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人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5日】我一家都修炼法轮大法。自从人间败类江泽民开始诽谤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丈夫的笑脸不见了。他要向政府讨回公道,向中央上访,就这样借了钱去了省会南昌市,去了北京。在北京待了五十多天,回来后向功友们讲了北京的情况,就这样我和三位女功友也去了北京,我们一回来都被抓进牢里去了。我们都是女学员还好一点,拘留十五天。可我丈夫在看守所里被关了三十七天,被打得口吐鲜血。折磨得皮包骨头。

从那以后公安人员三天两头就到学员家来骚扰,特别是去过北京的学员家,更是常有警察出没,还叫当地干部盯住我们,不准我们再去北京。公安人员执法犯法,说抓人就抓人。把我丈夫带走是经常的事。有时当天放,有时关二天才放。记得2000年7月19日深夜,所里来人又把我丈夫带了去,我赶快起来穿上鞋子问:“又是怎么回事?”他们骗我说:“没啥事,叫去问个话就行”。可第二天他还没回家。我就到所里去要人,谁知他们又无缘无故把我丈夫再次送进了看守所。这次关了四十三天。那里真是人间地狱,我丈夫受尽折磨。

他从看守所回家后,公安人员把我们夫妻看守得更紧。在这期间抄了我的家,把书全拿走了。因为我们夫妻保护书,他们再次把我丈夫关进了拘留所。我和几个学员去了村长、书记家里、所里,跟他们讲:“你们不应该这样对待大法学员,你们敢说我们不是好人吗?”他们就讲:“你们不该去北京,去了也没起到什么作用。”我们讲:“我们是个修炼者,只是向政府要求给修炼者以合法的修炼自由,真没有其它目的。”他们讲:“是上面指示的,叫看住你们,不让再去北京。因为是吃政府一碗饭,也就得为政府办事。”我们学员就跟他们讲:“做人最起码还得讲有个良心。”

去年底还有四天就是新年了,那天晚上我丈夫在家呆不住了,要用他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我知道他的心思,就和他商量这次我不和他同去北京,留下来向世人讲清真象和揭露邪恶,另外在家带女儿,让他放心地走。我丈夫把脸转向外面,流着泪水,又用被里把泪水擦干说“不要为我担心,有法在,有师在,无论遇到什么魔难咱们都能承受。另外还要向世人进一步讲清真象。”当时我只知道回答两句:“我会为所有去北京的功友祝福,牢不应该是我们真修弟子坐的,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功友做。你走后我一定会进一步向世人讲清真象和学法。”就这样,第二天我送他坐车走了。

前几天公安人员把我二姐骗了去。腊月二十七我去拘留所看二姐。并要求他们放上了年纪的二姐回家过春节,在那里碰到一位女学员就和她谈了谈。她说:“1月17日在天安门广场,一个穿红色运动服的功友,拉起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是正法。”便衣警察抓他,他很机灵,躲过了一些警察,结果还是被抓,那功友就是你丈夫呀。当天晚上,气温零下9度左右,警察把他衣服扒得只身剩下一条短裤,把他挂在树上。他身上都结了冰,天刚亮警察怕被人发现才把他放下来,让他穿衣服。邪恶这样做看他还不讲是哪里人、叫啥,就又打他。身上被打得出了血条儿,打得惨不忍睹,在场的都流下了泪水。”

村里、所里去北京把他接回市里都不通知我,过了几天,是在村里工作的邻居偷偷告诉我的。我去市、所里找人,谁知他们又把他送进拘留所“学习”了。我赶去他们不让我见他,说三个月不转变再加三个月,再不转变就送去劳改。太卑鄙了。现在也不知我丈夫又会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子?但我深知肆意迫害正法修炼者的邪恶江泽民之流即将下地狱了!

(大陆学员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