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大法 跟老师回家

更新: 2018年08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7月3日】我叫XX,今年57岁,父母早死,与孤儿无别。从记事起我便病痛不断:小时候因跌伤腰、腿,落下了风湿关节炎,有好几次腿肿得只好用凳子当拐杖;后来为了充饥误食了有毒的东西,从此经常头晕头痛。62年分配到X区教书,以为有公费治病可以脱离苦海,事实不然。有时痛得难忍常常半夜起来打止痛针。西医无效改吃中药,天天煲。令人给了我一个绰号──“药煲”。但旧病未好新病又来:胃痛,心慌,血色素总在四、五十克。

97年5月的一天早晨,我到河边散步,看见有些人在河边安详地打坐,旁边挂着《法轮大法简介》。我认真地一口气看了下去,心里很舒服,就急不可待地说:“我也炼这个功。”有位认识我的人问我:“你舍得放下以前花了不少钱学的其它功吗?”我说:“有这么好的大法,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就这样,我参加了修炼。并请回了大法的全套经书。当我连续不断地把书看完了之后,豁然开朗了起来:我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过去所遭的罪都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我深深的记住:要放下治病的心,放下求心。老师在《学法》经文中说:“要无所求而自得。”

随着不断地学法炼功,我身上的病症竟悄悄地不见了,我真正体会到了无病的滋味,感到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98年元旦广州功友来连南弘法,鼓励我们要多学法,不能双盘的要突破这一关。以前我总是埋怨自己的腿太粗太胖,通过反复学法我明白了那是向外去求,是自己怕苦怕痛,心性没得到提高。晚上回家我用皮带、绳子抒腿捆起来炼,痛得眼泪直流,我下定决心听老师的话:“劳其筋骨,苦其心志”(《转法轮》第129页)。

98年5月下旬的一天早上,起床后突然感到天旋地转,接着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等明白过来的时候,一看自己左手肿起来很高,感到大腿膝盖很痛。我赶快爬了起来,心里说:“我要赶着出去炼功!”赶到炼功场还没有迟到,而手居然也不肿了。那天我双盘坐了半个小时。一连几天早上起床都感到天旋地转,但我抱定一个信念:“我要起床去炼功!”而每过一天我双盘的时间就长一点,这一关就这样过去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出现了全身发冷发热,疼痛无力。家里人都劝说要我上医院,但我心里很清楚:这是消业。不久身体又好了。我又过了第二个病业关。紧接着又出现了拉肚子,真是暴风骤雨一般的直泻而下。但排了几天,不仅没事,反而感到全身轻松了。不入又接连咳嗽了几个月,但是,这些都没有影响到我学法炼功。到现在我也记不清到底过了多少次病业关,但我始终坚信大法。李老师在《病业》经文中说到:“关于新学员在一开始学功时,和身体已经调理过的老学员,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像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地讲。”

去年7月,儿子因为受到报刊对大法诬陷的影响,阻止我炼功。我说:“我学的是李老师的宇宙大法,是正法大道,我一定要去炼功!。”这件事情过后我沉思着,反复读着《精進要旨》第82页:“大法是宇宙的”“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是在考验大法弟子心性吗?什么是修?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我豁然开朗,明白了要为自己而修,要为别人而活着,不能只顾自己。也要考虑到别人的感受。我怀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对儿子说:“大法我要学,功我要炼。如果你怕我学大法影响了你们,那我就回到自己的住所好了。”就这样大约过了两个月,儿子,媳妇带着子女一齐来到了我的住所,叫我回去一起住。现在全家都支持我了。

通过学法炼功,我身心有了很大的变化。彻底摔掉了药煲,与药物绝缘了。过去脸青唇白的我,如今好像换了一个人。曾经有人问我说:“你用了什么口红?”我说:“我没有用口红,这是法轮大法的威力!”同时心灵也不断得到了净化,我曾经拾金不昧,在利益面前不计较得失。今后,我要坚修大法,放下一切有为之心,跟老师回家!

(连州XX)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