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忍”和“做好人”的一点理解


【明慧网2000年3月18日】最近有人问了我一个很尖锐的问题,就是“既然你们相信真善忍,为什么别人说你们大法一句不好就忍不了,以至于4、25去中南海,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呢”?这个问题以前有很多的人问过我,包括周围的亲人和朋友,在对法理认识不清时,我也觉得一时难以让别人明白,甚至有“跟你们这些常人实在说不清”的想法。包括自己在政府刚刚开始镇压的时候都希望采取常人的手法韬光养晦,想等风头过去以后,再以和缓的方式向政府和周围的人澄清真相。通过这半年多的学法和交流以及经历的许许多多事情,使我在这个问题的认识上清醒了许多。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当我们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如何教人向善,做一个好人的时候,别人就会说没有不让你们做好人,不修炼大法不是一样可以做一个好人吗?对这个问题我也曾经语塞,其实都是学法不深,和站在哪个基点上看待大法和自己修炼的问题。现在因为对这两个问题的认识越来越明朗起来,我也想把最近的想法写出来与同修及不修炼的人交换看法。

我先说第一个问题。修炼的人看待“忍”是站在法的基点上,常人看待“忍”是站在人的基点上,这种差异造成了修炼的人和常人在4.25去中南海以及现在学员为大法挺身而出,包括户外炼功,上访,写请愿信等事情上的看法不同(前两天在北京流传甚广的假经文也是在这个基点的问题上做文章)。

我对问我问题的人讲,“忍”绝不是懦弱地忍,在大是大非面前屈服于压力和诱惑,看到什么不好的事也不吭声,那是常人的“忍”,好好先生。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举例说那南宋的时候,金兵打过来了,岳飞就忍着得了呗,干嘛还挺身而出,精忠报国,甚至为此付出了生命呢?谁不认为岳飞离开自己的家园和亲人,领兵卫国,风餐露宿,“饥餐胡虏肉,渴饮匈奴血”,甚至忍受秦桧酷刑折磨都不肯与卖国贼同流合污为更大的忍呢?

其实我觉得修炼人讲的忍,是指在个人利益(注意是个人的利益)受到伤害时,能够以一个平常的心慈悲对待一切,但绝不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苟且偷安地“忍”。这是修炼的人和常人对“忍”的理解不同。

但是,基于修炼人这种“忍”的挺身而出又绝不是常人的那种“揭竿而起”。这个“忍”中又包含了“真”和“善”。师父在1998年新加坡讲法时说:“善恶两面在人的本身同时存在。我们排除恶的一面,只用善的一面来维护法。别人说我们不好,我们可以叫他明白我们怎么好,跟他讲道理,完全用善的一面。往往常人遇到什么事的时候,他就想要采取什么负的一面的办法,那么就采取什么过激的行动啊,或者是采取什么暴力啊,对于我们来说这都不行。”

所以去中南海和平上访本身也是在宪法允许的范围内行使公民的权力,而且他们完全是用善的一面。我记得去年5月8号,中国驻南斯拉夫的大使馆被美国给炸了,我在三环路上看到那些游行的人走一路,喊一路,在电视上看他们用鸡蛋和石头砸美国的使馆,他们即使是爱国的行动,可表现出来不是也在用人那恶的一面吗?而我们这些炼功人去中南海是向政府反应我们真实的情况,这本身就是符合“真善忍”的“真”,他们又完全是抱着善心去和政府对话,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辞和行动。其实政府应该知道,从这些去的人的表现上也应该看得出来,他们是真正的好人,是做事时完全用善的一面的好人,只不过政府觉得去的人多了一些,那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好人多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吗?所以我说他们,包括现在仍然能够站出来的弟子,他们忍受着失去学籍,工作,家庭,自由乃至生命的危险,以对政府最诚挚的信任,本着善心告诉政府我们真实的情况,那是真正的大真大善大忍。

所以说修炼的人理解到的“真善忍”与普通常人的认识是有差异的。那些站出去的弟子,在修炼自己的同时,愿意以自己的一切为代价,唤醒麻木的人群的良知,告诉他们佛法,希望他们也有机会按照佛法回升,不至于在不知道佛法的情况下无知地做太多的坏事甚至下地狱。谁能说他们的慈悲不是符合“真善忍”的要求,谁能说他们的生命不伟大呢?

另一方面,政府对我们的镇压并不能说明我们去中南海就错了。我记得师父在去年5月悉尼讲法时曾经讲过一个例子,大意是过去的人丢了钱包,大家都会说小偷如何如何,现在的人丢了钱包,人人都会责怪丢钱包的人-“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呢?”这跟现在的情况可以类比一下,很多人看到政府镇压炼功人,包括警察都说,“你们自己回家炼,谁管你们呀?政府都定了性了,你们还在和政府对抗!”其实很多警察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是好人,那么为什么会这么说呢,不就是人可以在压力下把好的和坏的反过来吗?他们不认为政府做错了,甚至反而认为是修炼的人在制造社会的不安定。就象被贼偷了却要责怪被偷的人一样。

他们这样劝炼功人的时候都认为他们是在为炼功人好。当然站在人的角度上看,他们确实是好心,可炼功人站在法的基点上看,这个“好心”也会发生变化。我们修炼人自己在大是大非面前必须保持清醒。

说到这里,就该说第二个问题了,就是为什么只有修大法才能让人做一个好人。我承认,不修炼大法,许多人都可以做一个常人中认同的好人,只是人类的道德标准往下滑得很厉害,“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转法轮》第一讲),其实在神的眼里看,很可能所谓的人中的好人,道德水平还是很低下的。修炼的人对“好”和“坏”的认识,和常人就不同了。比如常人中不主动害人、能明哲保身的人已经算好人了,可用大法修炼的标准衡量那就远远不够好,因为大法修炼要求人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这是远远超越常人中的好人标准的。要做宇宙特性承认的高标准的好人,就必须有大法指导才能达到的,“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坏的客观标准,绝不会随着人的道德下滑和改变。

修炼人衡量好和坏的标准是大法,并且知道这是唯一的客观标准,但是层次不同的修炼人对大法理解不同,对“好”和“坏”的理解也有层次之别。所以只有不断地深入学法,修心向善,才能做得越来越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这也是修炼人为什么要学法、不断去悟“真善忍”的更高内涵的原因之一。而脱离了宇宙的这个客观标准呢,人就会用自己的观念衡量,主观断定一个人或一件事对与错,很可能不知不觉中随着下滑的道德标准随波逐流。

过去在不同的时期和发生各种事件的时候,师尊可以为我们公开讲法,解释法理,那么一些修炼的人(包括我)抱着“师尊讲的肯定是对的,理解的要执行,暂时理解不了的也要先执行”这样的想法,有不求甚解而随大流之嫌;那么在师尊不能为我们公开讲法和给予明示的时候,就会因为对一些行为和做法“暂时理解不了”而不予支持,甚至反对。在这方面我曾经走过弯路。师尊一再告诉我们“以法为师”和“在法上认识法”,到现在这个时期,我深切体会到这些教诲的重要。

以上是最近学法的一点体会,有对法理悟的不到的地方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