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圆融”的一点理解

更新: 2016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上几天,警察叫去要我们写认识,看到我们不肯妥协,就给我们讲了几则大法弟子的故事,听完之后,我深感我们还有不少亟待提高的方面。在他的印象中,我们这个城市的大体情况是辅导员和负责人很狡猾也很顽固,都鼓动别人出去,自己不动,表面上说不炼了,实际上还在家炼,出去的都是一般的炼功人。他还举了几个例子,我知道他是以偏概全,但是也说出了我们这个地方的大致情形。他又讲有母女俩在天安门炼功被带回来关了一段时间后,家里交钱保释出来时,母女俩还说要炼,父亲气得心脏病发作倒在地上,姑娘去扶,母亲却始终没有动静。他认为这是六亲不认,学法轮功学的。还说不敢出去炼功也不敢去上访是层次低。虽然他现在是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但是从他的话中,我对照一下自己,确实说出了我们修炼中还需好好悟的一些问题。

师父在“佛性”一文中说:“业力没有真善忍的标准,它按照它形成这个观念时的标准来衡量事物,可能成为常人所说的老滑头,或老于事故的人,这也就是人在修炼的时候产生不同的思想业力在起作用,阻碍着修炼。人要是没有业力的阻碍,那修起来是很容易的。这个业力是在前几年一个什么状态下,什么道德标准状态下形成的,那么,它就用这样的标准衡量事物。如果这个东西形成多了,那么,人的一生都会受它左右。形成的观念认为好和坏,人就认为这个好和坏,就认为应该这么这么做,可是他自己没有了。他自己完全被他自己后天形成的非善良的后天观念包围、盖住了。他自己真正好和坏的衡量标准就没有了。”

回来之后,我反思一下刚才的表现,还是有那么一点妥协,说白了就是担心现在安稳的状态有所改变,担心自己多说几句正义之词会多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在心里为自己掩盖,想什么“他已经对大法有许多了解了,说多了也是无药可救,不听就算”,这些埋藏很深的根子上的执著,还是每一次考验时都会隐隐约约有所暴露。按照常人的观念,“不吃眼前亏”,能够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何必自讨苦吃呢?其实这也就是“圆滑”的真实体现了!为什么别人会说我们狡猾?如果我们都在为了大法甚至可以牺牲生命,可能就是另一种景象了。别人对我们不好的时候,还要去看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真的有做错的地方!

大家都在讨论如何维护大法,出去上访,出去炼功好不好的问题,依我看还是一个根子上的问题,根本上是维护人还是维护大法,表现出来就是对许多方面存在不同的认识。例如对“圆融”一词的理解,如果把“圆滑”当成了“圆融”,那么在处理家庭社会各种关系之中,就会为逃避矛盾而应付过关,用妥协来换取平静的修炼环境,这是对“圆融”一词的亵渎。师父讲:“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大法圆融着众生,众生也在圆融着大法。”“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融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融着大法。”

那么我们怎么圆融着大法呢?我个人的体会是:我们是大法中的一分子,本性之中应该有自觉维护大法圆融大法的天性,冒着天胆下来修炼,人间这个大染缸最不好,从这里修出来才是最珍贵的。“大法可正乾坤”,那么人世间首先要正的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高境界的言行改变着这个世界是大法弘传的必然,所以师父才会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地球上还有那么多的人没有得法,在大法弟子的带动下,即使他们不修炼,闻到了佛法,不是被政府所蒙蔽而误解大法而是对大法有正确的认识,那不就在帮助他们摆放他们将来的位置吗?现在这个历史时期,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弘法护法是最为迫切的职责。众生的整体提高,现在是要我们主动去做的,因为师父期望我们成为人类的希望,宇宙的希望,人间的正法是要我们大法弟子在人世间体现出来的。如何圆融大法,“佛性无漏”中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那么我们在现在的修炼中,在维护大法时,为什么改变人间会这么艰难呢?为什么常人还会对我们有那么多的偏见和误解甚至对我们如此不公呢?为什么我们满腔真心弘法或者劝说别的大法弟子出去弘法护法就那么困难呢?是我们的方法不对头,还是我们执著太多?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人的佛性是善,表现为慈悲,做事先考虑别人,能忍受痛苦。”“我们炼功点的所有学员都有这个责任,要普度众生。什么叫普度众生?叫众生得法才是真正普度众生。”我个人认为,我们现在圆融不好,除了站在慈悲于众生,“助师世间行”为了维护大法情愿牺牲一切的角度出发以外,还要站在众生的角度去考虑。例如许多学员在被抓被打的过程中,还以大善大忍之心向监狱看守所里的犯人甚至警察展示大法弟子的高风亮节,向他们弘法传法;还有众多的大法弟子以自己不惜放弃生命去维护大法的修炼故事启发鼓舞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人的这一步。历史上为民请命为正义呼吁甚至献出生命的正面教训太多了,有时我们却因有的修炼者走弯路甚至走向反面,从而担心自己的安定看书炼功环境遭到破坏,由此而步步退缩,以妥协应付和圆滑来“过关”。相比之下,我们自己修得怎样就一目了然了。

曾经遇到一个学员讲从看守所出来之后他父亲反对他非常厉害,他自己又找不到自己的缘故,交流后他认识到了没圆融好的原因:是现在没有多从一个常人一个父亲的角度替他父亲着想一下,“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都希望儿女好,当他们在误以为我们不好大法不好的时候,我们怎么办?自己坚定,随时都可能出去这是不能为亲情所动的,但是如果我们能够由浅入深,先从常人能够理解的角度去引导,使其对我们坚持修炼和去北京上访逐步理解和接受,那不更好吗?过去父母送儿上战场是因为他们都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正义,现在败坏的人的观念也是最容易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而迷失本性。但是人人都有佛性在,如果大面积的人都为大法抱不平,都知道大法好,那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吗?我认识的一个学员他去北京三次,也关了一段时间,乡里盯得紧,他每次带网上资料回家,虽然他父亲不炼功,却主动去送资料,还出去叫学员上他们家交流。如果我们护法甚至修炼都还不能被家人或者周围人所理解,那就还差在我们自己这里了!向内找,恰到好处的去弘法!“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是因为我们都有人的一面,都处于不同层次当中,所以我们都有可以和别人沟通的因素和必要,因为在没有脱离社会之前,都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修炼,大法在纠正一切,我们的修炼带动周围环境的改变正是法正人间的体现,我们修出来了多少?总是一种在别人之上的心态,那又是无形之中助长自己的执著而脱离修炼环境的欢喜心。

在修炼者内部,不同的认识差异太大了,出去的想大家都出去护法,所想所讲都是师父如何希望我们出去,在家是什么什么障碍,没出去的和不想出去的就说师父如何讲圆融讲符合常人社会状态。我是主张什么时候都可以都应该出去的,所以上几个月都和别人就这个问题多次争执,之后才对自己这种状态有所醒悟:每一大法弟子在考验面前的表现都是大法的整体安排,形式上的对错是次要的,为什么我们总是认为自己说的有道理,是不是也在断章取义大法呢?难道不能从别人不同的表现之中去反过来看自己的不足吗?为什么不能包容一切?师父面对各个国家各种状态各种层次的学员都能由浅入深,都能祥和地让每一位大法弟子理解和接受,我们为什么不能?师父曾经讲过“经律论”中的“论”的弊端,也讲过禅宗顿渐之争,还告诫过我们不能搞成“部、派、门、宗等类似行为”。师父讲:“他们中还有来找法对他们自己认为好的一面,却放不下导致他们自己不能全部认识法的另外一面。”“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

每一大法弟子包括常人都是大法中的一员,我们“得法已在先”,就应该在任何环境任何压力任何人面前都表现为一个堂堂正正的法轮大法弟子的形象,让常人都从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威德,让自己的修炼故事去感化别人去鼓励大家共同精进。如今大家都可以把自己当作辅导员去主动弘法护法,师父说:“因为你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直接影响到学员。自己修得好,会把那一地区的法弘扬得好,学员们会修得更好,否则会败坏法。因为你们是大法在常人这一层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们工作而不叫你们圆满。”如果大家都能做到的话,我相信法正人间之时就不远了!“道法”也告诉我们,对现状的无可奈何,对外在的干扰对内部弟子的破坏对自身的不足,我们不是在维护大法之中去修自己而是放任或者迁就,那就只能面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而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如果能让曾经反对过我们的人都能理解和支持大法,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能相互促进共同精进,在任何魔难之中都能扎扎实实地达到标准,坚持到最后,那不就是在圆融大法在不同层次的行为吗?

师父要求是:“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愿每一位大法的有缘人早日得法修圆满!

大陆大法弟子 2000.1.1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