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有感

【明慧网2000年6月30日】

姐姐:您好!

好长时间没有和你见面了。和你谈一下这一个多月来我在看守所的修炼中所走的路,所过的关。4月14日在绝食第五天时,因绝食,我和其他六位同修(带头的)有四位被送回第二看守所,我和另外二位到第一看守所,我们在一楼严紧号。我知道要在实践中考验、过关了,这是真正的进考场。里面还有三位女囚犯,进号的第三天,女管教指着我们说:“告诉你们,给你们三天时间背监规,否则,戴刑具。”当时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不是犯人,我只背大法,不背监规,正念一出马上说:“我不背监规,要戴就现在戴吧。”另一位同修也作出了同样的回答,我俩马上被“棒上了”(铐着一只脚和两只手),当天晚上我的元神在庄严的乐声中飞得好高。

在戴刑具的日子里,看守所所长天天来询问:“只要你们答应在这不炼功,马上撤具。”我们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吃苦还业是好事,不谈条件。第六天无条件摘掉,过关了。这几天身体承受很大,又消其他业,但时刻用大法衡量着自己,知道自己的难都是业力所致,回过头来看看什么也不是。

管教不知怎么知道了我们有大法的资料,一天检完号回来后把我们留在门外,一个管教进号里搜,把号内翻得乱七八糟的,出来时她摇摇头,意思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另一位管教一看火了,过来打我的脸,揪着我的头发说:“拿出来。”我沉默不语;她又打另一位同修,这时身上带着资料的同修看到我们这样挨打,动了情,对管教说:“别打她,资料在我这。”同修交资料时候,我没有阻拦,心想这是她的关没过去;后来回过来找自己的时候,想起师父说大法是全宇宙的,师父还说过“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悟到自己这一关同样没过好,三人一切磋,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大法资料被抢走,绝食吧,就开始绝食。管教一听,又一番打骂。揪着我的头发说:“明天上刑房,灌你看你吃不吃?”我坚定的回答:“灌也不吃。”这样绝食了2天,既没有灌,也没上刑房,又去了一些怕心;由于又来了一些其他地方的同修,我们就开始吃饭了。

第三天年纪大的同修被送到二楼去了,我和另一位仍被留在严紧号,我意识到,自己长期处于磨难中,是心性没提高,我也许是在坚持炼功的问题上没有达到标准,记起有两次炼功时所长,管教来了,我没有坚持炼,这时想起师父说:“每一层次的提高都必须扎扎实实地达到标准。”有一天我在做“神通加持法”时管教来了,又一次考验来了,我心没动,很坦然,她二话不说,过来就用脚踩我手,她踩右手,我把左手提上来,踩左手,我提右手,她踩了半天,气的够呛,什么也没说,就跑到走廊喊:“拿绳子把她绑上。”我从容整理衣服,等待处罚,没想到过一会她回来说:“收拾行李上楼。”我知道这关过去了。

我在二楼仍和这位同修住在一个号,炼功、学法都无人干涉。第二天天下午又过关了,由于环境正得比较好,我们准备抄书,买来纸笔,正在这时,管教突然出现,叫我们交出纸笔,我急忙把大法资料放在内衣的怀里,紧紧抱着,这时来了男女管教共7、8人,我拼命抱着资料,心想用生命捍卫大法,不能给抢走,他们狠狠地给了我一顿嘴巴,几个人把我按在地上,由于他们人太多,最后被揭开内衣,把资料抢走了。

我哭了,在几个月的狱中修炼中没有因吃苦而流泪,今天自己没保护好资料,我伤心地哭了,过了一会来了几个管教把我提走,送到了拘留所。

来到拘留所的第一天晚上,我的元神抱着一位同修向天空飞去,飞得很高,她名叫房华(我悟到是“防滑”),我知道自己要不断精进,不能停下来,和功友切磋这次大法资料被抢的事,在法上认识提高自己。我和同修们决定第二天开始了绝食绝水,这次我们坚持了7-9天,我在两次被灌食的过程中,纯净了自己的心态,去了很多执著心,真正经历了一场生死的考验,但从我自身来看还没达到法对我的要求。

姐姐,四个月狱中修炼,发现要修的东西太多了,遇到的考验也很多,经历的磨难也很多,今天只和你谈了在一看守所的经历。

监狱并不可怕,但要有放下生死的勇气和决心,意志坚强才能从磨难中走过来,能修多高对我已经不重要,关键是我们与正法联系在一起。做为宇宙众生的我,在师父正法这伟大庄严的时刻,一定要按照师父安排的路圆融、捍卫宇宙大法,不给自己留下永远的深深痛悔。

我继续着这份答卷,把她交给师父,交给自己生命永远的未来,也许还能为未来人间的神话添上一笔。

合十。

狱中的妹妹(签名)

2000年6月1日


【后记】这封信从几千里外的黑龙江辗转到我们这里。信中,是平平常常的狱中生活片段,但是,经历四个月的牢狱之苦,她不但没有动摇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还时刻想到师父的话,在维护大法的同时,每时每刻不忘向内找,令我们对这位狱中的同修肃然起敬并更加深感大法的威力。(大陆弟子2000/6/2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