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大法弟子狱中遭遇记实(附“刑具”图形)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日】8月30日大连市部分弟子在外炼功,被拘留在大连市南关岭姚家看守所。 弟子们受尽了磨难, 吃尽了苦头,遭到了非人的待遇。他们的行为和经历令天地为之动容,他们无愧为大法弟子。

开始被关在里面的时候里面有50多人,放出一批后里面还有30多人。 其中有一天,他们在走廊上背论语,都被铐在走廊(走廊有200多米长)的窗栏上,一个窗户上几个人。他们大声的背, 那里的管教让里面的犯人(妓女)打,只听到打人的声音不绝,但是背论语的声音始终回响在监狱的走廊上,直到背完。有一名弟子背论语,里面的管教不允许她背,就命人打来胶带纸封上她的嘴,封上一道后还可以背,又命令再封一道,还可以背,又命令再封一道,直到这个弟子背不出声来了,管教心满意足的走了。

这里面有一名小弟子,在某学校读书。这次因在外炼功被抓,现被释放, 但已被学校开除,被父母带回家去了。

以下是一些弟子受虐待的具体情况:

张晓红, 女,于1999年8月30日在外炼功被抓,以"利用封建迷信扰乱社会治安" 为由被判拘留15天。在看守所内,9月9日因白天请求炼功(未被批准), 下工(指监狱里犯人要干的工作)后(晚9点下工)就被铐起来了。与另一犯人两个人背靠着背,两个手铐交叉在一起,从当晚9点左右直到第二天晚8点左右,在车间的木板上坐着,约整整24个小时,期间一切行动不能自理, 不允许睡觉,不允许上厕所,不能吃饭。9月10日晚8点左右解开后,又 把每个人单独背着手铐上,让躺在床上。只能半侧身躺着, 又不能睡着, 一睡着手铐就会越来越紧,直到肉里。这样铐着直至9月14日约120个小时。 在此期间是由同室其它犯人喂着吃东西(窝窝头、咸黄瓜)定量分配, 上厕所也必须有别人帮助才可以。9月14日上午9点左右改为在前面铐着, 这样勉强好一点,直至15日被释放。

孙兰芳,女,在9月4日上午10点左右,因在囚室内炼功被戴上一种叫"地牢" 的刑具 。(据说是杀人犯或死刑犯才戴的刑具,图二)直到7日下午1左右,共约 99个小时。

沙玉松,女,于9月4日中午11点左右,因在囚室内炼功被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 从11点左右直到第二天早8点。后因上工被改铐在另一囚室的窗栏上,直到下午4点左右。

看守所的所长见其很坚定,就对同室的其它犯人(妓女)施加压力,如果哪一个囚室里有戴手铐的(炼功即戴手铐),就不允许此室的所有犯人的亲属来探监,并扬言要加期处理。同室的犯人都哭着求她不要再炼了,并代其向所长保证不炼了才拿下手铐。9月9日后与张晓红遭遇相同(两人背靠着背铐着),直到11日下午2:00左右被释放。

尹兴琴,女,于1999年8月30日被抓,9月8日晚11点左右被戴上手铐,铐在走廊窗户上。站到第二天晚8点左右,站了整整21个小时。9月9日晚改为两人背靠背铐在一起到9月10日晚8点左右被分开。又改为单独背着手铐着到14日早9点。解开后被要求上工干活,晚9点下工后再接着被铐上,早上再被要求上工。直至15日中午被释放。手上带有明显伤痕。

杨秀娟,女,于1999年8月30日被抓,9月4日上午10点左右因说要炼功(但还没炼) 就被铐在囚室内的窗户上站着,到5日下午4点左右约30小时。9月8日晚11点多, 说要炼功被戴上刑具"地牢" (图一),在走廊的地砖上坐到9月9日晚8点。 在这期间因来了例假,但还一直坐在地上,裤子上透出了一大片,警察看见后仍不让其更换衣服,并强迫她戴着刑具从一室走到九室,走慢一点也不行。 脚上立即被磨穿了一个窟窿(因刑具已太久没有使用已生锈了,并且脚上的圆是固定在铁架上的,如果不能把脚放平就很磨)。10日晚8点左右被换上手铐直到被释放。此弟子6天没吃饭。

门吉庭,女,全家修炼法轮大法,女儿7月22日与他同机去北京后,至今末回。22日以来,民警平均每日去家里一次,多次电话逼问,追查其女儿的下落。有时晚11点多还往家里打电话。并安排了街道人员24小时监视其家人的行动,还有交接班。在逼问过程中态度恶劣,行为粗暴。

8月30日其儿子炼功被抓,管辖的高家村派出所警长刘鹤鹏来到家中,把家里放在桌子下面的炼功用的坐垫约二、三十个,全部到离家不远的路边用火烧毁。

(下面就是被称作“地牢”的刑具)

另附:大连公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图片见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