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金华被打致死的详细经过

更新时间: 2004年01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12月28日】张星镇派出所抓了五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张星镇赵家的赵金华,石对头于家的王凤兰,小贾家的马玉凤,河崖村的战克云和镇上理发馆的王好红。赵金华,马玉凤和战克云三人是正在地里干活时被抓,王好红是在自己的理发馆里被抓,王凤兰是在自己家中被抓。五人被抓后被关在一个屋子里。一帮公安人员叫她们蹲在地上读批判法轮功的书,不读就打,读的声音小了还打,用手打脸,打头,用脚乱踢,整整折磨了一个下午。9月29号下午王好红被拉到招远市拘留所,剩下四人整个晚上不让闭眼睡觉,一闭上眼就打,又打了一晚上。10月1日晚上8点多钟,他们四人正在打坐炼功,被值班的看见了,副所长孙世讯就领了一帮人过来,这几个人抓住四人的头发,拳打脚踢,拿胶皮棒猛抽,来不及站起来的赵金华,王凤兰挨打最多最重,他们先抽王凤兰几棒子,然后又给她缠上电话线过电,直到昏倒在地。接着又用胶棒抽打赵金华,后又把她拉到值班室过电,边过电边问赵金华炼不炼了,赵金华始终说:“炼!”他们就使劲摇电话机,连续三次把赵金华电昏过去,这一幕是王凤兰醒后亲眼目睹的。后又叫她们四个人赤脚站在水泥地上,赵金华贴着墙边,站也站不住,脸色蜡黄,双眼闭着倒下去,其他三人把她扶起来,派出所才用车把赵金华送到张星医院抢救。一个女值班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后就拉回派出所来了,回来后赵金华就说胸闷,右半身麻木,右半身子从头到脚都疼痛,小便带血,两腿疼痛,不能吃饭,从腰部往下整个臀部都发紫发黑。王凤兰,战克云和马玉凤都看过了,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欧答富,付少兴也看过了。就这种状态,派出所一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一直到10月7日下午4点赵金华要上厕所,一出门就站不住了,其他三人去扶她,值班的还说让她自己走,赵金华扶着墙走了几步,一下扑倒在地,三人又上去扶她,拉不起来,派出所一个叫炳华春的人说:“活该!自己找的。”当拉起来时,已经尿裤子了,派出所用车把赵金华送到了张星医院急诊室,其他三人也跟着去了。医生要做心电图时,赵金华已经不能平躺,说喘不上气来,做着做着就没气了。就给她输上了氧气,但已经晚了。

赵金华平时就没什么病,炼功四年来身体健康,她丈夫在金矿上班,家里帮不上忙,家里的和地里的一切都由赵金华一人操忙,这是四邻皆知的。坚持炼法轮功的赵金华就这样活活被打致死。下午约五点钟,医院让通知家属,派出所没有通知,而是把其他三人送回了派出所。公安和政府写好了怎样抢救赵金华,做得如何好,叫三人签名,三人问:怎么被严重殴打的情况没有写上?他们说以后再说。第二天公安和司法来了解情况,三人把情况如实说了。赵金华死后,7号晚遗体被送到招远市人民医院,后有法医对遗体做验尸解剖。报告是:除头部外,身上多处创伤,在120×60厘米范围内有皮下瘀血,结论:多处受到软物体击打致死。赵金华死后,其余三人更不放了,怕放出去透露消息。晚上只有一张床让她们轮流躺下休息,在这之前的十天间,白天晚上没让她们躺一下,整整被关押了45天。她们是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抓,被关押。政府一个叫贾洪巨的人叫她们三人写证明,不让如实写,不让写过电和拳打脚踢,还逼三人写下赵金华是心肌梗塞死的。三人于11月12日才被释放。

赵金华被殴打致死后,在全市上下引起强烈反应,官方却大造舆论,歪曲事实,说是死于心肌梗塞,并采取封锁消息,不准张星镇的法轮功炼习者外出,不准接触赵金华家属等措施。招远市部份法轮功炼习者知道了这一消息后,他们感到炼功做好人连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容。知道这一消息的人,有的人直接向中央,省市领导反映,有的联名向有关领导机关反映,有的则到人民医院向这位昔日的功友告别。10月7日傍晚去医院看望赵金华的功友约有20几位,全被公安人员阻拦。第二天去医院看望赵金华的功友全被关押,被扣上聚众闹事的帽子,关押期间,他们被询问是如何知道赵金华死的,是谁告诉的。他们中有陈施环,李朝霞,陈淑华,原义功,王翠荣。因为此事,陈施环被以组织,策划,煽动法轮功活动为名,于99年11月20日被判劳教三年,现在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劳教二分所。李兰英只因把赵金华被殴打致死一事实事求是地反映给深圳的刘金玲,被扣上捏造政府处理法轮功虚假事例,编造上访资料,并联系对外传播,也被判劳教三年。深圳的刘金玲也因此事被招远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长达37天,后又被转到招远市罗峰派出所地下留置室关押,名义是监视居住。阴历10月,按照当地风俗人们都去扫墓。这一天有7位功友去为赵金华扫墓,以表悼念之情,全被非法扣押,其中姓王,姓蒋的两位老太太被子女保出,张颍,苏玉,丁聚山,于秀娟因不写悔过书被拘留25天。因给死者上坟而被扣留关押,实属闻所未闻。其中张颍,张勇因此事被单位开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