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的真实经历

——揭露农业部、公安机关对大法与学员的迫害兼写给善良的人们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月6日】 我叫张心欣(化名),几年前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农业部信息中心。1995年,在我上大学4年级时,喜得大法。《转法轮》一书系统地阐述了人生的真正目的,修炼的原理,揭示了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并指出:“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转法轮》第14页)。大法唤醒了我沉睡的本性,把我从随波逐流、道德急速下滑的险境解救出来,使我向善的愿望得以实现。通过5年亲身修炼的实践,证实了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超常的科学,是福益身心、福益社会的高德大法。在日常生活中,我坚持以法为师,事事处处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单位有一项给正式职工买的医疗保险,我由于修炼后病都好了(包括白癜风、关节炎等),觉得可以为单位节省一些开支,就主动提出不上该保险。1999年2月,我被公司评为“爱岗敬业”先进工作者。

正当我如饮甘泉般在大法中修炼之时,1999年4·25以后,风云突变,宇宙中的邪恶势力对大法和李老师进行恶毒地造谣、诽谤、污蔑,不惜一切手段地对大法与大法弟子进行迫害。起初,我多次给有关部门写信,寄书面材料澄清事实,但没有任何结果。后来,我就直接找有关部门上访,要求:(1)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2)立即停止恶毒的造谣与迫害,释放所有无罪被抓的大法弟子;(3)给修炼者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4)公开出版大法书籍;(5)和平对话,解决危机。但是屡遭非法关押,情况如下:

1999年7月21日——22日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被粗暴抓上公共汽车,关在北京丰台、石景山体育馆及府右街派出所。

1999年9月农业部信息中心以集中写认识为借口,将我们送到朝阳区金盏乡某招待所与外界隔绝两天。

1999年10月28日去人大常委会信访部门,遭驱逐。路经天安门广场时,被110警车上的公安盘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后被抓,在朝阳分局看守所行政拘留两天。麦子店派出所3名民警没出示搜查证就到我宿舍非法抄家,且在没有开具清单的情况下就拿走炼功带、经文等大法资料。回来后,五天婚假被单位取消。

1999年12月2日——3日因我保留公民参加公审旁听的权利,被朝阳区麦子店派出所民警杨德诚从单位直接带回派出所,被关24小时。

1999年12月26日去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参加旁听,在法院附近被公安和便衣诱骗到西门后强行拽上公共汽车抓走,被朝阳分局看守所刑事拘留7天,期间被打、体罚。

2000年2月4日大法蒙冤,师父受辱,信访办无人接待,于是去天安门广场表达心声。带着一条“和平解决法轮功问题”的横幅,还未展开,就被从四面八方飞奔而来的便衣打手踢倒、猛打,此时,我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之后,我被他们向空中抛起,左臂摔伤,不能抬起,站立不稳。便衣上来围住我,将我拖到110警车地板。车上的功友见状把我从地上托起。在朝阳分局拘留所里,为了让上级领导尽快了解和解决问题,我绝食10天请愿。其间2次被粗暴灌食,很多管教和犯人把我踩在地上,灌的都是极浓的盐水。之后,我连续呕吐,全身虚弱无力,日常起居都靠功友帮助。带了3天背铐,还有几天被牢头体罚,坐在地上不让睡觉。据说,看守所的马大夫曾点名找我父母:“下次再进来,就让她死在里边!”我出来那天十分瘦弱,走路打晃;可是回家的第二天就恢复了体力。

在我被关押20天以后,2月24日,单位要我父母签字作保后方去拘留所接我。回来后又强行让我父母把我领回老家,看管起来。我父母怕看不住我,无奈就把我送进轻微精神病院。我说我有人身自由,不该住在这儿,但没有人理睬。在精神病院,他们象对待严重病人一样将我捆在床上,灌药、输液。一次,插胃管灌食,从中午一直到下午,我不停地呕吐,直到吐出黄色的胆汁,他们才把管拔出。期间,还多次扎电针逼我吃药。有时他们问我恨不恨他们,我说不恨,我就是希望你们能客观地了解法轮大法,为自己将来生命的永远好好地想一想,不要错过这样的机缘,那是真正地对自己负责任啊!她们说就写个保证,先出去再说。我就给她们弘法。后来有位学员知道了我的情况,就向新任的院长反映,之后,情况有所改善。7月份,我们全家都告别了那段痛苦的经历。

2000年10月1日,我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抓,和平街派出所几名民警没出示搜查证就到我宿舍非法抄家,之后被朝阳分局看守所刑事拘留9天,绝食3天。被判取保候审,我拒绝签字。

2000年8月初,我回到公司,公司总经理说要先签个关于“不炼功”的协议才能安排工作。而事实上,至今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公民不准炼法轮大法。任何人,包括江泽民都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江泽民说“法轮大法是×教”是非法的。从实际效果来看,修炼者遇到矛盾向内找,每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这件事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法轮大法是对人负责、对社会负责的高德大法。我坚修大法,拒绝签字,继续待岗。10月份,信息中心把我的宿舍收回了。

10月11日,我和母亲被叫到单位,因我坚持修炼并保留上访的权利(禁止上访的规定,剥夺了公民的批评建议的权利和提出申诉控告等权利,违反了《宪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也未保证所谓的“不串联”(禁止“串联”等规定限制人身自由,违反了《宪法》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当天去团河劳教所探视家属也被取消了。我被送往密云,后来又转到金盏乡,顺义等地强行管制。我母亲也一同被送去那里。由于我母亲身体不好,后来实在难以支撑,才得到信息中心的批准,回家看病去了。因未能及时医治,病情加重。信息中心本想让我母亲再次领我回去,把我关起来,某处长还建议我母亲买个防盗门,并许诺中心给报销,但我母亲没有同意。

11月14日,信息中心准备把我送到团河劳教所进行转化,说再不转化就留下劳教。我知道那里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场所之一。我想我不能听任邪魔的肆意妄为,不能听他们的摆布,我就找了个机会在路上拦了一辆车,逃脱了魔爪。

※ ※ ※

目前,这些最邪恶、最恶毒、最流氓的迫害还在继续,大法弟子还在前赴后继地用鲜血和生命维护大法的庄严,向世人讲清真相,唤醒世人的善念。

多么可喜啊——有这么多的大法弟子在无所畏惧地用鲜血和生命等待一颗颗面对邪恶麻木了的心,真心告诉你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告诉你珍惜这千载难逢、万载难逢的佛法修炼机缘!

多么可悲啊——在这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中,农业部却充当了中央国家机关系统的“急先锋”!现在他们还在指使那些所谓的转化者去动摇其他学员,更加恶毒地进行破坏。赶快警醒吧!不要再助纣为虐,为虎作伥,把自己的生命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不变不破的真理。为了你,也为了你周围的人,请你们三思而后行,不要为了一己之私和眼前的区区小利而毁掉了自己生命的永远!

多么令人牵挂啊——还有那么多善良的人被恶毒的谣言与欺世的谎言所蒙蔽,辨不出真伪,分不清正邪,甚至理智不清地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进行攻击!

虽然我已经流离失所,但能证实大法,助师而行,并能让世人从中觉醒,这是我的幸福和幸运,也是一件最神圣和庄严的事情!

善良的人们啊,用你们的正义与良知做出正确的选择吧!因为这是关系到一个生命的未来的至关重要的一步,在这法正人间的特殊历史时期,“众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众生。”“人自己的一念也会定下自己的未来。”我们用生命等待你的觉醒,历史会报答你的正直与善念!

(2001年1月)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