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痛苦与幸福中成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4日】 尊敬的师父过年好!同修过年好!

新春来临,又长了一岁,历史也进入了新的一页。同修们在摔摔打打中,逐渐走向成熟。回忆这个过程,难免有酸甜苦辣,现在给大家说一说我在大法中的成长经历。

我98年3月得法。1999年7月,突然悟到“宁可失去生命,也要唤回人的善念”,紧接着, 20日,辅导员被非法抓走;22日,我去了北京,呆了五天, 由于信访局变成“抓人局”,怕心使我最终没有站出来。踏上回家的列车,我哭了: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公民的义务和一个弟子的责任,愧对良心,愧对师父……哭啊哭,一直哭了两个多小时。回来后,每次翻开《转法轮》,都见师父两眼饱含泪水,那时放不下人的东西使自己很迷茫,周围的一些同修都不主张出来,不知道“以法为师”,却是“以人为师”,又在人心的掩盖下,找借口骗自己,以为在家“坚定实修”是对的。

这之前,各单位曾报修炼法轮功的人数,我们单位怕找麻烦,报的是没有。当时是人人过关,惟独我们风平浪静,心里想:肯定是自己不够格,连考验机会也没有!后来单位组织“揭批”,要求人人写文字表态。我知道证实法的机会来了,但还是怕自己受损失,就用人的狡猾心理想蒙混过去,不负责任地写了“不参加非法组织、迷信活动”等话,还认为自己这样做既不破坏法,又能坚定实修。但见师父总是泪花闪闪,觉得可能该去北京,就有同修约我同去,我说考虑考虑,由于放不下名利情,放不下相依为命的老父,最终没有成行。后来又看了广州法会的材料,觉得确实不对劲了:是啊,大法蒙冤、师父遭难,哪有弟子躲在一旁的?但要割舍名利情,又感觉实在太难了。

正在徘徊,考验就来了,当时向联合国签名,我就签了,晚上梦见师父说:“圆满时,我用船接你们,但圆满这一切,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一切……”醒来后我倍感汗颜,只觉得自己做得太少太少──从99年7月到12月,整整半年啊。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点悟着我这个愚钝的弟子!想起“加拿大法会”上师父曾讲到为了一个弟子而被灌了碗毒药,可该弟子过关时,把自己当作常人,关没过去,反过来还说修大法使他出偏了,师父是为弟子的不悟而伤心落泪啊──可能天上有他的位置,而他却没过去关,又一个未来的觉者毁在这里了……想到这里,我难受得不行。

2000年2月4日,我在河北剧场因想公开炼功而无理被抓,被兴华街派出所审问时,警察诱供恐吓,反复逼问谁通知你去的,你说了就没事了。我怕挨打,又怕纠缠,便随便说了我认识的一个同修,并在口供笔录上签了字,没想到这位同修因此被以所谓“组织者”的罪名被逮捕起诉,现仍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

事后我痛悔不已,无地自容,没想到自己不放的执著竟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曾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不配做您的弟子啊!真想从宇宙中永远消失……”当晚做梦:我是个小孩,慈祥的师父在拉着我的小手往前走,我好奇地问:“我们去哪儿?”师父默默不语。醒来后,我深感惭愧:多么慈悲伟大的师父!弟子就是这样,师父也不嫌弃,还在看护着我,但我配不配作师父的弟子呢?

从2000年2月到4月,我被公安机关、单位共非法拘禁了50多天,期间我前后绝食15天,但抗议无效。兴华街办事处向家人非法索要2千元、单位2万元保证金,因看到老父病情日益加重,放不下情,开始动摇。这时一个被转化的河北某处处长对我做工作,说“师父只重人心不看形式、出去还可以炼、你这是和人斗、参与政治”等话,被钻了空子,违心地妥协了。先是“保证书”,然后“认识”、“悔过”就上来了,抱着"出去还炼"的态度写下了严重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话。

做过后,整日陷于深深的自责和罪恶感中,一个月没有跟同修联系。而且看到,我周围的没走出来的学员因此也开始过关,要求他们写“决裂”。我被强烈地震撼了:自己做不好,大家都看着呢;我一人死就算了,没想到大家的损失很可能是更难挽回的!我一遍一遍地深深谴责自己:你还是大法弟子吗?!师父啊,弟子无颜再见到您……平静下来之后,找到了怕心和情,难以割舍的执著造成了如此严重可怕的后果!真的难以挽回了吗?我问自己。

2000年5月9日,我被派出所无故骗走关了9天,回来后单位又关3天。期间我不配合他们的一切行为,为了正义和真理绝食抗议,6天后,被闻讯赶来的家人接了回去。2000年6月,我发了上访信。当天梦见自己找到了早已丢失的法轮章,把他戴在了胸前……

2000年7月,看了《修炼故事》,对比密勒日巴佛,忽然明白一个理:“你们延续来的生命完全是为了给你们炼功用的(大意)”,为什么99年大劫难不存在了呢?不就是让我们修炼的吗?可是看看密勒日巴佛,整整一年了,我又做了些什么?!就跟没修炼过一样,对不起师父千辛万苦的安排……难过得大哭起来,一边抹泪一边心里暗暗发誓:师父,今后弟子的真正修炼要开始!以后纵是刀山火海,也得闯过去,“坚修大法紧随师”!

从此,开始了我修炼中崭新的一页……

以上这些不是说明我个人怎样,希望大家都能够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恩师为度我们吃尽了这宇宙中从上到下所有的苦难!却连一分钱都不要我们的。“每当我看到你们遭受魔难时,师父比你们还难过;每当你们没走好哪一步时,我都会很痛心。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你们是走向佛、道、神的未来觉者,是不求世间得失的,那应该什么都放得下。”(《去掉最后的执著》)希望那些没走出人来的同修尽快走出来,跟上正法进程,作为大法中的一员,要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所以不能配合一切邪恶;也希望曾走过弯路的同修不要气馁,加倍弥补。让我们越做越好,尽量少让师父操心。

大陆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