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9月26日大陆消息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9月26日】【大陆】吉林大法弟子崔国庆被迫害致死经过

崔国庆,男,36岁,家住吉林市昌邑区永强小区10号楼一单元二楼。7月5日去北京上访,7月7日在天安门广场拉横幅被抓。当天晚上被送往密云,7月11日上午10点钟左右被接到吉林驻京办事处,关押在8楼。11点钟提审回来后跟其他功友说:警察逼问其他功友的情况,并要他骂老师、骂大法,否则就用两手抠他的软肋,并采用各种花样打他。他说: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骂老师骂大法呢?下午1点左右,他被第二次提审,其他功友回来后发现小崔的两只鞋和鞋垫被扔在门口一米外的地方,人却没有回来。后来警察通知小崔的家属说小崔是跳楼自杀,请家属去认领尸体。小崔走了,走得那样得冤屈匆忙,只留下下了岗的妻子和年幼的女儿。


【大陆】正念创造奇迹

某大法弟子多次进京护法,由于心很正,创造了很多奇迹,现将她的故事摘录一二供同修们参考。

一次,她到天安门广场上证实大法,她想我一定要围着人民英雄纪念碑走三圈,让广场上各个方向的人都注意我。于是,她就在警察、便衣的眼皮底下绕着纪念碑大大方方地走了三圈,竟没人来盘问。她的行动吸引了许多游人的目光,这时她把事先准备好的绶带斜挎在身上,绶带上写着“法轮大法”,很好的起到了弘法的作用。警察将她抓起来关在二层楼上,她想:我是神,人关不住我。就很轻松的从二层楼跳下,堂堂正正地走了。还有一回她为了到天安门打法轮图,特意买了一件活里活面的大羽绒服,将法轮图藏在里面。到了天安门,她庄严地举着法轮图走了好几分钟也无人过问。她觉得做的还不够,坚定地想:必须将法轮图挂到天安门城楼上,让更多的人看到。但是上城楼要过一道由武警把守的关卡,每个人都必须说一句骂大法的话才能上去。她曾在广西工作,灵机一动,用广西话说:“奥姆真理教是邪教。”安然通过。在城楼上她把巨大的法轮图挂在了城楼的外侧,广场上都能看到。她这回又被警察关在了四层楼上,她还是想:大法弟子应该去护法,不能被魔关在这儿。正念一出,她就从四层窗户跳下,竟然安然无恙。等警察回过味儿,她已经坐上出租车扬长而去。

学员评论:师父说要用智慧证实大法。如果我们能充分的认识到自己神的一面,把伟大的智慧展现出来,邪魔奈何不了我们,坏人更搬不动我们。而且证实大法也不只限于把大法真相的资料发到人手里这一种形式。我们做证实法的事的本身,通过正念抑制了邪魔,身体力行地把人认为是不可能的、而在大法中是十分正常的法之威德展现出来,这不也是很生动地证实了法吗?一个弟子尚能如此,亿万个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同时抱着正念,都不被邪魔带动,届时,邪魔将自灭。



【大陆】兰州公安对原严重心脏病患者施行劳教

近日兰州铁路公安局采用卑鄙的手段把学员牛万江(男,48岁)从家中骗走,强行送入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近期内被兰州七里河公安局强行劳教的学员还有,高军(男,34岁,研究生,甘肃省林业厅干部)。华金川(男,35岁左右,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干部,因年初上访被下岗)。据了解人士说,平安台劳教所现已关押五十多名大法弟子。

牛万江炼功前是一名严重的心脏病患者,熟人皆知依药度日,给家庭、单位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炼功后彻底康复。

去年7。20牛万江到省政府信访办反映情况后被单位非法扣押五天,每日4人轮流看守,连上厕所都有人"保护"。随后牛万江便被下岗,扣发工资,强迫写"汇报"、"保证书"、"联保书"还要家属签字。去年11月牛万江从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拘留15天,回单位之后劝其退党,记大过处分,解除助理统计师资格,并且一直在单位书记办公室接受看管,不准下车间干活。其爱人(兰州肉联厂职工)也因修大法被下岗,不但停发工资,连每月基本生活费都扣发,单位领导扬言“市上、省上有规定:谁炼法轮功就不给钱”,“有本事就上北京去”。

牛万江夫妇因为修炼了大法,敢于说真话做好人而遭到邪恶的迫害,天下又多了一个破碎的家。牛万江家已没有了任何的生活来源,不满十一岁的孩子失去了爸爸,面临着失学。

兰州铁路公安局电话:0931-8924858
局长办公室:0931-2943988
兰州七里河公安局电话:0931-2336310
局长办公室:0931-2335177


【大陆】四川大法学员廖安才,男,30余岁,因始终坚定修炼,公安就认为他是"骨干"人物。

9月21日派出所通知廖安才去"谈谈认识"后便一直未见廖回家,至今其家属未得到任何通知,杳无音讯。据悉,廖安才的妻子也是大法学员,目前已被逼离家外出。家中上有80余岁老母(生活不能自理),下有一对儿女尚在读书,均需人照顾。廖安才的一家就这样被江泽民及其陪绑搞得妻离子散,亲人不能团聚;老百姓不能安居乐业,公民的生存权受到侵犯,这就是为江泽民抹粉的大陆媒体中说的"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的真实现状!

目前正值"十一"临近之时,江泽民及其爪牙是否真要置天理民心于不顾,欲一意孤行到底,我们全体大法弟子将拭目以待。


【大陆】北京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

一位在北京天堂河劳教所和团河劳教所都关押过的大法弟子日前向亲属透露了北京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方法。提到:在劳教所中对待大法弟子所用的刑具都是从未给犯人用过的刑罚,其恶毒难以言表。其中包括进劳教所第一天,就首先全身通电长达24小时之久,再不断地灌输政府的反法轮功谎言进行洗脑教育,洗脑后逼迫写悔过书。拒绝按警察要求做的,就继续打骂或进行洗脑,不让吃喝睡觉,轮番不停地折磨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摧残。

如果家人要求相见,还要分几种形式,至于采用那种方式是根据公安人员对大法弟子的转化程度而定。坚修大法的弟子被禁止家人探视。


【消息】北京丰台区警察虐待外地上访的大法弟子

今年7月16日,我为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的不公正对待而去北京上访。到京后发现上访无门,下午同修弟子带我到丰台区的一处小院里。约一个小时后来了七、八辆警车,警察闯进门把我们抓住(共34人),警察让我们对着墙蹲着,有一名20多岁的女弟子不接受他们的要求,双盘坐着。马上就被几个警察拳打脚踢,又拧她的胳膊,她被拧得身体倾斜得很厉害,胳膊喀吧喀吧的响。另一只手被警察踩在脚下使劲碾,直到有别的警察阻止才作罢。

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洗劫了我们。我们被搜了身,搜出的三部手机被没收,随身携带的物品也都被没收。事后一个和我关在一个小笼子里的南方弟子说,她被没收的包里有近两千元钱,放她时向警察索要,警察说:"我们没拿,不知道。是分局干的。"

被抓后警察问我是哪的人,我不回答。他们又逼问,我就说是中国人。警察狠狠地打了我一个耳光。两个小时后天擦黑我们才被带走。有的弟子连鞋都没让穿。到了个象食堂的地方又挨个审。我们全都不说住址,结果每个人都被踹了好几脚后被分散到各个派出所。

深夜11点多,我被拉到丰台区太平桥派出所,关在大约3平米的小笼子里,笼内共有6人。没过一会就被提审,以后也随时被提审。被关的两天两夜里没吃没喝。到了18日下午他们刚一上班就把我带进一间房,内有两人,一个大约30岁的穿警服的肥壮大汉和一个大约40岁中等胖瘦的高个便衣合伙殴打我。他们抽我耳光,又脱下黑皮鞋朝我头上脸上使劲抽,打累了穿好鞋,还不解气,又揪着我的头发连踢带拽。头发被揪了一地。便衣还手拿着胶皮棍坐在钢管椅上命令我把手伸出来,要用椅子腿轧我手。我不肯,他们就用胶皮棒抽我,还用脚踩住我的手使劲地碾,手刚抽回来,我的脚又被踩住使劲碾。另一个大块头还站在我小腿上颤悠。我疼得大叫不止,使劲往回抽脚。他们又命令我把脚伸出,不伸就用胶皮棒乱抽,并使劲踩我的腿和脚。这时,我的胳膊、手、腿、脚都是青紫的血印,胶棍抽到后心处,我连气都喘不上来。我已是两天两夜没给饭吃,一百来斤的身体被折磨的汗如雨下。两只禽兽还逼我站直了踢我脚腕,我直挺着被摔倒,然后穿警服的大块头用脚踩住我的脖子使劲搓。我几乎窒息,又叫不出声,眼冒金星,就这样打了我近1个小时。我趁他们不注意使劲往墙角撞去,被他们抓住,没撞上劲。他们更是恼羞成怒,又是更猛烈的一顿脚踢和胶棍抽打,不一会鲜血从我的头上淌下,胳膊、手打得更惨。我神志恍惚,倒在地上抽搐起来。禽兽们的嘴里还骂骂咧咧,往我身上浇着冰水。等我清醒过来,他们让我站起来走几步。我扶着墙忍痛慢慢站起来,发觉右半个身子几乎不能动。"再来北京就打死你……"警察吼叫着,然后放了我。一个派出所的警察告诉我"是分局的人打的你"。我慢慢挪出了派出所,躺在派出所外面十多米处歇了三个多小时,才爬起来。

这就是我一个打不还手的大法弟子、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在"伟大"祖国首都的经历。

大陆大法弟子


【大陆】大陆某市弟子欲向中央反映情况先遭迫害

1999年7月22日,中央取缔"法轮功"。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通过正常渠道向国家领导反映实际情况,希望中央政府站在公正的基础上还"法轮大法"清白。我市的九个大法弟子也进京上访,但都是还没来得及上访就被抓回来了,有的被拘留了七天左右,有的被拘留了十五天。

10月底左右,我市先后有二、三十名大法弟子进京护法,当地执法人员对进京两次的大法弟子判劳教,一名被判劳教二年;一名被判劳教一年半;另两名被判劳教一年。

2000年除夕之夜,我市几十名左右大法弟子用在公园炼功形式迎接新年,当地公安人员拘留了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学员在狱中坚持学法炼功,被浇冷水。大法资料被抢走了。学员们用绝食的方式表示坚修大法的心。其中这些学员有被拘留了七天,有被拘留了十五天,有九个被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送进看守所关押起来,农历正月初八公安人员释放她们时又向6个学员家属要了所谓保释金人民币二千元钱。

2、3月份,当地公安人员无缘无故拘留了十多名在家大法弟子,有的被关押了十五天,有的关押了十多天或一个月左右。在家被抓的学员他们都以“扰乱社会秩序”“涉嫌破坏国家法律”等名目给大法弟子们定罪。

就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4月份中旬先后又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进京护法,其中最小的才四岁,最老的有七十五岁,试问世人:难道看到这些能不动心吗?他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这样不远千里进京,就是为了向中央政府说一声:法轮大法好。有何不可?!可是她们进京有被连续提审三、四十个小时,有被连续提审十多个小时,有的被暴打脚踢,有的被罚钱。十多名大法弟子已被送去押了三个多月,有些目前还在狱中。

4月底到5月初,当地公安人员又拘捕了多名在家坚修的弟子。一学员的妻子进京护法已被关押,公安人员不顾他们一对需要照顾的小儿女,也把他关押了一个多月。有的学员被关押了十五天,有的直到目前还被关押。其中某学员已被关了四个月直到目前还未放出来。

6月3、4日,公安人员又把几个在家里的大法弟子强行关押起来,并且要求学员的家属上交人民币五千元的担保金,否则以关精神病院来进行威胁。

某学员在6月19日被抓,经常被连续提审。6月底被押送到白岭头看守所被连续逼供十多个小时。

6月底,十个学员进京护法。其中有些被抄家,一学员因家里拿不出2000元的押送金,公安局的人把她家里的电视机、红木家私搬走了来抵押。此外还有几个学员也被搬了东西。

7月初,陆陆续续又有八、九个大法弟子进京护法,被抓后学员被用棍子打。大法弟子陈某在家,执法人员爬上二楼,把房间门踢破个洞钻进去强行把她关押了二十天;还有一些在家里的学员也被强行抓进看守所或拘留所关押起来。其中一对母女被罚款五千元。

8月上旬,一批学员被判处一至三年的劳教。


【大陆】北京顺义区的恶警察田海军

田海军,男,39岁,顺义区公安分局的一个公安执法人员。根据大法弟子透露,此警察曾有如下劣迹:

1、 99年10月毒打一位海南的青年女大法弟子,不停地抽嘴巴。弟子细嫩的脸被打得青黑肿胀,三天后被押回海南时印记仍然清晰可见。
2、 毒打一对修大法的双胞胎姊妹。用一种专用的刑具逼迫她们撅着,踢打臀部。
3、 在预审一位大法弟子时,写下流话给大法弟子看,对她耍流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