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过亲情关中提高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五日】我是北京石景山金顶街炼功点的学员。一天我和妻子带着孩子去北海看灯展,招手打个出租车,等车停下来一看,这司机认识,以前他俩谈过对象。在车上一聊,知道这个司机同他的妻子过不到一块去,闹离婚两年多了。我妻子回来后对我说:“我想给他们做件好事,叫这个司机和人家要好好过,因为我的话他准听。你可别吃醋!”我对她说:“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放下的东西,我没事。但是你俩在一起要是让他妻子看见可就不好办了,说不清,你可别破坏人家的家庭。”

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三日,妻子又对我说:“明天是周日,要带孩子去五十六中参加考试。要是能考上,以后每周日都要去。这是市里办的一个数学班。可是只知道学校在动物园那边,没去过,想让那个司机开车去,你看行吗?”我说:“这有什么不行的呀!”然后,她就去打电话给他,商量去了。第二天我对她们三个去五十六中,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是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件事老在心里放不下,越想越乱。后来脑子都感到大了,真是掉在情中出不来了。于是,我就学大法。“真修”这篇经文反复背了好几遍,认识到还是这颗常人之心没有放下来,必须要去掉它。现在不就是师父在系统的安排去我们这些常人之心吗?可是我却死死的抓住“情”这个魔性的东西不放,这还象是个修炼的人吗?师父为度我们遭了那么多罪,弟子还有什么不能放的呢?于是,心里平静了一些。

又是一天,我下班回到家,妻子对我讲:“孩子考上了,下周日那个司机正好有时间,要送孩子去,就让他送一回吧,我就不去了。”可是到这天,她三个又一起去了。回来还对我说:“你放心,我决不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来,我这是帮你提高心性哪!”当时我的心情还是有些不好受。我就想,也许是我这个人太封建了,对爱情必须是绝对的专一看的太重了,所以要完全去掉这颗心,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也得经过一番痛苦磨炼呀。我知道,要用炼功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心里想,将来修成佛,要同宇宙同龄,那该多好呀,不就那回事嘛!他们这不正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嘛!不正是在帮我去掉那颗常人之心嘛!不就是在帮我提高层次吗!我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修炼环境呀!我还不该从心里好好谢谢人家嘛!这样想了,这颗心总算又平静下来了。

可是,这天晚上我妻子就是不让我出去炼功,把门一挡说别想出这个院。我心想,不让出去,我就在家读书学法。过一会儿,她对我说:“我知道,这些天你不高兴。你不是说把这些事看淡了吗?看来你根本就没放下。”我说:“这颗心对我来说是很难放的,可是我现在好多了,不象前些天那么执著了。”听完我的话,她笑了,说:“你不听可不行,我做事不能瞒着你。”然后她就把他们几次见面时说些什么就说起来了。讲到最后,她说:“我俩也就是说说话,什么都说,没有不能说的事。现在的关系比你差点儿,比一般的朋友又近点儿。”听完她这一席话,我一夜没睡,已经平静了的心又翻上来了。我有些想不通,修炼为什么这么难?这一夜我想了许多许多。

本来我在别处有自己的楼房,装修的也不错。可是我妻子带着孩子在娘家,一住就是好几年,而这几年她回我们这个家的时间加起来也没超过八个小时,好象她心里从来就没想到过自己还有这个家,哪有点过日子的样子?我学了大法以后把这些事看淡了,没有为此向她提出来过。她妈身体不好老有病,她也没工作,正好能照看她妈。可她们家人多,一到双休日全来,什么吃的喝的,加上给她妈看病拿药,花费很大,每月我拿回来的工资一分剩不下。作为一个炼功人什么家不家的,钱不钱的,这都是常人所追求的那点事,我把这些也看淡了,每月近两千元交给她就不管了,钱的事从来没和她计较过。可是这次我可想不通了。第二天下班回到自己的家拿起《转法轮》,看着老师的像,觉的自己很委屈,就象一个受到别人欺负而心里很委屈的孩子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家长一样,泪水一下就流出来了,一边哭一边说:“师父,这一关我能过去,我能行。”哭过后心里平静多了。

想起师父的话:“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这不正是说我吗?这个情要是不断,就不算是一个修炼的人。心里想:就眼前这点事,算的了什么呀?为什么这个情就是去不干净哪?一个修炼的人为什么还要抓住这些脏东西不放哪?而且人家也没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呀?这一关为什么就过不去啊?关键还是自己不想把这颗常人之心放下。这种状态,怎么提高呀?这一关过不去不就掉下来了吗?不就白修了吗?这点事都放不下,那么难再加大点,关再大一点,不就更不悟了吗?假如他们真的好在一块分不开了怎么办?假如我妻子为这事向我提出离婚怎么办?你是要修炼上去哪?还是要这个情做一个常人啊?如果说连情这一关都过不去,那么,生与死的考验,就更过不去了,也就白修了。想通这些,我就下定决心把“情”这个东西一定要去掉。今后无论他们是保持现状还是向下发展,我的态度就是:“她是她,我是我;她是一个常人,而我是一个修炼的人。”

我这颗心放下来后,仅过了一天,没想到妻子对我说:“那司机与他妻子和好了。孩子也打了月票,以后就让孩子自己去五十六中学习。那个司机我也不理他了,我说到做到。我是一个常人,你能没有我,我可不能没有你呀!”

原来如此!从此,我体悟到了一点大法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