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大法修心去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七月三日】 我叫XXX,今年52岁,我和妻子老李是95年12月在XX市场卖布时有缘得到法轮大法。通过三年多的修炼,师父的威德,佛法的精深奥妙,打破了我们头脑中那些常人的传统的和僵化了的观念,坚定地走上了通往自己家园的道路。我真正体悟到:是法轮大法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目的-返本归真,是师父教我懂得了要想返本归真必须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在修炼前,我的脾气暴躁,点火就着,在家里脾气一上来,就摔盆摔碗,有时还骂上两句。因为做买卖,常为占地盘和人家干起来。有一次卖布时,我刚把布车推到市场,有几个人就围过来,有个卖冰棍的老头,离我们有三米远,却不让我们卖,说话非常蛮横,我们说多少好话也没用,还过来掀我的摊子。当时我火冒三丈,上去就把他的胳膊拧在背后,吓得老李的心脏病也犯了,气也喘不过来了,忙吃救心丹。

现在学大法了,一想起过去的事,自己不是在造业,在失德吗?我决心痛改前非,按炼功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修炼中好好磨炼我的心性。

通过学法,我的脾气改了很多,在家里,矛盾来了,不摔东西也不骂人了。卖布时,有人和我争地盘,我就让给他。

有一次我们去XX市场卖布,市场分三趟卖东西,我们把车放在中间一趟,我正给几个人量布,对面有个卖瓜籽的女子,就喊不让我们卖,我说:“卖完这两份就走。”她不耐烦了,张嘴就骂起来,骂的很难听。我心里就不平衡了,就想回她几句,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教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布没卖完,我推起车就走了。由于我守住了心性,顺利地过了这一关。

我悟到:在劫难面前,在过关当中,如果时时刻刻以法为师,时时处处把自己当做炼功人,守住心性,再大的关也能过得去;否则的话,你就会摔跟头,魔性大发。

例如在97年3月20日下午,我们在市场卖布时,来了个中年妇女,到我们面前,她不说昨天买两米床单布买少了,要换一块八尺长的,却说我们没给她量够,态度很蛮横,混不讲理,老李拿过来一量,两米还多二十公分(因为这布是刚开头,所以就给她让一些)。由于市场人多,我想:你这不是有意破坏我们的名誉和生意吗?如果给你换了,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我真的没有给她量够而换了。在这种虚荣心的驱使下。我执意不给她换,在争辩中,这女人上手就挠了我的脸。我一摸出血了,那时的我正象师父说的:“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那个心很难守得住。”(《转法轮》第131页)我就受不了啦,跟她干起来。当时老李正给人量布,一看我魔性大发,急忙过来说:“你知道你是什么人吗?”我一听如梦方醒,才明白自己是炼功人。别人拉我,我就走了。后来老李不但给她换了一块八尺长的布,而且她骂了半天,老李也没理她,还扬言哪天要掀我们的床子。

回家后,我为当时没有守住心性而懊悔,心想:真是得法容易,修炼难哪。我打开师父经文,师父在《再认识》经文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师父的话,拔开了我心中的迷雾,点亮了我心里的明灯。我悟到: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一关,正是去我的虚荣心和争斗心,是提高我心性的好机会,我却错过了,这一关没过去,摔了个大跟头。下一难可能会更大,我暗下决心再大的关,我也要闯过去!

四天之后,我在市场卖布,正在背经文,来了一个小伙子,从说话中,他知道我是卖布的,我知道他是那天换布女人的儿子,然后他转到我身后,从身上抽出一根铁棒子,猛地向我头上连击数下,把我打倒在地,当时我没有防备,就感到我的头被很重的东西击打着,但是不疼。我立刻悟到这是劫难来了。当时我想起师父的话:“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转法轮》第326页)紧接着我的头唿的一下涌出了鲜血,然后又向我身上腿上连打数下。围观的人吓坏了,说:“你还打呢,人都快打死了。”小伙子拎着铁棒子跑了。

这时老李来了,看到我被人打得头破血流时,心里很平静,坚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没事,就问我:“感觉怎样?”我说:“不疼,很清醒。”大家告诉她是用铁棒子打的,快上医院吧?老李叫来一辆三轮车,说上水泥医院包扎一下。三轮车夫说:“这伤得到区医院去看,否则打官司不好使。”我说:“我们不打官司。”到医院后,大夫、护士忙过来处置,一看我的头,就破了一点皮,也不用缝,就包上了。大夫听说是别人用铁棒子打的时,就叫我住院,我说不住院,不打破伤风针,也不拿药时,他们很不理解,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

回家后,我走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激动不已(因为当时我的腿打得跪不下了)说:“师父!今天您的弟子终于守住了心性,过了这一关,谢谢恩师的法身保护,使弟子安然无恙!”说着,我流出了激动的热泪。

我们悟到:这一关非同寻常,要想过好这一关,就不能让一个亲人和在外地念书的孩子知道,否则他们谁也咽不下这口气,定会抓凶手、打官司、报仇等等。在消业期间虽然我被打得遍体磷伤,疼痛难忍,但我仍旧坚持学法炼功,没几天就好了。单位的人来看我,有的让我立即报案,把凶手抓进监狱,有的告诉我凶手的名字、住址等等。我心里很坦然无怨无恨,我感到我过了一个生死大关,他帮我消了一块大业。要不是恩师的法身保护,我有几个脑袋也架不住铁棒子打呀!充分体现了大法的威力!同时更加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信心。

随着学法的深入,磨难也接踵而来。98年7月末,两个孩子约我们去海边游泳,我答应了,在海边我二儿子看我潜泳潜得好,就让我教他。正当我潜在水底时,听到有马达声由远而近,而且越来越近。我意识到有汽艇要开过来。我应该浮出水面,刚要往起浮,就感到海水好象故意往下压我,使我浮不上去,这时马达声到了,这声音震耳欲聋,在这一瞬间,我的右臀部好象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疼痛难忍。我浮出水面“哎呀!”了一声,人们立刻围拢过来,知道我被撞了,两个儿子把我架到岸上。老李忙过来一看:“哎呀!可不得了啦!”我的游泳裤衩被撞两半儿了,右臀部有两个大口子,大的一扎多长,小的有半尺。肉往外翻着,直淌血,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难我心里很平静。我分析:这不是撞的,是被汽艇那飞速旋转的螺旋桨打的。我的儿子立刻要找那汽艇理论。我说:“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爸欠的债是要还的,是恩师又一次救了我的命,炼功人怎能和常人一样斤斤计较呢?”儿子默许了,催我赶快上三一三医院去处置,我想我是炼功人,不上医院没事,就说:“先回家,不行的话上XX医院”老李用干净的毛巾和手纸帮我垫好伤口,就打车回来了。在车上,我叫司机往家开,二儿子不依。因为他是学医的,老李也说:“你爸是炼功人和常人不一样,有师父管没事。”可是儿子硬叫司机把车开到医院。我下车转身往家走。我那二儿子哭着说:“爸呀!您就听我这一回吧!这么大热的天不处置一下会感染的。”说着两个孩子就把我架到医院。在医院,我不想缝。大夫说:“你这两个大口子这么长,有一寸多深,大血管都露出来了,还不缝,我还没听说过。”但我坚持不打麻药。我趴在处置床上,护士给我清洗伤口,扒开大口子,用酒精擦洗里边的肉时,真是疼痛难忍。特别是缝合时,往肉里边扎针和抽线时,痛得我汗如水洗。大夫说:“别说你出汗了,我都出汗了,这大口子不打麻药,我都缝不好了。”我忍着,承受着,心里不断地背着师父的题词:“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同时我也悟到:人的根基不同,所携带的业力也不同,我的业力大,就得这样还哪!处置完后,我坚持不打破伤风针,不用消炎药时,大夫说:“我今天遇到你,真叫我不理解,我得在病志上写上,不是我不给你用药,是你自己不用,出了事你自己负责。”其实医生哪里知道正象师父说的:“可炼功人的功自动就在消灭病毒和业力。”(《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花城版)第12页)还用什么药呢?

在消业期间,我仍旧坚持学法炼功,打坐时,虽然大口子崩得很紧,但是不疼。伤口很快就好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为什么汽艇来时,我在海底浮不上来,海水好象故意往下压我,是恩师的法身在救我,不让我浮上水面。否则的话,不是打到我的臀部,有可能就打到我的头上,我就没命了。而且选择我肉最厚的地方,大血管虽然打出来了,但是没露,没有造成大出血,坐骨神经也没坏。没有任何后遗症。这是恩师又一次地救我!是法轮大法又一次使我获得新生!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威德,是法轮佛法的真实体现!!同时我也感受到我们修大法的人是地球上最最幸福的人!!

我深知大法珍贵得之不易。所以我要加倍珍惜这个大法,学好这个大法,弘扬这个大法。在大法中奋力精进!早日返回自己那美好的家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