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源市万元店恶警两年多来对我的野蛮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12月23日】我是凌源市万元店一名大法女弟子,今年49岁。因坚修大法、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善良百姓,曾多次被万元店派出所和凌源拘留所迫害

99年7月22日夜晚,万元店一夥恶警(其中有刘国军)凶狠地闯入我家,将我的大法书全部拿走,把挂着的师父法像和法轮图等强行拿下。我当时抱在前面护住了其中两个,被毁了一个。99年11月份的一天,这伙恶警又闯入我家,把我和另一女大法弟子汤玉芹带到祝家营子村,给我俩带上手铐进行逼问。让我俩举着胳膊,手背上放上书等东西,而且骂不绝口、软硬兼施,企图让我们放弃修炼,实在无效恶警就逼着我们写一份不修炼大法的保证书,多人抓着我的手按手印。同时还罚款500元,汤玉芹被罚了700元。

2000年6月份,吴广贺等一夥恶警又闯入我家,问我和汤玉芹炼不炼法轮功,炼就不由分说抓我上车,带到派出所。派出所所长柳立辉、刘少权和他的手下吴广贺等夜间不让我们睡一点觉,而且还恶狠狠地骂师父和我们两个。想趁机捞点钱财,没达到目的,就把我俩送到市拘留所,24天后他们以接我为借口向我家索取了200元钱。凌源市拘留所所长孙连生也趁机捞取钱财,逼我们交完伙食费,又交了200元才放人。有一次,他们又把我和汤玉芹、杜素花、娄孝义带到派出所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让娄孝义蹲飞机式,逼着我们把胳膊伸开,手背上放上书,掉了就破口大骂。他们在风凉的地方呆着还热得不行,就这样毫无人性地折腾一天一宿。这样的事情有过许多次。暴徒们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骚扰,还达不到目的,就让镇政府工作人员和我村干部找我们威胁我们:你们如果还炼,就把你们家的地全部收回。在2000年11月30日上午,我正在家抄写揭露邪恶的真相材料,不料被随便闯入我家的恶警吴广贺发现,当时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抢走,派出所所长柳立辉到我家二话没说,就狠狠地扇了我两个嘴巴,打得我眼前发黑,疼痛难忍,又强行拉我去了派出所,进行恐吓、逼问、欺骗。要我说出材料的来路,我不说,他就气急败坏地将我又一次送进了市拘留所关押。恶警们执法犯法无限期地关押,我失去了人身自由,过年也不让我回家和亲人团圆。我的儿媳妇生小孩没人照料,他们不准我回家,还说我连家都不要了,儿媳妇生孩子都不回家照顾,说我没人性。是这些恶警们没有人性!他们的所作所为天理不容。

这次恶警竟然非法关押我6个月才放人,这次恶警们又向我家勒索了300元钱,才让回家。并逼着家人写不修炼、不进京、不做任何证实大法的事、不准和大法弟子接触、出门不超过两个小时、下地干活得有保证人,如果看不住、做不到这些他们就找到我娘家去折腾。我回娘家呆几天,他们没白没黑地打电话找我,或去人看着。我家里晚上灯亮的时间长了也不行,还逼问我干什么了?几乎每天都到我家里骚扰,每天晚上到我家附近监视。就在2001年9月1日深夜,恶警吴广贺等人又一次闯入我家,砸门撬锁,乱翻东西,把大法书和一些材料翻到,见我们没人理他,他就破口大骂,凶相毕露。在秋收大忙季节又把我强行带走,带到派出所,不许我睡觉,对我进行威逼欺诈,问材料是谁给的。我不说,他们就恶狠狠地说,你不说我就糟蹋你家亲戚,就说是你娘家人给你的,让他们来收拾你,再就让你的娘家整日不得安宁。所长满嘴污言秽语,对我大打出手,打嘴巴子,揪头发,连推带搡,把我打得满嘴流血。我心里还在想不能吐在地板上把血咽下去了。恶警们一看也问不出来,就想趁此机会再捞一把,就说罚款。因我家再也拿不出钱来了,这样他们第三次把我又押到了拘留所。

万元店的大法弟子被抓的不知有多少了,几乎人人都挨打,打的遍体鳞伤,有的几乎瘫痪在床上,还被送到市拘留所。这些恶警在江泽民的支使下,干出如此邪恶卑鄙的事。在拘留所里所有的大法弟子几乎都遭到惨无人道的折磨。我们有什么罪?只因我们坚修大法,为大法说句真话,他们那些邪恶之徒几乎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就开始绝食。这些邪恶之徒强迫我们吃饭,我们有的在呕吐,李伟就把我和一个姓郑的大法弟子,我们两个的头按到了垃圾箱里,并盖上盖,还恶狠狠地说,你们吐吧,吐出来再给你们灌回去。在我绝食的第九天,拘留所找来几个叛徒来做我们的工作,一看也不起作用,副所长李军来找我,他在我面前大骂师父,我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他不听。我绝食的第十天,这伙邪恶之徒在所长孙连生的支使下给我强行输液,对我进行惨无人道地折磨。六、七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对我一个弱女子抓的抓,按的按,李俊杰把我的胳膊拧在背后,拧着我的头,强行地往我身上打睡觉药,打了一支不起作用,又打了一支还不起作用,这些坏人还想再打一支,这时副所长李军拿了一瓶酒,邪恶地说,给她打到静脉里去。幸亏大夫还有点责任感,说那可不行,就这样整整折腾了两个小时。

因我当时是被抬出去的,回去的时候有人找来一双鞋,这双鞋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李伟又踢又骂,把我的身体迫害得青一块、紫一块,浑身没一块好地方,疼了好多天。在绝食的第十二、三天的时候,这伙恶人强行叫我们去吃饭,我不去,李军就把我从床板上一气拖到伙房。有一次李伟这个恶警叫我到别的号里去坐板,由于我绝食十几天没吃没喝,身体无力,动作稍慢了一点,他就揪住我的头发使劲拖到地上,当时头发就被他揪下了一大把。他连踢带骂地说,谁再炼功往死里打,打死算自杀,扔到火葬场算完事。到了10月30日,公安局说我被捕了,送到公安局看守所,提审时要给我带手铐,我不从,他们两人把我按倒强行带上手铐。我们犯什么罪了?只因坚修大法做好人,就没有人身自由、被劳教判刑、没有人权、家里亲人惨遭迫害、妻离子散、受千古奇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