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被关押52名学员的联名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22日】 我们是52名被关在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的法轮大法弟子。12月6日上午,房山城关办事处指令负责居民片的警察把52名法轮大法弟子从家中、工作单位、拘留所,以填表、办学习班等等谎言,把我们骗到房山城关派出所,装上大客车,押送到周口店精神病医院拘禁起来,现已达43天之久。

精神病医院的院长向我们透露:是唯恐我们在澳门回归之时去京上访,才把我们关进来,只是一个“唯恐”就采取如此行动把人关起来,这是不是在执法违法、践踏人权。

在举国同庆澳门回归的日子里,我们却失去了一个公民应有的自由,不能在我们热爱的这块国土上与家人同庆。我们有家难奔,有国难投。警察们透露怕丢官、罢职、下岗,不得不如此对待我们,院长“开导”我们“胳膊拗不过大腿”,还暗示我们“这是医院,绝食也死不了人,到一定程度给你们吃片药,让你们昏睡一天,我们给输葡萄糖,怎么也不让你们死。”

在精神病医院里,我们吃了两天饱饭,有人给录了像,从此后饭菜突然变了,早晨一碗粥,一个馒头吃咸菜;中午一个馒头,多半碗饭,半勺熬白菜;晚上一个馒头,一碗粥,有时有点菜,有时就是一碗疙瘩汤,饭量稍大一点就熬不到晚上,有的功友饿得心里发慌、哆嗦,一个护士透露:“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是上边的意思”,显然是公安部门有过安排,让我们吃饭不能好、不能饱;护士都曾说过让我们洗澡,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让我们洗过澡,实在熬不过了,少部分功友把供饮用的水擦擦身上,大部分一直到现在都是互相抓挠着发痒的全身,有个64岁的老功友起了一身的疙瘩,连觉都睡不好。

关押我们的有关单位,都对外封锁消息,家属们心急火燎的到处寻找失踪的亲人,有去黄山店戒毒所的,有去周各庄精神病医院的,尤为凄惨的是何桂珍那受重伤住医院的丈夫没亲人护理,苏凤霞那90高龄的婆母没人侍奉,丈夫腿残,女儿年幼正上学,一个重要的家庭主妇被骗到精神病院关起来,整个家庭面临着破落的威胁。徐淑芬那大脑萎缩的老伴去大街上哭着喊着找老伴,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当有的家属听警察透露了亲人的下落,也就在同时就受到了恫吓威胁,于是家属们气急败坏地找我们施加压力,杨淑芳的丈夫来闹离婚,杨学华的妻子来大骂,母亲拉着儿子哭着说:“你再炼法轮功我就绝食!”我们在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种种摧残,功友刘树新的家属不知是费了多少周折开通了路子,来到这里谎称探视,当刘树新刚一走出门口,几个家人就把她架上汽车,到家后就是一顿毒打,鼻青脸肿,眼都封上不能看了。苏秀荣、刘胜智夫妻都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里,大女儿只好辞去了工作,回家照看两个上学的弟弟妹妹。其家里被停电一个多月了,她们只能点油灯学习功课。苏凤霞担任小队一个企业的会计,由于突然不能上班,影响了年终结账,使全队企业都受到了影响。生产队还趁此机会登门索要一仟元的伙食费,说是交给精神病院,警察们说去一趟北京罚款两仟元,村里说要一仟元的风险金。

我们失去了自由,受着精神上摧残,经济上的盘剥,家属们的施压,但我们仍然牢记着师父所讲的:“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在精神病医院里,我们尊重院方的每一个工作人员,从不提任何要求,不发一句牢骚,一日三次打扫卫生,不吵不乱,为医院扫雪,给医院做了96个床单,74个被罩,10个约束带,18个腹腔手术用的带尾巴的纱布,两套手术台上的绑带,若干个枕头,医院里从上到下都在称赞我们:不闹别扭,互相谦让,说我们已经都过上共产主义啦,在人前背后他们都曾说过,“你们是好人,不是一般的人。”

我们想问问房山区城关办事处、公安局、派出所,到底要把我们关多久,希望对我们所承受的一切从法律上做一个交待。

52名学员签名(略)
2000年1月17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