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进京护法和狱中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1月6日】 一  在天安门广场

当我看到明慧网的“告江泽民书”时,我就想看来是大法弟子们再次掀起进京护法浪潮的时候了,于是我也于“十一”之前赶到了北京。虽然很多学员说我不用再去了,而应该带动那些从未走出来的学员出来。但我想一直以来都是坚定的带动那些不动的,如果没有先期的护法浪潮,坚定地在大法中做中流砥柱,怎么能带动不动的学员呢?于是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在这特殊的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天站出来证实大法,哪怕广场上可能发生任何流血事情。

“十一”清晨六点半到广场时,周围的路上人山人海,广场里面也有很多人。不久见到一些认识的学员,大家都心领神会。到八点刚过,有警察抓了两个大法弟子,然后往警车上送。于是这边就有学员拉出了横幅,警察立即扑了上去。我就跑过去紧紧抓住横幅与警察拉扯,十几个学员奋力抓住横幅不去警车,警察和便衣就没头没脸地打起了学员,很多男学员的头和脸都被打破了,但大家一点也不松手,拼命的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打人了”!这时广场不断的有学员打出横幅,警察手忙脚乱,开始清场驱赶游客。后来我被扯出来后,被一警察在地上拖到几十米远的警车旁,硬拉上了车。但是我打开车窗往下跳,被一警察把车窗关上,我敲玻璃,结果警察对着我当头一拳,我的眼眶上立刻肿了一个大包。后来我还是瞅了个机会跑下车,却看到一名女学员头破血流的躺在地上。我们就扶起她,并且喊:“人民的警察怎么忍心这么对待人民呢!”那学员气息不稳,但还挣扎着喊:“你们不要打人了,我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来唤醒你们的良知啊!”这时游客全部被清场到大花坛外面了,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人,而中间就只有大法弟子和警察了。警察一个个累得呼呼喘气站在周围,中间有很多名被拖到一起的大法弟子,过了好一阵,警察才赶到,警察几个人拖一个学员,强行拽到了车上,自始至终,大概持续了一个钟头。

二 在天安门公安分局

我们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时,里面已有很多学员了,而且持续不断的有学员进来。没多长时间,中间的空地就被站满了,估计有上千的学员。这时有的学员打开了带过来的横幅和T恤衫:“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真善忍”、“法正乾坤”等,黄底红字格外显眼。警察上来抢,学员们紧紧保护,最后警察无可奈何再也不抢了。大家不停地喊:“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每当有学员又被拉过来时,学员们就鼓掌并有节奏地喊:“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声音洪大,楼上的警察纷纷从窗口往下看。这时小本《转法轮》上师父打着大手印的照片也打开了,大家变换着方向让每个学员都能够看到师父的照片。见到师父,百感交集,我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师尊的伟大慈悲无以言表,我为自己能在今天这特殊的日子证实大法而感到无比幸运,为能有这样伟大的师父而感到无比幸运!

大约过了两小时后,由于学员众多就把我们全部押到了外面的大公共汽车上。每辆车至少能装一二百人,也不知道装了几车,然后就开车出发往外转移我们。由于天安门人多车多,车开得很慢,我们看到路上有很多行人,尤其路过天安门街道时,路两旁的游客不知道有多少万人,我们就在车里一遍又一遍拼命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声音直冲云霄。警察拼命地要关窗户,却无能为力,只好说:”歇一歇再喊吧!”学员们一边摇手一边喊,有数以万计的人都听见了,很多人都流露出敬佩的目光。其中一些人挥手微笑,我们感到大法的洪大。

三 在监狱

车到昌平后(有说是七里渠,门牌号码是豆各庄643号)一看便知是新建的监狱,大约能装几千人,往里进时,两边监号的学员纷纷鼓掌示意,我们也合十微笑。没过多长时间我和一些学员被接走,其中一名学员看到了一警号为4305的昌平狱医,就是她在二月份让精神病院里那些光着身子的精神病人给六名大法弟子粗暴灌食,并残忍折磨。想不到今天又把她碰上了,看来这是师父安排我们将其邪恶揭露出来,我们被送到房山看守所后,各地办事处来认人。接人……警察让我们蹲下,我不蹲,警察问我们地址,我不说。(说的带走,不说的编号)警察给我编号我不要,……就是不被邪恶所带动,主动消除魔性。接下来警察开始轮番审问,一直到半夜十二点,这时警察突然开会,然后对不说姓名学员罗列罪名,进行刑事拘留,并要求我们签字画押,我们仍不配合,接下来照相我不照,他们揪住我的头发,摁在墙上照,我就闭眼睛,照片不合格,他们又揪住我的头发照了两次还是不合格,只好罢手。监狱里缺书,我还是设法带了进去给学员看。不曾想学员张艳(化名)看书时被警察发现并搜走,于是我和几个学员要书,一名留着小胡子脸稍黑的警察对我连打带踢,其他几名警察揪着我的头发把我推进了监仓,被抢走书的学员很难过,此时也开始绝食。师父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考验面前见真性”,想到大法书比自己的生命都宝贵,在要书无望的情况下,我一头撞向了墙,鲜血四处迸流,吓得犯人急忙扶我去止血,这时的王管教还踢着我的腿叫我穿鞋(上次就是她在我绝食绝水七天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用电棍电我,逼迫我说姓名地址)。被搜出书的那位学员也拼命向他们要书,结果六,七个警察连踩带拧地把她按在地上,她的头发被拽掉一把,并被带上刑具(两脚被铁链锁着,中间连着一根铁链同时铐着双手)。同时我也被带上了同样的刑具。一天二十四小时由犯人轮番监视。还带着很重的脚镣被提审。看到我身上溅满血迹,监视的犯人都劝我“别硬了,鸡蛋碰不过石头”我说:“怕的是江泽民。我们不是鸡蛋而是金钢钻,必将法正人间。”警察用尽办法想让我说出姓名地址,我始终回答三个字“不想说”。警察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撤消对我们师父的通缉令,还法轮大法清白;释放全国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惩办江泽民为首的少数破坏大法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最后一条他们不敢写,但是不管能不能见到江,其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却不能不说,我们的心声不能不表达。我要求给我开脚镣,否则我不走,他们没法最后用小推车把我推了回去。

为了抗议给我带镣铐,每次见到警察我都要求给我开脚镣,他们就说说出姓名地址就给开,态度强硬,于是当警察开牢门时,我就用手铐砸自己的头,伤口又流出了血,尽管一阵忙乱,但镣铐仍给我带着。犯人们见我遭受如此折磨都很同情,她们知道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所以对我也很好。她们中有的在学了,能背一些<<洪吟>>,经文如”走向圆满”等,有的有时还跟着炼功,有时还谈出对大法的一些理解,问一些问题,我都尽自己的理解与其交流,她们很多人想看大法的书却没有机缘,使我更加感受到一个人能修炼大法是多么幸运。

到了十月五日(绝食绝水第五天),警察要送我去医院灌食,我想不能配合他们,就抓住铁门不放并且撞门,但她们硬是把我拖了出去,重新换手铐并反铐双手,由于我不走,他们就连拖带拽地把我弄到车上。当时同去的还有张艳和38号。到了房山医院,在众多病人和医生的注视下,警察把我们拖进了医院。我就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不要相信电视报纸的谎言,那些都是蒙骗!”尽管警察驱赶病人走开,但是有许多病人围着看。拖到病床上,就把脚和手都铐在床上不能动。由于我不配合,警察就按着我的头,使劲捏着我的两腮,护士用钳子使劲撬开我的牙齿,致使牙龈出血。撬开之后就一直把钳子固定在嘴里不能合上,然后把管子一次次的从鼻子里插。我们痛苦的呕吐声此起彼伏。我听到38号被插了五六次也没插进去,他哭着说:“你们插不进去,干嘛还硬要插嘛,你们怎么忍心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好人呢?”有的警察吼着说来了就得插,有的居然开心地笑着把我们的痛苦当成了乐趣。看守所的韩医生(警号045929)就劝38号喝一口就放他,于是38号就喝了两口,结果还是继续给他插,总共插了9次也不知插进去没有。之后照例把我们拖回车,38号就对韩医生说:“我再也不相信你们了,我听了你的话,你却骗我,你怎么好意思这样?!”韩医生只是干涩地笑着。第二天又是这样,张艳在医院里喊:“还我《转法轮》!”有一白胖的警察(警号045899)就用苍蝇拍杆打她的嘴。看到警察没有一点良心,为了自己的饭碗干着丧尽天良的事情(尤其有几个警察非常恶劣,警号为045919,045626,045899,045901等),只要有病人我就喊:“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将偿还,江泽民制造邪恶,你们就是邪恶的帮凶!大法很快就要正过来了!”警察气急败坏,无知地恶语咒骂。给我插管的有两个护士叫王**、闫**,想到她们无知的在配合警察造业,我就说:“你们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助纣为虐!”,她们也无动于衷。

也许灌食太痛苦了(上回六月底灌食时,我的衣服和头发上到处都是呕吐出来的血、痰等),到了第三天(7号),张艳吃了饭,只有我和38号去灌食。8号,就只有我一个人绝食了。我想死也不能屈服于邪恶,我就用太阳穴撞向墙棱,耳朵边破了,又一阵忙乱。被拖出牢门时,我又用手铐砸头,却没出血。记得上次听一个学员讲,她曾用头撞暖气片十来下,却象撞在棉花堆里一样,我想可能是放下生死却不一定是非得让我们去死吧。警察个个都说我怎么这么硬,赶快说了地址回家吧,我们也不想关你,可这回有了新文件,没有姓名地址不能放。这些我也确实感觉到了,以前他们碰到我这种情况早就受不了放我了。可见江泽民下达了更加恶毒的命令,而警察的所作所为就是江泽民的恶毒的真实的反映。

我所在的南7号监仓。10月1号同来的有5名学员,加上原来的共10名学员。当时有几名不报地址的学员与我一起绝食,除了陆续被认走的,只剩我在绝食了。我想在这里给我山珍海味我也吃不下呀!可每个学员心性不一样,修炼中任何事情都得自愿去做。后来又来了几个学员,有些是第一次走出来的。一个阿姨对我的做法不理解,问我是不是执著圆满。我说我不在乎圆不圆满,也不在乎自己的层次,我不能由着人这么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另一阿姨说做不到我这样,但佩服我。后来那位阿姨也觉得自己不对了,我从医院灌食回来后,她就哭着说:“我现在才出来,太自私了,实在是对不起师父了,如果我早一点出来,你就不用承受这么大了!”我们就鼓励她继续精进。监仓里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感觉恐怕在这里是出不去了,我说如果我不能活着出去,你们一定要把这里的邪恶揭露出去,我一定会坚持下去,除非他们放我。警察一连给我灌了5天食,每次我都对病人喊法轮大法好,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特殊的洪法方式。10月10号,牢门打开,我想又要给我插管了,可警察却让我收拾衣服走(无条件释放)。一屋子的人都惊喜地赶紧让我脱了穿了十天的血衣,七嘴八舌地说着送别的话。我含着眼泪谢谢大家十天来对我的照顾,祝愿她们以后都能做一个好人。

警察把我送到了车站。车上回想这十天的经历,虽然艰难,但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哪怕死了也在所不惜,为了大法献身这是最壮丽、伟大、殊胜的。师父讲“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想一个人已经让警察承受不住了,如果有十个人,一百个人,一千个人……那又是怎样的壮观呢?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讲:“而大法弟子们是去掉一切常人执著,包括对人的生命的执著,从而达到更高层生命境界,所以我们才能从人类历史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中走过来,这也是那些邪恶的败类们想不到的。”“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我想如果每个学员都能放下生死,不被邪恶所带动,不惧怕邪恶的势力,大法不就正过来了吗?每个学员都能发挥一颗大法粒子的作用,尽自己的力量,那不就是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吗?

监仓里每个人都没想到最坚定的人反而先放了。犯人们都说如果大法弟子都非常坚强,这法早就正过来了。现在邪恶的东西正在最表面,所以也最坏,但却是很弱了,江泽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垂死挣扎。他们现在就是不让我们到达北京,留在北京,可我们现在要找的就是江泽民,他是一切邪恶的根源,所以我们就在北京制止邪恶,削减魔性,既要洪法还不能被抓,如果抓了则能走就走,如果被关起来就不报姓名地址,这样就不离开北京。而能放下生死这就更是邪恶所害怕的。他们之所以灌食是因为好多学员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而吃了饭。把自己的承受力加大。有一犯人问我怎么受得了这样的痛苦,我说我们师父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那么可能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而师父给予我们的比我们承受的要多得多。希望那些没走出来的弟子赶紧走出来,否则当修炼结束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抓住这亿万年才有的机缘,这样才无愧于为我们、为宇宙众生承受太多的慈悲伟大的师父,作为一位未来的佛道神才有自己可讲的。师父已经一等再等,监狱里的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让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行动起来,加入到洪法护法的浪潮中去,用我们的实际行动共同迎接法正人间的伟大时刻的到来!

合十

大陆弟子
2000年10月1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