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没有去北京

更新时间: 2016年08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近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是否应该回国,加入国内学员的护法行列?通过学法和与学员交流,认识上有了很大变化。现在将我的认识过程写出来,与各位同修探讨。

第一次动了回国之念是出于私心,觉得如果不回去,不经受那样一场生死考验,以后就再也没有圆满的机会了。以前一直认为大法所遭受的魔难,是给国内学员走向圆满的考验,很钦佩和羡慕迈出了这一步的学员,总希望有更多的学员走出来护法,为仍有很多学员不能走出来感到遗憾。一天当读到师父<<和时间的对话>>经文中“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时,忽然意识到,为什么总是要求国内学员舍尽一切走出来,却不把自己放在其中,自己不去做呢?谁也没有说国外弟子不能回去呀!虽然觉得回国的动机中有怕自己不能圆满的心不好,可是又想,只要能迈出这一步,怕不能圆满的执著心以后还可以去掉,可失去了这一机会,以后就再也补不回来了。

参加了西雅图的法会,听到国内弟子舍身护法的一个又一个感人故事,放下了怕自己不能圆满的私心,只觉得应该加入他们的护法行列。也同时认为这是给所有弟子的毕业考试。不管我的答卷如何,至少我应有勇气去参加这场考试,不能交白卷,放弃这场考试。而且认为只有真正面对警察,面对监狱,面对酷刑的时候,才能知道自己到底修的如何,是否配让师父来度我,是否配作大法的一分子。

从西雅图回来后,再一次读了国内学员用生命写出的修炼体会,更加深了回国的念头。这一次既不是为了赶着圆满的机会,也不是为了参加毕业考试,只是感到大法在遭受魔难,师父在替我们遭罪,在受苦,作为大法的一分子,常人的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了,我要回国去,去承受我应该承受的那一份。当时的感觉是什么也干不了,学法也学不进去,弘法也没心思去做。觉得即使被关在监狱里,也比在美国心里会好受的多。想到国内有的学员走了八天八夜进京护法,而我只要买张机票就行了。尽管我可以找到很多理由留在美国:国外弟子本来就少,这边弘法需要人;自己修的很差,回国也做不了什么;孩子还小需要照顾,要符合常人状态等等。但我觉得所有理由加起来也赶不上回国的一条理由:不能再让师父替我承受了!

准备好了回国的一切,就要买机票时,两个老学员来到我家。和他们的交谈中,有两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说师父既然安排我在美国得法,总是有道理的,这边还有那么多人没有得法,师父最希望我们做的是什么?他认为回国也许在我个人修炼上迈出了一大步,但是对于法来说,是否做对了呢?当时抱着师父如果希望我在这边弘法,会安排我回来的这一念,还是坚持要回去。

可是第二天当我给一个学员打电话,请他在我回国期间到我家帮助照顾小孩时,同修的交流使我转变了态度。想一想师父传这个法这么不容易,我们做弟子的,怎样才是最好的“助师世间行”呢?回顾这一段的心理变化,觉得这次想回国,从个人的修炼考虑得过多,而且还有很多的情在里面,用人的感情来对待大法,师父及同修,并没有从大法的整体去考虑,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去考虑问题。师父说过:“这法大得不可想象”。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救度的是整个宇宙的众生,一切的一切,有师父的整体安排。师父说过:“我们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解决目前在中国发生的危机”。这样的呼吁国内弟子几乎没有机会去做,他们的声音外界几乎无法听到的。我们海外弟子有更好的条件去做这些工作。现在中国政府已把谎言散布到许多国家,那我们去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去反映真实情况,与国内弟子去中南海一样,也是在维护大法。

认识到自己过去在弘法上一直做的很差,只是想着我们这边只要做了,而成与不成就是师父之功了,从没有肯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仔细去想过如何利用这边的有利条件更好的去弘法。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大法了,我们确实需要踏踏实实地做许多耐心细致的工作。师父一再强调要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而我过去在弘法中却一直等着师父做出些奇迹,却没有想到谜是不能破的。师父刚刚传法时比我们现在要困难得多的多,做为一个海外弟子,我应该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去护法,让更多的善良人知道事实真相。

通过这一段的修炼,感到师父点出我的一个个执著心,又帮助我去掉它,有多么不容易。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时时刻刻看护着我。衷心的感谢师父,我会按照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坚定地走下去的。

美国学员
1999年12月22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