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狱中修炼时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2月11日】前一段时间,我只因和外地学员联系,就被公安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名对我进行刑事拘留,住进了常人所谓鬼都不愿去的地方--看守所,在那里我度过了一段难忘的修炼时光。

第一天晚上,我刚开始背《洪吟》,心里就产生一种酸楚,原来我想起了我那可爱的5岁的女儿,我在外边经常和她这样背《洪吟》,现在我才意识到我们当时背时,甚至是语音、语气中都包涵着很多常人之情,我发现这一执著后,决定要去掉,果然在第二天晚上再背时,没有这种感觉了,只有一颗纯净的心在学大法,我恍然悟到:我处在一个极好的修炼环境之中。在看守所这个环境中,人世间的各种执著和丑恶到了极点,在各种人犯语言、行为中暴露的毫无隐瞒,这样能使我很快找到自己的执著心,发现自己的心有没有被他们带动,并且在这个环境中执著心去得特别快,因为这里生活枯燥、烦闷,你再执著,也无能为力,想什么也白搭。在大法的指导下很容易使自己思想单纯,由此看来,对我们来说,看守所恰似一个寺庙一样,对去执著心有强制作用。我想古时庙里修炼肯定比这里还苦,他们吃的也没有这里好,那时的“戒律”也比这里的“监规”要严得多。

一周过后,倍觉人生如梦,世间无常,看到同室人犯为这无常的世俗而付出自己的自由,不禁大有感慨。过去我学法时对一个问题老好打破沙锅问到底:为什么人变的不好了就要掉到人类社会?现在我把看守所比喻成常人社会对此问题很有理解,正因为人犯罪才要被关进看守所认罪服法,接受法律制裁才能重见天日;正因为人造业就要到人间吃苦消业,还了债便可回归天国。然而,人犯在这里还为了这里的残羹而去欺负别人、殴打别人,占有别人的利益,结果造成加刑;人在人类社会不知还业,反而造业,最后走向毁灭。看守所的拘禁正如人类社会之迷,人犯在看守所看不到亲朋好友,父母兄弟为自己东奔西走,四处求人,盼望自己早日出来,我们在常人社会--这个迷的空间修炼,看不到另外空间,看不到师父为度我们而操碎了心,而我还死抓住着无常的常人社会的执著而不肯放下。......

又过了几天,一个千里迢迢、一路乞讨、只身步行进京上访的弟子(大学生)和我关进了一个监号。我们在一起的切磋交流的每一步都恰恰在师父的安排之下,有一天晚上,我给他说到假经文的事,第二天他家人就请了一个“老学员”拿着这篇假经文来转化他说“我是冒着生命危险来让你看这个的,老师都说了......快写个保证书出来吧”。又过了几天,我给他说网上资料“有一辅导员什么关都过了,就他亲朋好友给他跪一屋地,他受不了,说‘修炼真难啊!’,回身看见师父法身说‘度人真难啊!’第二天,他老家白发苍苍的爷爷,姑姑来做他的工作,他见面就哭,就这么巧合。尤其是有一天晚上,我们在谈消业时,谈到密勒日巴为求正法而几年拆盖石头房子,一个人搬石头的故事,第二天,我家人拿走了我的衣服,犯人们看到后都说要劳教我们了,于是这20多人发疯似地把我俩围在中间,七嘴八舌地说劳教我们有多苦,“劳教比判刑劳改可要苦多了”、“劳改每天干8个小时,劳教不分点,想让你干多长时间就干多长时间”、“咱们市劳教山让你们搬石头,每天有任务,一般人干完一天活儿,石头坑不高,把你累得需两个人把你抬出来”、“在那里推车是:重车跑,轻车飞,小车不倒自管推”......。听着这些,想着昨晚我们谈的事还有这几天发生的事,不禁深敢师父的伟大和佛法的庄严,他们说得越狠我们不但不怕,反而越高兴。小功友说他想尝尝早日还清业债的滋味。

又几天过去了,我想起为我到处求人白发苍苍的父亲,焦心竭虑的妻子,亲朋好友,还有一直认为我出差去的小女儿时,我心里确实没有一点难过的滋味,想起的感觉跟忘记是一样的,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承受是在为我承担业力,我不把他们眼前的承受当成真正的苦,如果一人修成的话有许多人要受益,他们的付出会在不远的将来得到不知多少倍的回报;但是当我想起为度我们而遭了无数的罪,受常人诽谤、侮辱的师父时,我那忍耐已久的泪水禁不住潸然而下,身处难境的我似乎对此更有感触,于是我用我多日不能剪的指甲在监狱的墙上刻下两首诗:

铁窗白墙难似天 亲情不在我心间
快去执著不隐瞒 惟思恩师泪涟连
噩梦醒时烟云过 弟子纵死心无憾
回报师恩意志坚 不忍师尊受奇冤

在狱中,最难忘的事要数11月某日,李昌等四人被判刑那天,因为看守所是把我们集中到一块儿看这个电视,在外边我们能到一块儿都不容易,想不到在这里边我们聚到一块了,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大陆学员 2000年2月9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