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见闻:大法弟子根本无法进入天安门广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25日】 我是新西兰大法弟子,因儿子在香港工作,所以长期在香港居留。2001年春节前夕,我曾致电联系广州、深圳、北京等地的大法弟子,但都没联系上,后来知道江泽民集团为防止法轮功弟子除夕上访北京,下命令给各地公安凡是不写悔过书的大法弟子都给关起来,我听到这消息突生一念,我一定要到天安门广场去,告诉江泽民集团必须释放大法弟子、不要一错再错!

我仔细检查我的护照,还有一次去大陆的签证没过期,立即决定动身。我拿了两条现成的白布黑字横幅藏在身上,横幅写着:『江泽民立即释放所有无辜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刽子手』包里装着一捆现成的揭露镇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当时已是1月21日下午,我匆匆赶往香港机场,心想我一定要顺利入境,到了机场,正好有一班机飞往大陆,晚上8时我顺利入境,第二天上午乘机顺利抵达北京,中午找到北京学员家人,与几个北京学员一起炼功、学法。晚上一起吃了团圆年饭饺子。然后,我走到师父的法像前,泪如泉涌,默念:「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谨记师尊的教诲,充分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为了证实大法,我也义无反顾。」我本想把护照留下,临行前大家一起读师父的大湖区讲法,有的学员说:「我们的目的是证实大法,天安门这几天戒备森严,没有护照很难走近广场,你还是把护照带着,若护照能帮你早点出去,那么你好继续证实大法,揭露真相。」

我听后把包里的资料留下,身上只带着横幅、护照,轻装乘计程车直奔天安门广场。我从南池子街进入广场,还没走到路口,就上来一个武警挡路查证件,我出示护照,只走几步,护照还来不及放好,又上来一群武警检查证件,我只好手里拿着护照,其中一个公安问我:「这么晚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说:「过年不许来广场吗?」又一个公安边看护照,边斜眼问:「你是不是练法轮功的?」我说:「上面写着我是法轮功吗?」他瞪大眼说:「我只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也问你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吗?」他们开始搜查,翻包没发现什么就放我走了,我想:看来今天要走进天安门广场是不可能的了,那就到金水桥吧!心里只有一念,在到达金水桥前绝对不能被抓,我非常坦然地一步一步往前走,走了没几步前面又来了一群警察拦住查证件,而且后面又赶上来一群,共有十几个,其中一个说:「看你的脸就像炼法轮功的,跟我们走。」我没有动,其中有一个警察就用不堪入耳的脏话开始骂,还要我跟着他骂,我说:「你配穿这套警服吗?那有公安骂人,还教人骂人的?我都替你脸红。」他说:「我就是骂,看你就是炼法轮功,快说是不是?」我说:「你们太欺负人,又骂人,又搜包,又要抓人走,我不想再跟没有人性的人讲话,别再问我。」他们将护照拿到一旁研究了半天,我很平静没动心,他们又一次还给我护照。

我继续往前走,路上又被不同的一群一群公安挡了几次查证件,快到天安门金水桥前面,一对青年男女旁若无人,兴高采烈的边走边大声说话,奇怪的是他们通行无阻,警察不查他们的证件,我正好与他们走成一行,一位警官模样的挺客气地站在我面前行个礼,然后查证件,立即一群公安一拥而上,挨着我走,让我上车,我一看已到了金水桥旁边,我一边摔开他们,一边用一只手掏出一条横幅,刚散开就被抢走,我只有使劲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一边堵我的嘴,一边架着我推上车,并用力将我推到后座,还踹上一脚,我使劲往外冲,他们把守着,关上车门,窗户紧闭,并用力按着我。过了一会,他们又把我转押另外的警车,刚拉开车门,我一探出头就拼命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是正法!」……一个武警用我的棉衣狠狠堵住我的嘴,五六个公安押车把我送到五处(北京公安出入境管理处),其中两个公安把我夹在中间,使劲地按着我。

后来,驻京的新西兰大使来看我时,公安安排在五处富丽堂皇的会客大厅让我们见面,有五个公安陪着,在此我非常感谢两位大使的关心和帮助,我只简单的告诉大使我的情况,他们竭尽全力帮助我尽快出狱,返回新西兰。在他们的帮助下,联系到我儿子寄钱购好机票,我终于在2月18日下午离开七处转回五处,然后由五个公安押送机场。之前我曾提出要求在香港转机,因我的行李全在香港儿子家里,公安却对我说:「香港是中国的地方,永远不容许你入境了。」

这样我被迫乘上从日本东京转机飞往奥克兰的飞机,我两手空空,只有从牢里带着出来的一套脏衣服,再穿上一件厚棉衣,从北京的大雪纷飞到新西兰酷暑夏天,在北京、日本、奥克兰进出关时海关人员非常奇怪,十五、六小时的飞行旅程怎么会没有丁点行李?更可笑的是只穿背心的奥克兰行人,看着我穿着大棉袄满街走。因不够钱购买回惠灵顿的机票,只好在奥克兰找便宜的晚间巴士,第二天早上9时才找到朋友家,洗漱后借穿朋友的衣服。这就是江泽民政府所说的尊重人权。

公安在押送我往北京机场时直跟我登上飞机,出境时五个公安对我进行全身检查,身上的大小物品全交出来还不算,还要用探测器检查全身,带我登机前,我大声对他们喊:「我谢谢你们送我到这里,我只希望你们记住法轮功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傻眼了,只呆看着说不出话来。

这是本人除夕到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抓放的经过。顺便说一下公安在提审时,曾对我说:「几个法轮功学员除夕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事看电视没有?」我说:「看过,这不可能是法轮功弟子,因为除夕我是最好的见证者,整个广场戒备森严,三步五岗,五步七哨,车辆行人挨个盘查,在广场的外围就开始查证件,短短的路程我就被近十次查证,有没有证件的全都抓,一眼望去广场全是武装警察,我拿着外国护照都靠近不了广场,几个国内的法轮功学员怎么能进入广场?即使走到了天安门广场,又怎么可能在公安的众目睽睽之下,有时间点火自焚、还坐下盘脚呢?这简直是无稽之谈!我们大法修炼者都非常清楚,修炼法轮功绝对不能自杀的,自杀是有罪的,……。」

(新西兰大法弟子供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