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六日】 我是XXX,主要目的是想对刚入法轮大法之门的人以及在宗教中认真思考的人,谈一谈个人的一点经历和体会。

我现正在某州立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和大多数在中国接受教育的人一样,以前也是一个无神论者。从古典小说,尤其是"西游记"中了解到一些有关佛道神方面的事情,觉得都是神话传说,是迷信。在大陆上大学时,也经常去名寺游玩,对寺内的各种佛像以及其他塑像从来没有仔细琢磨琢磨。和同伴们一起,哈哈一乐便抛之脑后。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不是个坏人,也不是个很好的人。看着周围的人怎么活着,自己也怎么去活。别人去奋斗,去挣钱,自己也去奋斗,去挣钱。就这样不知不觉地长大,不知不觉地成家,有了孩子。直到1992年下半年,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再加上长期在学校念书,脑袋开始经常发疼难受。

怎么办?就想到了气功。当时一个很好的朋友练气功有一段时间,还有些特异功能存在。为了治病,我于是找到了那位朋友,从此开始进入气功之门。慢慢地身体确实好起来了,但最主要的是,从自己身体的感受中,以及有关古代修炼的书中,我开始了解到了一些教科书中根本没有讲过,即便提起也是一概以迷信两字概括的事和物。

看来,修佛修道确有其事,佛道神并非凭空臆想。唯物主义,无神论的世界观开始动摇。对修炼,对宗教方面的书,尤其是佛教中禅宗方面的经书,越来越感兴趣。每晚临睡前的打坐(坐在椅子上而非盘坐)成了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后来来美国求学时,身体已没有太多的麻烦,顺顺当当的学习搞科研。

来到美国,首先接触到的是教堂里热心友好,关怀备至的华人基督徒。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度里,遇到这么好的人,内心倍感温暖。由于在思想中早已有了佛道神的基础,对上帝之说并不陌生。后来和许多中国学生一起去参加了一个华人布道聚会。会上的布道家热情洋溢,谈论人生,谈论神的事情。会后布道家问下面的听众是否同意他的观点,同意的请举手。我当然同意,就把手举了起来。后来才知道,举手的意思就是表明要加入教堂,心中有些想法,但碍于情面,再加上对神的事情也确实很感兴趣,所以也就受了洗礼,作了见证,进了教堂之门。

96年下半年,从电脑上开始接触到法轮功。当时一看到法轮功,就觉得好。李老师去休斯顿讲法的消息我也从电脑上获悉,那时就想去,但后来还是没有去成。本地的一对夫妇去了,回来后,在自己家里开始向外面宣传大法。跟我一块儿进州大的几位要好朋友和我们全家,再加上从附近某大学来的另外一些人,成了那对夫妇家弘法会的第一批听众。

有趣的是,到目前为止,这第一批听众,几乎一个不落,差不多全在认认真真的学法炼功。而在这期间,我个人却在外面兜了一个很大的圈子,还自认为比别人更加明白似的。宗教,尤其是佛教中禅宗的影响,使我迟迟跨不进法轮大法这扇门。禅宗讲"法无定法",没什么法可讲,而李老师却给人讲了那么多的法。我听起来有点刺耳,听不进去。

到了98年3月,李老师在纽约讲法答疑,本地的人要开车去参加,我也跟着去了。李老师讲到了末法时期宗教的各种问题,却仍然没有打动我的心。法会后,大家聚在一起讨论交谈,我却独自一人躲在一个角落里。晚上,我对妻子说,以后再也不参加这样的法会了。我的心真是硬到了极处。

驾车回家的路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听着听着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带,我的大脑中竟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我要好好开始学法轮大法了。到现在我也想不起来当时怎么会一下子有这么一个奇妙的想法。

回到本地,我就告诉了大家我的想法,大家为我鼓掌。我这才真正踏入法轮大法之门。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不肯进来,最主要的原因是觉得如果按照自己以往在宗教中认识到的修炼方法去修大概也能修成。其实,时代不同了,现代人已经很难确切地知道以前的修炼方法到底如何。

想当初我人还在教堂时,每当周末去礼拜的时候,心态还比较平稳。但一旦混入社会,就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能真正符合耶稣基督对信徒的要求。我那时也有时去参加一些寺庙的法会,总觉得法师讲的都是个人的理解,对佛经的真正内涵很难弄清楚。看那些宗教以及古代修炼的书,似懂非懂,要应用到日常点点滴滴的工作生活中,更是难上加难。而法轮大法却完完全全是针对现代人的思想境界所讲。李老师用最通俗的语言将最玄妙的修炼方法透露于大众。一个人只要真心想修炼,那么法轮大法时时刻刻都会起到指导作用。

我个人真正脚踏实地地炼法轮功至今差不多有一年。在这一年中,我的身心发生的深刻变化无法和以往在宗教圈子里的情形相比。我活得越来越明白,越来越踏实。许许多多埋藏很深的都已经习以为常的肮脏思想在修炼大法的过程中,慢慢地去掉。心灵和身体一天一天地净化。曾好几次在睡眠中感受到大法的巨大威力而惊醒。我终于深深地体悟到了李老师所说的那句话:"我要度不了你,谁也度不了你"。千真万确!



后记:

上述文章写于半年多以前。现我已完成博士学业,正继续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目前国内正大批判法轮功,视法轮功如洪水猛兽。刚开始揭发批判时,我也曾有所迷茫,因为从铺天盖地的声讨揭发中,出现了许多以前不知之事。然而,随着批判的越来越深入,我的心却越来越明朗。我开始明白了"大批判"背后的苦衷。我修炼法轮功的心,也正是因为这不寻常的大批特批而越发坚定了。为什么? 留给网上真正有智慧的朋友去思索答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