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的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在继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2月7日】 2001年1月22日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邪恶队长耿某带着护士给一中队绝食的大法弟子灌食,多数人都精神状态很好就被强行灌食,有的被拽进办公室,有的是几个人抬着到办公室强行灌食,给4班的李秋兰灌食时,几个监控把她叫到办公室,她和队长说:我精神很好,不用灌食。耿队长凶狠地说:“李秋兰,你又该挨打了。”说完就让3、4个监控把李秋兰按在床上,有的拽胳膊,有的压腿,灌食时,李秋兰说:“我绝食就是为了要求还我们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等灌完食后,暴徒耿某向李秋兰走来,李秋兰本来想向他弘法,向前走了几步,刚说两句话,耿就狠狠地向她打了过来。李秋兰说了句:“法轮功好,大法好”。耿恶狠狠地连打了最少十多个耳光。打的她坐在地上,李秋兰说你打人是犯法的,是错误的,耿又开始用力的踢她,腰部和腿部最少踢了十几脚,李秋兰把脚搬上来就要盘腿炼功,耿抓住她的头发,还有两个临控把她拽起来,耿又打她的脸。一中队邪恶队长的宋某也打了她几个耳光。打的她当时就吐了血。暴徒宋某说把她推出去单放在一个室。然后邪恶之徒一起把她推到浴室,到浴室后,又吐了几口血。一直到吃饭时,大法弟子们要求放她回来。才放回来。回来后,看见她被打的脸部两侧红肿,肿的很高,嘴也肿得很高,下嘴唇向外翻。也出了血,前额打了个包,两腿都很痛,腿肚子踢的肿起来很高,也踢青了,腰也很痛。第二天眼睛还发青。

最近几次绝食,有的不到两天就强行灌食,暴徒耿某曾经说过灌一次食就上一次绳,灌食时耿叫劳教人员看着,如果灌完吐了,就叫回来再灌。2001年1月2日一中队三班大法弟子绝食,精神都很好,就三天灌一次食,有的灌不进去,回去后,又叫回来灌,连灌两次,插管不好插的时候,耿凶狠地说:“插不进去也得插,使劲插,下次灌大米粥,再下次灌玉米粥,向灌猪一样的灌你们”。耿一向对大法弟子和劳教学员们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特别是对大法弟子,很多人曾经因为不参加强制劳动,而炼功学法,就用胶皮棍打,打的臀部青紫色,学员赵志嫱、贾玉霞现在臀部还有硬块,有时还痛,曾经很多学员被暴徒耿某上过绳、电棍电、警棍打、拳打脚踢。经常发出凶狠的目光,非常邪恶。还曾经指使恶毒的劳教人员打大法弟子。有的现在还有上绳留下的痕迹。刘菊花被打的现在还头痛。四大队的科长陈某、队长周某也曾经是打人的帮手,2000年11月1日在集体炼功时,一中队4班的刘素香被陈某连踢带打,头上打了个包,头痛了好几天,一班的夏风红在她们班里,两个邪恶队长和一个班长一起打。后来又叫到办公室,刚进屋邪恶大队长尚某说:“你再炼一个”。她又炼,尚大队长上去就是一脚,把她踢倒在茶几上,她起来后,几个恶毒队长有的踢,有的打,有的拽头发。

后来在一次集体炼功时,一中队四班的李秋兰、张书芳又被暴徒陈某打了一顿。张书芳的手腕被扭的痛了好几天。

2001年1月23日也就是腊月29日,一中队的学员出去一起喊大法好,并打了“大法好”的横幅。四班的学员被邪恶队长宋某每人打了一个耳光。有几个人是王某打的。在过年期间四大队有很多大法弟子绝食。

在灌食时,精神好的大法弟子不去,暴徒耿行军就让监控和班长强行拉进去,看见监控不拉时,耿某就打骂监控。

(大法弟子供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