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使我喜获新生

更新: 2003年09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1999年8月2日】我是某市某小学英语教师,1996年起开始在大法中修炼,明白了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深奥法理,才真正懂得了人为什么活着。从此,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大法的神奇威力在我身上也得到了真实的体现。

 从前,我曾患过多种慢性病。由于病魔缠身,使原本充满青春活力的我,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每天在痛苦中煎熬。我从十三、四岁时起,就经常头痛,并且越来越重,读初、高中期间曾两度休学。十七岁时又得类风湿,每天上课后背疼得坐不直,冬天穿多少衣服都冷。记得上高一时别人在教室都不穿大衣,只穿一个小棉袄都不冷。而我穿着棉背心、小棉袄、羽绒服、棉大衣,一共四层还不觉得暖和。椅子上放着厚厚的坐垫还觉得凉得透骨。脚上穿着厚厚的棉鞋,里面套上毛袜子,垫上厚厚的毡垫还觉着冻脚。由于吃了大量的抗风湿类的药物,这类药物是很刺激胃的,所以药物的副作用使我患上了严重的胃病,常常胃痛。疾病使我耽误了学业,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只好自费上了一所普通的师范类专科学校。这一结果使我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所以疾病也是有增无减。

 结婚后,又雪上加霜又先后患上了胆囊炎、心肌炎和妇科疾病。我跑遍了市内外的大小医院,曾就诊于北京301医院,黑龙江省医院,哈医大二院,齐齐哈尔铁路医院,齐齐哈尔203医院,以及一些个体诊所,也曾练过两种气功,求助于巫医神汉,用过各种偏方,都没有明显疗效。每天头痛头晕,混浆浆的,不清亮。胃病使我这个不敢吃那个不敢吃,凉了一点不行,硬了一点不行,太饱一点就胀,稍饿一点就疼。甚至生一点气都胃疼。胆囊炎说犯就犯。风湿症使我全身的骨头都疼,就象受刑一样,到了春秋两季,那种又酸又疼的滋味就别提多难受了。特别是心肌炎,由于我当时按感冒治误诊了,所以没得到及时治疗,发展成心肌炎综合症。没有什么特效药,就是维持。我当时的症状是心悸、胸闷、胸疼、后背疼、浑身无力,精神状态极差。当时我家住在六楼,每天上楼都成了我的一道难关,中间得休息两次,到家后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心就象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一样。就这样,年轻的生命在痛苦中挣扎着,不知何时是一个尽头。我曾想到过死,以次来求得彻底的解脱,但扔不下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所以只能在痛苦和无奈中煎熬。

 修炼后,法轮大法彻底地把我从苦海中解救出来。记得我看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象,只几天的时间,我的一些疾病就有所反应,看完两遍录象,我就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我出门就想跑,想跳起来够树上的树叶。心情舒畅得象打开两扇门,身体轻松得象要飞起来。这种感觉好象我从来都没有体会过。回想起我喝过的可以用缸来装的汤药,头上扎得象刺猬一样的银针,打点滴打的发瘪的血管……我是多么高兴啊!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是真正的科学!超常的科学!

 目前我已经修炼三年多了,病的感觉早已完全消失了,偶尔有时出现象发烧感冒的感觉也不当回事,很快就过去了。修炼三年来,我一片药也没吃过,为国家节省的医药费近万元。而且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工作尽头足。我除正常的满负荷教学工作量以外,还兼任学校的宣传工作。每项工作我都完成的很好,达到了领导的满意。其实象我这种情况在我们炼功点简直太多了,在广大修炼者中间又何止是千千万!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