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怀柔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12月18日】我们一行五十人,从天安门派出所被拉到怀柔看守所,因为大家都悟到不应该告诉它们我们的姓名和地址,所以我们每个人都被编了号。

来到牢房一看,大板连个布毛都没有,我们都没有穿太多的衣服,冻得浑身发抖。因为太冷,根本也睡不着,大家集体炼功,几分钟后,管教到了我们的面前,一个叫唐玉文的女管教,一边大声吆喝,一边用穿着皮鞋的脚狠狠地将我们双盘着的脚踢平,用脚挖学员的脚。入夜后,我们再炼功,来了两个男管教,手拿两根电棍冲进来,我们被踹倒后,用电棍往我们头上、身上电,电棍发出吱吱的声音,他们将一位22岁的大法弟子踩倒在地板上,用脚踩着她的身体,两支电棍往其脸部、头部一通地电、嘴里还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看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看你们谁还敢炼功。"就是这样,他们不是觉得不解气,又将该大法弟子拖到地上,连鞋都不让穿,拖到外面,他们让她两脚并齐,头往下,双手往后高举,不得改变姿势,后又将其双手从背后铐上,将铐子挂起来。四十分钟后她回来时,手腕上留下了深深地铐子印。但是这位学员表现得非常好,始终保持对大法的正念。

因为天冷,天亮之前我们又打坐,很快管教就来了,照着我们的脸每人狠狠给了一脚,并将两位30多岁的学员提走,把她们弄到一个厕所里一顿暴打。一位学员的脸被打得肿得老高,衣服上沾满了污秽与粪便。

这天夜里别的号里也有学员炼功,被打、被电,打嘴巴,叫骂和痛苦的呻吟交织在一起。一名叫范杰的队长,只要他值班,发现有人炼功,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不是发出一顿叫骂就是给人一顿毒打。

第二天,开始提审,一位不说姓名的学员被带上铐子,双手平拖80多斤的圆墩近五十分钟,(犯人被提审的圆墩),又将圆墩往被铐住双手的两臂中间硬塞,学员不服从他们,他们就让她两脚并齐弯腰站着,用脚踹着铐子往下踩,或用脚提着铐子往起撩。学员还是不服从他。它们把师父的法像拿出来(法像上师父的眼睛被烟头烧掉了)放在地上,让学员用脚踩师父的法像。学员心想,这是师父的法像,我不能服从它们。它们就用脚踢她,最后学员双膝跪在法像前,双肘拄地把法像保护起来,为此她遭到了无数的拳打脚踢。后来她想:我宁死也不能屈服,要用生命护法,就一头撞到墙上去了,过了一会她醒来被带回牢房,这次折磨持续五个多小时。

有位学员来例假,向女管教说明要求买点卫生用品,一个女管教(警号095819)尖着嗓子大声,“你们不说姓名,XXX管你呀,自己解决!”无奈,我们只好把穿的秋衣脱下来撕开凑合着用。

12月中旬的北京,天狠冷,我们在没有被子的牢房里无法入睡,你抱着我的脚,我抱着你的腿,只好几个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挤靠在一起,半夜被冻醒,在地上走,窗户上冻起了一尺多长的冰溜子,我们向管教要被子,管教说解决不了,一名犯人劳动号,看到我们的情况同情地说:“他们真够可以的”我们就是这一天一天地坚持着,大家互相鼓励,以苦为乐。

我们几天来,没洗过脸,刷过牙,梳过头,连手纸都没有。在号里,我们听到当地学员给我们讲述的情况,说:这里是够邪恶的,以前学员进来,不管是冬天,夏天,每人被脱光衣服,每天被泼50~150盆凉水,管教在外面听着数数,里面泼,有的犯人实在看不下去,就往墙上泼,不管是管教和犯人打学员都是次次见血,有一位60多岁的老学员,胳膊被打伤,流着鲜血,它们用方便面的调料撒在伤口上,用被子盖着,如果不听话就被脱光,让穿着裤衩到风场口上罚站。给学员强行灌食,它们往食物里边加辣椒面和泻药,导致学员回来就不停地上厕所。它们就用这种方法整治学员。

在提审过程中有的警察大骂师父,想骂什么就骂什么,骂得很难听,当我们面对邪恶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确实有好的警察在摆放自己的位置,有一名警察,对师父特别尊重,一口一个你们师父是怎么说的,你们的师父可不让你们这样做的,他对师父的尊重从他的言语表达出来,他从来不打骂大法弟子,也不说脏话,我们希望有更多这样的警察,在正法的过程中认真地摆放自己的位置,不要再做恶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北京学员
2000年12月15日

注:该北京学员12月7日和女儿一起去天安门,她本人绝食7天,因没有报姓名14日被放回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