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心得点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月8日】一、心病与吃药

真正修炼的人是没有病的。有时身体难受或者不舒服,是因为在消业,或者在长功,或者是因为自己悟在某一个层次太久而没有得到提高,等等原因。如果从中能够悟到,自然吃不吃药的问题也就变得简单了。

其实,在平时遇到更多的是如何以正念来对待心病。每当过心性关的时候,当一件事情真正触及到自己心灵的时候,如果心在难受,心里不舒服,这就表明有心病已经体现出来了,这时应该如何去面对它呢?假如说,此时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找个让自己舒心的借口搪塞了过去,那么这种表现是不是也是一种吃药呢?

真正能够治心病的药只有法。俗话说,良药苦口,但药到病除。

晓青 2000年1月7日



二、随闻随想

1。大家还在害怕。我们明知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我们修炼的必修课,可是还在犹豫,我们还在考虑自己会被常人如何如何。12月以来,大家更清楚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的重要,许多弟子认为这是更广义的护法行为,但是一到关键时刻,还是有许多人走回去了。我认为是考虑一下我们还能不能成为修炼人的时候了。

或许现在正好是刚刚全国性恢复集体学法,大家仿佛又回到了刚刚成立学法小组的状态了--用大量时间去讨论,而不再用师父对我们学法的要求来衡量自己,被人的感情支配了。有的时候半个月,一个月过去了结果还停留在交流上。一学到法书中师父对我们学法的要求,就用人的东西去掩盖。

2。有那么多的弟子仍在讨论该不该来北京,至少我所接触的来京弟子,他们来京之后,有的直接上访,有的短暂停留。他们的提高是走不出来的弟子永远无法想象的。

有弟子在家时不敢做这,不敢做那。来北京做短暂停留后,很快认识到恢复集体学法的重要性。这位弟子来北京之前在家都无法修炼了,家人服过安眠药。到北京后,真正在法上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试图完全用常人的善解决一切。回家后,不但自己能够修炼了,还能帮助别人修炼。

一弟子来京后说:"我干脆上访算了,反正在家也没法修了。"后来悟到应先从家庭的环境中修出来,于是就先回家了。结果回家后被送往精神病院。出院后更能勇猛精進,帮助大家组建学法小组。

3。来自日本的录音带,真的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包括我自己在内,对我们每个人接触这盘带子的修炼人都是个考验。有的弟子一听说是小范围的解法,就立刻表示不想听,也不该听。我所接触的大陆弟子没有一个人传这盘带子。 据我所知这盘带子没有传。

大陆学员 2000年1月4日



三、驱除自己心中的魔性

我个人认为人内心中善与恶之间的斗争在更高层次来说就是佛与魔的斗争。在上一个佛法弘扬的时期,那宇宙间最邪恶的魔虽然被打败,变得微弱,但同样不会甘心自己的失败,想用另一种方式来破坏宇宙间的生命,主佛是慈悲于宇宙的一切众生的,叫众生明白生命真正的含义,但众生也必须为自己生生世世所做过的事,所造下的业而偿还。

师尊已用自己的威德替众生消了大部份的业力,而这些业力都是由师尊来承受。所要求弟子的最重要是坚定自己的信念,以“真善忍”为做事的标准。如寒松功友所说“老师为了让每个弟子在磨难中尽快提高,就允许了千万的魔对大法的破坏,但这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利用它让大法弟子看出自己的魔性并去除,走出人的状态,而当大法弟子真正从“人”的状态走出的时候,与人决裂用本性去正法时,那么魔就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这个魔同修炼人自己的业力有直接关系),这时老师和各层护法神就可以将其销毁,而如果在弟子没走出这决定性的一步时,老师就可能继续苦苦的等待下去……。”

佚名 1月5日



四、对“敌人”一词的认识

最近网上一些文章出现“敌人”一词,我想谈谈个人的认识。

在老师公开出版的文字中,我只在1999年7月22日发表的<<我的一点声明>>一文中见到老师用了“敌人”一词。在这篇短文中,老师说:“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我个人理解到师父是在告诉我们,不管别人对我们怎样,我们心中都没有敌人,就是我们心中没有“敌人”的概念。当心中连“敌人”的概念都没有的时候,心目中是没有任何敌人的。

在对现在中国大陆局势的认识上,有些学员、弟子讲:我们要爱我们的敌人。这句话实际上来自基督教。基督教讲这句话的时候,实际上是心中有了敌人,然后用“爱”(即慈悲)的态度来对待敌人。这是有漏的。法轮大法指导我们在很高的层次中修炼,要求我们思想中没有敌人的概念,心目中没有任何敌人,用“真、善、忍”来对待一切人和事物。

美国华盛顿DC弟子 2000年1月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