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5”至今的一点体会和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6日】 4.25的时候因为自己修炼的层次低,所以接收不到护法的信息。7.22时,一听到消息马上就坐不住了。知道常人在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作为大法弟子,我只是觉得有责任要求澄清真相。一开始是想写一横幅,上书“澄清事实真相,还法轮大法清白”,打着上街一直走到市政府。可是又一想,这算游行,要经过有关部门批准,所以就改变了主意,马上写了上访信,当天下午就送到了当地市政府,然后正常在外面炼功。到7月26日公安局派人直接到炼功点干预了,说公安部已下了通知,不得聚众炼功,任何单位不得提供任何公共场所。再发现有人在外面炼功就拉去公安局拘留所了,接下来就只剩下我一人在外面炼功了。8月17日公安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把我拘留了15天。在拘留所里我当时表现很差,一开始还偷偷炼功,被看守发现责骂并监视后就不敢炼了。尤其是担心惹恼他们15天后出不去。可心里还为自己找了个理由:既然在这里就遵守这里的规定吧。恐惧心明显的暴露出来了。出拘留所后不敢去外面炼功了,怕再抓进去就不止15天了,在家里偷偷摸摸地炼。怕心使大法在自己这里没有了公正的位置。

接下来常听学员讲,有很多弟子不断去北京上访,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讲,自己的心却无动于衷。觉得自己上访过了,也拘留过了,应该过关了吧?为私为我的心暴露出来了,一点爱惜大法的心都没有,任由常人去辱骂,自己毫无任何行动。回过头来看,当时之所以还敢去上访,是因为还不知道是否会真的被抓,还没预料到将有严峻的形势,怕心被那种不顾后果的正义感所压制。随着大法磨难的开始,怕心暴露出来了,为私为我的心暴露出来了,却又自己人为地掩盖着,不愿去碰,更不愿去想,带着这毫无慈悲众生的肮脏的自私心理却在企盼着圆满的一天快点到来。就这样不知悟地不向内修,拖着,僵持着。越是僵持,恩师为了暴露我们的魔性,去掉弟子的这些心,环境就越不好。10月27日大法被定为邪教。到此,我才真的坐不住了,同时对常人产生了一点怜悯之心:为了去掉我们的执著和业力,他们造下了越来越大的业。记得师父讲过:“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在加拿大法会上讲法》)。是啊,正因为象我这样拖着不想去各种不应有的执著心的弟子,才使他们造了更大的业,而大法和恩师为我们承受了更多...

有的学员说,我们要符合常人状态啊!是啊,我们可以有家庭,有工作,有钱...,可是我们却不能有常人心啊!在压力面前不敢说真话,怕失去工作,怕丢掉官职,怕家庭关系受影响,怕亲友受牵连...。这一系列的怕不正是常人那狭隘自私的以我为基点的对情的执著和恐惧心的滋生吗?再看看我们周围的常人社会,即便是人命关天的桥梁,路基,坝基也不能幸免地被人们的私欲所侵蚀,粗制乱造,假冒伪劣更比比皆是,不顾他人的乱砍乱伐,破坏生态,水灾旱灾,种种天灾人祸,种种假丑恶禁而不止,每个人不都在承受着吗?究其原因,不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随波逐流吗?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真正为社会负责,慈悲众生,就不能去符合这个状态,牺牲(放下)自我,以一颗善心去告诉人们真理。即使在不被理解,被骂,被抓,被打时仍能不屈不挠地以一颗无怨无恨的修炼人之心忍受自己所遇到的一切磨难,这才是真正的大忍之心。我想如果我们真正坚信着大法,从内心感受着大法,我们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而我们所承受的也只是自己应该而且能够承受的而已。

再从另一方面看,大法为宇宙众生开创了不同的生存环境,其中包括人类。现在人类连给为其开创生存空间的大法都不要了,就象一个长在树上的烂苹果,它要离开大树,它已不能也不配生存了,可现在还让它存在,是因为还有很多弟子还需要这恶劣的环境去我们身上黑色业力与执著,排下来,变得纯净才能离开它。可是如果我们怕消业,怕痛苦,反过来还要维护它,让执著和黑色的业力与其挂在一起,那么重,你还怎么升华啊?难道最后你又被它侵蚀,随它而去吗?

回想起前一段真是很惭愧,在拘留所里不敢炼功,出来后不敢在外面炼功,什么“符合常人状态”啊,什么“静修”啊,什么“忍”啊!断章取义地掩盖着自己那一颗颗自私丑陋的难以放下的心。却有为地想修成一潭死水,怎么可能呢?!现在经过几次的磨难,升华,努力地放下自我,逐渐感受到了清净美好的状态。

是啊,“真善忍”这宇宙法理不能堂堂正正在人间有其正确位置,而假丑恶却横行霸道,为什么?是因为我们自己做的不好,如果每位大法弟子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按照师父所留下的修炼形式: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召开法会,以各种形式维护法,无论遇到任何磨难均不改变,那我想周围的环境一定会发生巨变。

不经过烈火的锤炼又怎么能变成真金?不挺出肮脏的污泥又怎么能显出莲花的圣洁?同修啊,“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让我们以恩师这句话共勉,尽快利用这个宝贵的环境精進吧!

( 大陆弟子 千僖年元月6日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