实践着真、善、忍,任何人同法轮功弟子一接触,只要有一点了解就知道他是好人,真正的炼功人走到那都能让人感到一身正气,有缘的人他(她)就会来炼。法轮功的传出没有通过媒体的宣传,那么媒体的歪曲报道也破坏不了我们。蒙骗得了一时,蒙骗不了一世。相反还会激发人们对法轮功的兴趣。现在可好,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功了,国内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的人就是通过这件事了解了法轮功。我给你讲一个小故事,我们有一个功友前一段时间捡到了一部手机,他就按照手机里储存的电话号码一个一个地打电话,终于找到了失主。失主在电话里问:“你要多少钱?”“我不要钱!”“那你要什么?”“我什么也不要。”两人商量好地点,见面时失主还是带了两包高级茶叶给他,也被他婉言拒绝了。最后那失主说:“你肯定是炼法轮功的。”因为现在只有炼法轮功的人才能这么好!法轮大法弟子会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世人真相。

我们有不少功友被关在拘留所、监狱里,他们干什么去了?他们去弘法去了。我们怎么弘法也不可能弘到监狱里去,可那些犯人也是最需要法的呀!很多大法弟子的言行把一些犯人都感化了,他们有的说,“我要是早知道法轮功,我就不会进来了。”我没有切身的体会,也讲不好,我在信后附上几个小故事,你可以看一看。

每一次对法轮功的破坏,实际上都提高了法轮功的知名度,每一个大法弟子会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法轮功是正法,不是邪教。我这句话说在这里放着:“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地在外面炼功,总有一天世人会给法轮功一个正确的评价,炼功人也会越来越多。”你一定看得到。

这封信写到这已经有一万四千多字,你刚拿到信时,看到这么厚厚一大叠,有什么想法。会不会觉得我太痴了。我也没想到写出这么多,一写起来就刹不住车。本来我买这本信纸时心想应该可以用半年,哪知道一不小心一次就用完了。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有许多更深层次上的东西我还没说。因为我写出的东西要让你明白,必须顺着你的思路去讲我想说的话。你对法轮功了解到这个程度,我就只能在这一点上讲。其实有很多内容我只是提个头,真正的东西是留给你自己去想的。

如果你对什么事分不清好坏、对错而迷惑的话,我教你一个最简单的办法。假如有两个人,一个是炼法轮功的,比如你那位老师,或者是我;另一个是陷于名利中的人,你觉得哪一个令你可以信任呢?与你交往你会觉得谁令你更放心呢?有些事情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很复杂,理不清头绪,可是要是拨开云雾,抓住其中的要害,其实一切都是非常简单清楚的。这个话题就写到这儿,我想你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一定能够分得清真正的好与坏、善与恶。

本来已经写完了,下午在报上看到一则新闻,忍不住又要说几句。新闻报道司马南和一个美国人悬赏一千万人民币和100万美元,无论哪个有特异功能的人来做一下表演,成功了就能拿到这笔钱。那意思是说,这么高的赏金,谁有特异功能,那还不来表演呀,要是没人敢来,可见就是假的了。

我想起我在大学时在阅报栏曾读过一篇文章。缘由是几位得过诺贝尔奖的华裔物理学家联名发表了一篇文章指责气功、特异功能是伪科学,我看到的那篇文章是国内一位科研人员以许多事例、道理向他们解释气功、特异功能是有一定的根据的,不应该随随便便、不负责任的扣上伪科学的帽子。当时我看到这篇文章心里难受了好几天。因为我确确实实知道气功是存在的(当时我炼气功已有两、三年了),特异功能中很多是有道理的。可我一向尊敬的几位大物理学家却硬要说他是伪科学。后来我想明白了,不管你是多大的学术权威,不管你是否拿过诺贝尔奖,你不作认真的调查和亲身实践就下结论,在这一个问题上,你就不如我,虽然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转法轮》中讲了“心性多高功多高”。我初炼“内劲一指禅”时,头半年长功很快,后两、三年一直毫无进展,甚至倒退。炼了法轮功之后我才知道是心性上的原因,心性提高了,果然进入了另一个境界。有过切身体会的人才知道这句话是多么可贵,没有它,炼上100年也枉然。提高心性其中之一就是要放下名利。我炼法轮功之前每周都要买一张福利彩票,天天做梦能中他个一、两百万。刚开始炼功时还想,我炼了法轮功岂不是不能买彩票呢?心里还有点恋恋不舍。现在想来都觉得可笑。真正修炼的人你白送他一千万他都不会要,躲都来不及,怎么会拿着比生命还珍贵的东西去换钱呢?人总是用自己的想法去想修炼的人,以为别人也跟自己一样追名逐利,那永远也想不明白真正的理。

小时候,听过童话故事“马兰花”。马兰花是一朵神花,诚实、勤劳的人一念口诀:“马兰花,马兰花,勤劳的人儿在说话,请你快快就开花。”然后他想要什么马兰花就给他什么。当然勤劳的人不贪金银珠宝,要的东西都是用来帮助别人的。有一个财主偷听到了口诀,抢到了马兰花,想要金银财宝,却怎么也要不来。“好坏出自人的一念”。“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

(1999年11月30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