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大法弟子孙明毫等人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0月31日】 孙明毫:烟台式青少年宫美术教师。自政府去年开始镇压大法开始,于10.27开始到北京上访证实大法,为大法陈诉冤情。然后,又由被单位非法关押至今年1月14日,再次出来证实大法,被公安带回本地拘留15天。到了今年2月15日,单位还要关押,他开始绝食抗议。到了20日,单位把他强行送进了烟台市心理康复中心(莱阳)6疗室当作精神病患者进行药物摧残。把和他一起上访的另一位女学员孙香淑也关进了2疗室。

在精神病院,他们拒绝服用药物,医院就强行将他们用绷带把四肢捆绑在床上,从鼻子内强行插管灌药,药片从3片增加到5片、7片。当达到7片时,他浑身痛苦的无法形容。此时,不准家属探望。3月10日左右,招远金矿的孙彦胜被送到和他一个疗室。他的单位背着家属,说是办学习班,把他骗入精神病院。单位领导在找不到正当理由情况下,为了达到把他送入精神病院迫害他的目的,居然无耻地拉关系,通过请精神病院的院长和6疗室的主任吃饭商量如何把他送入精神病院,而医院院长宫玉柱和6疗室主任丁元林明知此事的真相,仅仅为了一顿口腹之私欲,居然泯灭良知,把一个好端端的正常人送进精神病院去迫害,使孙彦胜及其家人从此坠入地狱般的苦难深渊中。

孙明毫和孙彦胜两人强烈要求院方放人,声明自己没有病,要求见家属。主任说:要不是你们没有病,早就把你们绑在床上了。23日,孙明毫再次向院方强烈要求出院,声明自己没有病,自己没有错,抗议院方的做法。表达了要用生命证实自己是清白的,然后一头撞在墙上。医院不管他的伤势,把他的四肢用绷带捆在床上,头和肩膀用床单捆上。他随后开始绝食,孙彦胜问主任为什么绑他。主任不答反问他:你是不是也不吃饭,他说:是。然后他们就开始把他也绑在了床上,对他们强行插管、灌食、注射药物。为了向他体内注射药物,都把针头打弯了。第三天,孙明毫昏迷了一天一夜,5天内都被绑在床上。直到家属和单位来人才释放,还要求家属及本人保证不再进京上访。

在医院被摧残的过程中,医生不停地说:只要签字保证不上北京,立刻放人。这说明地方政府和院方在明知大法弟子是正常人的情况下,还在没有人性地采用法西斯式的做法迫害大法弟子,是蓄意的、是极其邪恶的,根本就不是人的行为,他们逃脱不了正义和历史的审判。

孙明毫被送进精神病院时,兴隆街派出所也派人送他进去。而此事是得到烟台少年宫上级主管机关、团市委的批准的。他共被关了28天,孙淑香被关40余天。

其中二疗室关有7个女弟子
三疗室有5个弟子
知道姓名的有:孙玉华、季燕、翟绪芬、宋辉、王克伦。

其中,孙玉华是烟台原警备区司令员的夫人。自去年政府镇压法轮功以来,因向中央写信反映情况,其丈夫警备区司令员竟被一撤到底,成为普通百姓。孙玉华本人也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受迫害。这种封建式、文革式的、株连九族的做法早已为人所不齿,没想到在文明时代的今天竞又被江泽民搬出来镇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亲朋好友,把上亿的人当敌人打,其结果必然是自决于人民和正义,为善良和正义人事所唾弃,自己把自己摆到了邪恶的位置,让世人唾骂;自己把自己埋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