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科学,一个真正的迷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 在当今人类普遍的思维概念中,“科学”与“迷信”是水火不相容的互斥体。而随着实证科学从西方传至东方进而占据世界上几乎每一角落后,所谓“迷信”的范畴相应地不断扩大,不断被排斥。这一过程的直接结果就是:现代科学不认识、不承认、不允许的,统统是迷信。

现代科学已经象一个专制的君皇,容不得丝毫对它的怀疑和异议。有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当某一活体逐渐减弱至停止新陈代谢时,我们即可宣告其生命的终结。同样,一个已丧失吐故纳新的自我补偿机制的理论体系也必将寿终正寝--不管它暂时的影响和权威有多大。

我是一个普通法轮大法修炼者,想仅就科学问题谈一点粗浅体会和认识,真心希望大家指正批评。

一.科学的路线问题

首先令科学无法回避的问题━━地球是否存在其他发展方式?现代实证科学认定人类从起源至今只能有一种发展方式或方向,这种先天的局限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就象一个造了茅屋的工匠告诉人们:房子只能像我这样盖才叫做房子━━这对从未见过其它豪屋广厦的人而言,无疑是不可动摇的金科玉律。

然而诸多令当今科学家尴尬的事实却明白无误地说明:科学的发展,绝不会是仅仅一种方式。实证科学业已认识到大自然给予万物的生存发展形态只能用“繁杂无尽”来形容,为什么偏偏对自身单一得近乎可怜的发展过程视而不见呢?

没有望远镜和计算机的中国古人是怎么制定出如此精确的天文历法,而且一直至今天都在指导农业生产?

远在东汉时期就已被制造、应用(从现代科学角度看,是被实践多次证明、检验)的浑天地动仪,却令许多受几十年系统科学灌输的科学家一筹莫展,因为至今也没人能弄清其中的原理而无法仿制。

地动仪只是应用技术的一个例子,我们完全可以有理由怀疑:在当时的农业技术、工程技术、军事技术等构成整个完备的社会生活技术中,还有多少是我们用现代科技都不能探知、理解、复制的呢?

当“金字塔”令机械专家与工程专家目瞪口呆、越王古剑让化学家、金属工艺专家汗流浃背时,我们不难看见现代科学软弱苍白的强装笑颜。

现代科学对事物发展的解释方式颇象拿着箍子选鸡蛋的买主,只关心蛋对箍子的适应性而对蛋的属性与好坏却不在乎━━这实在不能说是聪明的。

其实《转法轮》(卷二)早就指出:“在史前有的时候,人类文明维持得时间比较长,有时比较短,有的人类文明维持得相当长。每个时期人类发展科学的路都不一样。现在人站在现在科学发展的框框中,他认识不到还有另外的科学路线。”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不同民族在不同的环境中创立了自己的科学,并在社会生活中予以了充分运用和体现。这些特色各异的发展路线早已为考古界认同,而它们创造出的丰富多彩的文明却是今天的人类无缘亲睹的。因为封闭这一切的主因,恰恰源于人类对实证科学的无条件接受与信仰。

2.实证的问题

实证科学的核心在于“实证”,即众所周知的可证实性和可重复性。但是在“证实”和“重复”的背后,我们发现许多模糊的地方。

①“证实”的定义:实证科学在有意无意中将“证实”定义为感官和代表感官延伸的各种仪器。这无疑大大限制了“证实”的内涵。这种缺陷的进一步发展甚至可以达到机械得惊人的地步:当许多病人感官感到不适但又不能被任何一种医疗检测手段证实时,医生只能作出“无病”的结论。经络穴位的存在已被中国人实践运用了几千年,却因为终被仪器证实才受承认━━科学对仪器的信赖超过了活生生的事实,这是可笑的还是可悲的?

更奇怪的是:面对无法证实的进化物种体系,面对所有过渡时期的物种化石空白,现代科学却不顾一切地奉进化论为开宗立户的经典。而无数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体神奇康复并已被世界各地的各种现代设备证实的不争事实,科学却极力予以排斥━━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其实现代科学的迷信化、极端化和封闭化已使它维护的本质发生了变化:科学并不想维护真正的实践标准,它感兴趣的只是世界性的、宗教式的权威。

②在实证科学中,“可重复性”具有种种先决条件限制,牛顿力学是这种特征的经典写照。然而人们忽略的问题是:一旦失去这些前提、假设条件,可重复性也就随之消失。换言之,科学只承认具备有限制的可重复性的事物。当爱因斯坦冲破牛顿的体系时,人们能发现在新的前提下,事物可具有新的可重复性。我们以此类推,宇宙真理在不同的层次上对事物有不同的前提和限制,要想获得新的飞跃,首先必须打破已存在的限制。

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效果上和整体一致的高境界行为中显示出的惊人的可重复性也有前提━━那就是重心性修炼。只是这种前提完全不同于实证科学将前提都总结为地理、气温、压力等外来因素。仅此一点,我们便已可窥见科学的狭隘和片面:它只重表面而不重实质。其实道理很简单:不同性质的可重复性具有不同的前提。

炼功人的祛病和普通人通过治疗祛病具有本质的差异,当然应该有不同的前提:常人吃药,炼功人修心性。然而由于科学不能证实“心性”与“道德”在人身上的物质体现,它只能以推动对表面物质无度的追求甚至崇拜的方式来掩盖自身无法弥补的缺陷,因此在人类越来越看重物质利益的同时,也就越来越远离道德的标准,越来越埋没真正的智慧。

3.科学观察事物的基点问题

中国古人讲“天时,地利,人和”,他们观察事物的基点在于把天、人、地作为一个有机的统一整体中的个体,寻找其中千丝万缕的联系。实践证明这种由模糊到精确的高度概纳性的思维是造就五千年灿烂文化的最大原因。

现代科学的出发点就是割裂整体的,它从一个大的局部入手,将其分为许多小的局部,随历史的演进又分成更多更细的分支和局部━━从表面上看它很精确,而实质上这种钻了胡同又钻胡同的胡同的方式最终带来了更可怕的模糊。它使人只见障叶不见泰山,只知歧途而不认大道。人在用科学不断割裂自己与宇宙整体的联系,实质上就等于在不断封闭自己认识真象的通道,科学越发达,分支越细,人越被牢固地拘在日渐缩小的碎块中,直至丝毫动弹不得。

《转法轮》曾述及:“中国古代的科学和我们现代从西方学的科学不一样,它走的是另外一条路,能带来另外一种状态。所以不能用我们现在这种认识方法去认识中国古代的科技,因为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针对着人体、生命、宇宙,直接奔这个东西去研究了,所以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

东西方基点的根本差异造成了在东方人眼中土和石、金和铁是一回事,而西方科学人士想破脑袋也无法予以理解。

实际上,实证科学是利用了人类对物质享受的追求的贪欲而建立了自己的思想统治。它总用感官或仪器来解释一切,从不让人去了解看不见的原因。当我们陶醉于今天科技似乎辉煌的成就时,却不知它在悄然中已破坏了人类生存的环境,并切断了通向真理的唯一通道━━道德。科学象一个蒙骗小孩的陌生人,用一点点糖块带来的甜头使儿童心甘情愿忘掉了回家的重要而随其走上歧危之路。

4.科学的检测手段问题

从诞生那一天起到现在,科学检测世界的工具就没有发生过本质的变化,只不过是精细、准确程度上的差异而已。而这种差异并没有将其有限性扩大多少。浩旷宇宙中奥妙无穷,我们不妨想一想:人类用地球上的物质构成的工具衡量得了宇宙吗?我们已知地球物质的种类和数量只是一个小得可怜的数字。就以科学的角度而言,是否有人类不知道的物质、元素呢?有否这些物质构成的工具?用这些工具是否可探知完全不同于我们已知的宇宙的显象?这些答案都是肯定的。在舍利子的物质属性上,在肉身不腐的高僧面前,甚至在流感病毒强大的变异功能现象中,科学都充分显示出了由于先天不足所带来的虚弱、无力、无奈。在人类已知的多少层物质微观中,科学的仪器仅能刚接触分子这一层;在对光的本质模糊不清的前提下,人类仅能知道可见光及几种射线;在理论上已可证实多维空间存在的现实中,人类仍无法打开三维空间而坚持自己是宇宙中唯一的高级生命。科学赖以生存的手段━━就那么值得信任吗?

从另一面上讲,科学在不断改进自己的工具的同时,却恰恰忘了人体自身是最完美的、最好的了解宇宙的工具。中国道家修炼认为人体就是一个小宇宙。因为这个小宇宙和外面的大宇宙遥相对应,息息相通。所以只要修炼者了解自身,也就能了解宇宙。这与实证科学舍本逐末、舍近求远的思路有本质的高下之分。

法轮大法在科学盛行的当今弘传出世,无疑给了人类一次极好的重新认识自己、重新认识宇宙的机会。为什么如此众多的中外专家学者、高知高才都在坚定修炼?仅此一点便足证明实证科学给予他们的迷惑与失望有多强烈。

其实,现代迷失的人们崇尚科学的出发点仅限于科学给人带来的短暂舒适,他们对科学本身是否“科学”并不真正关心,这只不过是自私本性的又一种表露。而科学恰恰利用这一点将人变异成了驯化的奴隶。

当人类的思想在科学的宗教式条文中变得日渐单薄,当人类异化到只知出门等于乘汽车、吃饭等于汉堡包、娱乐等于毫无理智的扭动、工作等于按电脑键盘,而家庭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遥控板操作组合的时候,就是人类社会尝到迷信科学的苦果的开始。

科学,一个真正的迷信?

重庆一医务工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二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