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难当中去实修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七日】 从监狱里修出来,我只想在家学法炼功。晚上梦见一间大屋子里有好多人,有人堵在门口放火,屋子烧着了,放火的人也被烧的通红,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破坏大法的人在自焚,然而还有很多修炼人在法难中没有冲出来。我应该写写我们在监狱中修炼的故事,与同修们共同提高。

一、破除人的护法观念,自己完成自己的答卷

从7.22以后,弟子们都知道这样严厉的考验,正是为我们提高安排的最好的环境。当“全国人大把大法定为邪教”的消息公布后,我和许许多多的弟子一样自发去人大反映情况,希望看到以前那样的壮观场面,然而什么也没有,很多人在徘徊、观望。我转来转去也回去了,回去后才悟到:在我思想里,以前集体上访的形式已经形成了观念,如果很多人站了出来我才能凑上去,那不是“借助外在的强大因素”吗?,不是真正自己修出来的。

想起《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因为各种机缘凑在一起才能有这样一次机会...有的人想,老师啊我什么难都能过去,你就来吧,我就早点修上去。到关键时刻你还是不行。话不是嘴上讲的,得真正在实修当中看你怎么做。”去而复回,等于没去。现在是要自己去交答卷了,这是更难的见真性的考验!

悟开了,那些常人的思想荡然无存。返回去的路上,我心里越来越空旷坦荡,我又在走回家的路了。在人民大会堂门前,一些不相识的学员跟上了我,一起站了出来,堂堂正正地告诉值班的人:我们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被抓到公安局后,结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同修,老老少少关满了几个监室。他们绝大多数是外地学员,有几次来北京上访的,有几次在监牢中修过来了。大家在这里交流心得,鼓励精进,集体炼功、背法,堂堂正正地开成了庄严的法会。有的弟子说:人间是地狱,这里才是天堂!在这里,看到了各种不同状态的学员,才真正感到什么是“修炼”,不是在用人的思维做人的什么事情,用全身心、甚至生命来维护大法。如果这次我走不出来,象过去那样想用人的什么办法如何如何,那还是人。

交流完了,下一步就是自己去实修了。一批一批的学员抓进来,被带走,有的带上了手铐,每个人都带着微笑离去,庄严的场面熔炼着每一个人。很快我也被押进了监狱。

二、不断放下自我,同化大法

以前一个学员的案子牵扯到我,我将面临刑事责任。当时我想到法中讲的:“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我们这一门修炼是从微观开始改变的,很多学员真正的境界都在三界外,出卖别人不就是出卖佛吗?不是被政治利用、推波助澜了吗?那次我顶住了各种压力没有牵扯别人,感到升华很大。事后悟到在某一个问题上,我没有做到“真”,没有去承受,非常后悔。不久同样的事情又被审问,我知道这是师父在让我补课。我舍下了那些保护自己的东西,承担了下来,但又没有“忍”好。尽管如此,那天打坐头脑中好象许多门都开了,融在一片空静中,进入了新境界。

经过几次大的考验,我才真正明白了这段法的一些内涵:“大法是圆融的,真、善、忍三个字分开来,同样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为物质是由微观物质组成,而微观物质又是由更微观物质组成,直至穷尽。那么真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构成的,忍同样是真、善、忍构成的。”我发现以前做到的“真”境界很低,没有包容更高境界的真善忍。“真”越往上越单纯,容量越大,考验面前达不到更高境界的“真”,是因为掺杂了人的想法,有许多保护自己的东西。

这次在监狱里反复提审,又有学员把责任推给了我,情况十分严重,我只是为这位学员惋惜,也没有考虑自己将会怎样,只是按照法中讲的:“...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去修去做,不断地纯净自己,不牵扯别人,自己去承担。人的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许多。对我的做法,警察也很钦佩。

审讯中我知道,全家人以不同方式为大法站出来,他们的结局可能比我还重。但法理抹掉我亲情的执著,“支离破碎载乾坤”,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舍尽呢?政府给了我这么好的修炼环境,发自内心的感谢。

三、冲破监牢的重重障碍,开创修炼的环境

北京的监所有严格的政策,不让炼功、传播大法。我向警官说:我没有违法,按法律不该到这来。如果你认为我违反了制度,可以采取强制措施。

《环境》中讲:“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和时间的对话》中讲道:“是应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的环境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做一个真正的神。”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也要同化这段法。下面是我们修炼的一些故事。

1.我是来修炼的,正己才能正人心

有的弟子从家里走出来,在监狱中没有走出来,不能学法炼功,人的东西表现越来越多。在监狱里过起了“日子”。在调换监号中,我们带动那些不能走出来的学员,大家一块顶着压力炼功、背法、弘法,纠正着周围人的偏见。我们几次因为炼功被提出去教育一通,对坚定的也奈何不得。

监狱里经常有人说一些污言秽语,第一天我们“听而不闻”。后来觉得不对,应该正这个环境。第二天,她们说时,我们就背“论语”,背着背着就只听到我们背法的声音,背完后我们给她们从法上讲什么是真正的好和坏,她们能接受,并愿意改。

2.有缘人狱中得法

有一个犯人说:我一直在观察着你们这群人,你们不愿接纳我。她的话,让我看到了自己观念,到底凭借什么来衡量一个人?是看外表还是用宇宙的特性来衡量?我们就给她背论语,她就感到有一股特别清凉的感觉,越听越爱听,后来一直在没事的时候背“论语”,《洪吟》。她一炼静功身体就感觉在旋转,肚子里有法轮在转......她说:“你们来这里修炼,都是师父的安排,要不怎么区分你是真修还是假修?”她悟性真好!在反复背法中,我也体悟到了“论语”涵盖了大法的一切。

还有一个年轻人,觉的大法好,决心要学,我找机会教她。有一天我问她:如果抓着了怎么办?她说:“我去说,我以前作了坏事,如今我学大法,决心还清以前的业债,做一个好人。”我说:你也别为难,就说是我教的。

几乎每个监号里都有犯人在炼功,背法。大家一起创造了难得的修炼环境。

3.一步步悟到:用生命维护大法

这是一个向无私无我的境界升华的过程。被抓一天没吃饭也不饿,我们就绝食绝水,觉得这样可以早点出去学法炼功。几天中领导、管教不断找我谈话,正好向他们弘法。在弘法的过程中我悟到这样做是在大法遭受磨难之时,自己应该放下自我,多承受一些。几天里,我明显的感受到心性每天都在升华,人的各种东西在往下去。后来我被押到几十个警察面前,他们警告我这种行为是对抗政府,我一点也没害怕,我们不想对抗,就开始吃饭。把想早点出去的“目的性”放下了。

后来我看到了一个坚持绝食的学员,她要用生命维护大法,一下我看到自己的差距。她句句话都在法上,没有常人的思想。我感到以前的各种想法基点还都在人上。我可以在纯净心态下、完全用善的一面这样做,为了维护大法放下生死,这是最能震撼人心的。于是我又绝食绝水,这次身体特别轻,思想特别的清净,真正感受到执著无存的境界。

几天中,各级警官不断找我谈话、商量,一句法反复在我脑中旋转:“常人这个理,一般的大觉者是不轻易动的,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我的思想境界已经达到了标准,形式就不重要了,我想坦然地承受这一切,就吃饭了。当晚梦见一间屋子,墙上挂满了画,画的是不同的天国世界,正当中有一幅盛开着红色的莲花。我悟这是师父再鼓励我精进,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不由得泪流满面,心中是从未有过的开阔、无边无际……。

4.上访在册一千万,护法故事天下传

一次谈话中,监狱领导向我诉苦:“你知道你们全国来北京上访在册记录的有多少,一千万哪!……”

每个警察和犯人心中都在衡量着我们学员。有的警察偷偷看书,有的审讯时拿出书来,检查学员背得怎么样,有的审完了直接告诉学员:有的地方不坚定,真为你惋惜。学员修得好不好,他们也在衡量。而在监号里,犯人们也在讲所接触的学员的故事,他们在学员身上体现着大法的形象,钦佩,甚至赞不绝口。如果我哪一点没有做好,也没及时发现正过来,都可能影响法,成为我永远的遗憾。

我深切体会到师父在北美讲法时讲的:“这样在风风雨雨中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威德,才能给后人留下有可说的,有可讲的,才有他的经受不同魔难走过来的教训,经验留给后人。他才具备威德”

正是这些学员前仆后继地为大法挺身而出,舍尽一切弘法护法,也在协助师父法正人心,树立着大法的威德。

在狱中我也是摔摔打打修了过来,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师父就以各种方式点化我,让我从中悟道。我下次就能做好。这样一点点不断达到更高的标准。

大陆学员 1999年12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