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放弃自我才能拥有自我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大法广东茂名弟子。99年7月22日电视播放了诬蔑师父、攻击大法、取缔法轮功的新闻后,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两名学员还在半夜被警方无故抓走。我的心情沉痛万分,无法平静:师父历尽万般苦,传宇宙大法度我们。如今大法遭谩骂、恩师被诽谤、修炼弟子受迫害,大气候反过来了,我们还敢不敢堂堂正正地修炼?能不能维护大法的神圣与尊严?在惊涛骇浪中,是作为沙子被冲刷掉还是作为金子留下来?这不正是对我们的严峻考验吗?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一定要捍卫大法,用生命捍卫大法!那几天,我和一些学员坚持在外面炼功,直到有一天被带进警务区。起初他们以为法轮功真是那么坏,对我们很凶。但我心里很坦然,并向他们弘法,致使他们十来个人都在不同程度上了解了我们。一名警察还用自己的钱买矿泉水请我们喝。

从那以后,单位领导以及公安部门不断找我,软硬兼施,层层加压,从名、利、情各方面恐吓、威逼、引诱、劝说以至恳求我交出大法资料,哪怕是一本书。我想,师父为了救度我们,倾尽了心血,几乎耗尽了自己的所有,写下这些书,并把一切融进书里。书中还有师父的法像,每一个字在另外空间看都是师父的法身。这些书比生命宝贵亿万倍。我只要交出一本书,就是出卖了大法,出卖了师父,就是葬送自己的生命。宇宙中的一切包括人类都是大法给开创的,我得益于大法,受恩于师父,我怎么能在关键时刻为了保住自己眼前的利益或者维护常人社会的什么而把珍贵的大法拱手送给别人随意践踏、烧毁,把自己的恩师亲手交给别人随意污辱、蹂躏?!我告诉他们,我不会交书的。他们说:“你不交,我们去抄家。”我说:“我早就料到你们会这样做,早已把大法资料安全转移了。”他们再三威逼和劝说我带他们去取。我很平静地说:“你们可以把我肩膀上面那个东西拿走,但你们决不可以从我手中得到一本书。”

有人劝我在风头火势之下避一避,说什么“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拿鸡蛋去碰石头。我告诉他们:“大法不是鸡蛋,破坏大法的人也不是石头。乌云遮不住太阳,法轮功真相不久将大白于天下。”我还告诉他们:“大法给了我一切,我决不会在大法遭难之际背叛或是背离大法,以寻求自己短暂的安宁。我和大法已无法分开,我的骨髓里、血液中、连每一个细胞都沁透着大法。即使他们把我的脑袋割下来,里面装的还是大法。”

有人劝我委屈求全,说一声“不炼”,然后自己怎样炼没人管。我回答说:“法轮大法是神圣的,我们堂堂正正修炼又不是做坏事,为什么要偷偷摸摸?假话只能骗人,却骗不了天,骗不了自己的心。我们修炼‘真、善、忍’,只要说出半句假话我就不是法轮功的人,那还修什么?”

我在过关的同时一直在向他们弘法,也在维护着师父的尊严。我常常要单独面对“610”[注]的说服教育和逼供。当有人对我们师父出言不逊时,我说:“我善意的请你不要这样说我师父,他是好人。”他说:“到现在你还‘我师父我师父’的,他……”我深情地说:“是啊!没有师父,我能得到这么珍贵的大法吗?”真善忍的力量以及我不卑不亢和无私无畏的一身正气感动了一些善良的人,有些人也改口说“你师父……”。一名公安干警深有感触的说:“看来法轮功真不是一般人能修炼得了的。”

9月底,有消息说中国政府要给部分大法弟子定罪判刑,还要对我们师父进行缺席审判,许多大法弟子陆续和即将冒死进京上访,以生命护法。对照别人,看看自己,我大为惭愧。想起有弟子问师父:“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的弟子都干嘛去了?”眼下大法在蒙难,恩师被通缉并将被无理审判,千万大法弟子为护法被关押,在受刑在流血,失学失业失去家庭……扪心自问,我为大法付出了什么?为护法护师做了什么?法被破坏了自己还修什么?自己曾立誓要挺身而出,以血肉之躯捍卫大法,保护恩师,为何至今迟迟不动?再想想,师父在正法,千万大法弟子在用生命助师正法,当大法在人间被正过来的时候,自己坐享其成,将无颜面对师父;当别人都建立了自己的威德,堂堂正正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的时候,自己失去了不可再有的机会,留下了永远的深深痛悔……想到这些,我再也呆不住了,决定马上动身。10月6日晚,我和另一学员一起,踏上赴京之路,为师父讨回尊严,为大法讨回公正与清白。

我未能到达北京,于次日上午在广州火车站被抓,当晚带回茂名,两天后被冠以“非法上访”送进看守所。屡次警方问话,我始终认定上访是合法的,是本着善意而为的。我只想告诉政府法轮功不是邪教,并不反对政府。是政府误会了我们。我一直绝食绝水。我对他们说:“上访不是做坏事,更不是犯法,我无罪,不应该被抓,更不应被关押。你们的饭不是我吃的,我要回去吃自己的饭。”他们吓唬我:“关你十几天,你不吃饭要饿死的。”我说:“关多久都不怕,不放我就不吃。”他们威逼说:“你别想以死来对抗,再不吃就给你打针!”我说:“打不进。”他们说:“掐着鼻子给你灌!”我说:“灌不进。”我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我深信并感觉到师父时刻在我身边。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结果他们什么也没做。几天来,单位领导、同事、看守所管教、囚犯把各种好菜、快食面、饼干、水果、牛奶和葡萄糖拿到我面前,我没有半点食欲;七天不吃不喝,虽然人干得皮包骨头,全身灼热,口腔发粘,但漱口时清甜的凉水到了嗓门也没有往下吞的愿望。有一天胃开始痛,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消业,并考验我护法的决心以及对大法的信念。我心中坦然:为了护法,我甘愿承受一切,付出一切。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过这一关。胃不知什么时候不痛了。那几天,虽然食水未进,但每天都有好几次小便。我悟到这是我们这一性命双修的功法在神奇地改变着我的本体。13日下午,妹妹看到我干瘪的样子,从避免生命危险的角度向警方提出担保我出狱。我表示如果要我接受任何条件我宁可不出。我于当晚11点多获释。

人大对打击法轮功的立法,为进一步破坏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大开绿灯。“610”又找我去,说政府取缔法轮功已有法可依,要我表态脱离。还说什么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对顽固分子要依法处理。我坦然地当众表示: 1、法轮大法没有罪,修炼没有罪,中国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是没有事实依据的; 2、李洪志师父是好人; 3、继续修炼法轮功,一修到底。

从看守所出来不久,“610”又把我软禁在单位,每天有职工和民警看守。他们多次找我谈话,要我保证不上访,不集会,不串连,就放我回去,其它什么都不过问。我堂堂正正地说:“我保留宪法赋予的权利,保留我的自由。我们做好人,不做坏事,没理由受任何管束,没必要作任何保证。”现在我已下岗但还在单位编外上班,仍继续被软禁未能恢复自由。但我修炼到底的心不会动,护法弘法的心不会变。我觉得自己已把个人的得失、荣辱、安危以及生死全都放在脚下了。哪怕面临更严峻的考验,我也不会辜负恩师的心血和期望,我一定不愧为法轮大法的真修弟子。

在此我只想说一句:恩师请放心,弟子一定跟您回家!

注:“610”办公室是中央和政府为压制法轮功而成立的专门机构,由党政工和公安等部门组成,从上至下各级各界贯通全国。我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人员,因此把各级各部门找我训话、问话、谈话的人统称“61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