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11日】

1、马培芝,女,崔庙镇人。自99年11月进京上访,在县拘留所关押4个月,因坚持学法、炼功曾多次被铐在铁笼子上,不给饭吃。2000年3月初,又被送往乡镇治安大队,在此处每天遭到非人毒打,邪恶之徒用木棍、板子和水瓢等工具殴打她。马培芝被打得面目皆非,不能开口说话,不能吃饭,亲人面对不敢相认,至今仍在关押中。

2、张金凤,女,崔庙镇人。因到乡政府和平请愿,要求有一个公正的炼功环境而遭到毒打。邪恶之徒用摩托车拉线将她打昏,还在破伤处用脚猛踩,大约一个小时她才恢复知觉,五个月才能生活自理。

3、王淑清,女,崔庙镇人。因坚持炼法轮功,遭到多次毒打,三九天被脱掉衣服和鞋,在冰上站了一个通宵,强迫她躺在花池子的水泥柱上,脸贴在地面上,强迫让她骑马蹲裆式站立了几个小时,王淑清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这样还不罢休,让她带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五花大绑到处游街,并罚款三千元。

4、王淑华,女,王淑清的妹妹。因进京上访,被乡镇治安人员抄家,拖拉机及全部家产被抄走,并多次遭到毒打,叫她脱掉鞋子和衣服站在雪上,结果腰被严重冻伤了,不能走路。治安人员命令她丈夫严加看管,如有外出之事,追其丈夫的责任。在他们的压力下,王淑华的丈夫对王淑华大打出手,用菜刀把她的手砍伤,下大雨让她爬在水里脸朝下,在地里用鞋猛力朝面部击打,结果把王的耳朵打得听不到声音了,他们还是被治安处罚七千元。

5、刘淑华,女,崔庙镇人。自99年11月起,因炼法轮功遭受毒打,执法大队人员将她的衣服扒掉,连冻三个晚上,并轮流值班不让睡觉,半月后才允许走动。执法人员强迫刘淑华用脚踩、用火烧老师的照片和大法书籍,刘淑华不做,他们就用木棍、笤帚、板子毒打,长时间罚跪,且双手搬着大石头与腰平齐,嘴里叼着酒瓶子,不能动。否则便遭毒打,还挂着大牌子到处游街。

6、李斌,女,崔庙镇人。在2000年12月15日到镇政府要求释放大法弟子,被治安人员毒打。她用祥和的态度向他们讲清真相,没有半点和政府对抗的意思,而正邪不分的执法人员将一个弱女子象踢皮球一样在地上踢来踢去,把她打得脸上都是血,身上都是泥土。他们怕世人知道真相,打完后李斌不让出门,必须把血和泥土先清洗掉。

7、8、刘淑香、刘建新,女,崔庙镇人,两人是姐妹。她们两个在99年11月上访,履行公民最基本的合法权利,被首都公安警察毒打,之后被县公安押送回家,途中他们气急败坏地把二人放到汽车后备箱里,六百里的路程,她们二人在后备箱里几次昏死,惨景可想而知。汽车刚到乡政府,车还没站稳,就有十几个人象恶狼扑向二人,把她俩从后备箱中拖出来,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棍子、板子都打断,长时间罚跪,并强行端着一盆水不能动,不能放。残酷的行为,使姐妹二人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9、刘秋生,男,崔庙镇人。自96年在京修炼法轮功,7.20之后,刘秋生因用自己的亲身体会,通过合法手续到信访局说明真相被遣送回家,被治安人员毒打,10月22日,乡政府再次专程到北京将他从家中以谈话为名送往本县看守所。三月初二又被镇政府关押,至今仍未放人。为转化刘秋生,他们用暴力毒打、拳脚棍棒一齐上,刘被打得无法辨认。腰部受重伤,五个月才恢复知觉。几年来他们家十几口人都受益,没花一分钱医药费,没吃一个药片,在社会不同岗位作贡献,而今江泽民犯罪集团专横腐败,正邪不分,是非不辨,把好人当坏人,他大姐因炼功被判刑两年在石家庄劳教所,妻子因炼功在北京劳教所判刑一年,三弟因炼功在石家庄被判刑一年,弟妹在杭州被判刑一年,四妹被乡政府关押7个月,三妹在景县多次关押,遭到非人折磨,回家后每天安排人看管,没有半点自由,连回家看母亲的权力都被剥夺掉。乡政府还以非法罚款等手段,实行经济制裁,刘秋生先后被罚款一万五千元,连70多岁的老母亲也不放过,被抓到镇治安大队连冻几个晚上,到处游街,惨遭折磨。由于整个家庭人员全部遭关押,在北京的生意只能停业,孩子被迫停学送往农村。三弟一岁多的孩子无人看管,只好送往农村由姥姥看护。70多岁的老人正需要儿女养老,享受晚年之福,然而却在看护两个年幼的孩子。

10、吴金连,女,崔庙镇人。因送大法资料被带到县公安局,股长魏召田用笤帚和拳头向头部猛击,要问清材料的来源,由于她坚定大法,就向邪恶讲清真相,结果被打昏过去,一小时后才醒来。魏召田用各种刑具多次打伤致残大法弟子、恶言中伤,手段毒狠。吴金连以后又被乡镇治安大队多次毒打,罚款七千元,造成经济危机。

11、吴金红,女,崔庙镇人,吴金连的妹妹。因进京上访和送大法资料,被县公安局打残,下颌移位,吃饭、说话都非常困难,给生活带来极大的痛苦,并被非法罚款一万元。

12、息淑荣,女,崔庙镇人。自7.20以来由于坚持修炼大法,到北京天安门和平请愿,被公安人员带到驻京办事处。当地公安人员魏召田等人前去接人,见面就脱下鞋猛击面部,被打得面目皆非,眼和脸都肿的象馒头一样 ,途中六百多里路,他们不顾他人死活,硬将她反铐两臂,一直到县政府,致使两臂长久无知觉。更使息淑荣痛苦的是,他们命令她丈夫对她严加看管,如有外出之事,则加倍惩罚。她丈夫为逼她与法轮功断绝关系,将她打昏过去,还用铁锹猛击她背部、胸部,用砖头猛击膝盖,竟想把她的腿砸断。当她在炕上无力防备的情况下,被一脚踢下来。夜间在草棚子住宿,不让吃饭还要下地干活。

13、石效芹,女,崔庙镇人。99年12月去乡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要求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被执法的人员毒打,他们用手抓着头发问:“还炼不炼功?”她坚定地说炼。于是遭拳脚棍棒的毒打,晚上在寒风刺骨的天气下,命令她脱掉衣服和鞋子在院里冻了一夜,白天还要五花大绑到处游街。5月份进京上访,乡政府执法人员将大门和屋门全砸坏,抄走粮食及所有家产,并罚款三千。石效芹本来已经失去了丈夫,带着两个孩子勉强过日子,而执法人员不但没有半点仁慈之心,反而趁火打劫,欺辱她们母子。

14、宋庆云,女,古城镇人。因修炼法轮功被抓走,进门便说:听说你是法轮功骨干,今天我们非治一治你这个骨干。便问还炼不炼,回答说炼。两个公安人员用电缆线猛抽她的全身,一会儿就打得她遍体鳞伤,还狂言:我就不相信治不服你。随后他们扒掉宋的衣服,数九寒天打开电扇,叫她站在电扇底下吹了两个小时。最后自己说:法轮功真神了,楞吹不坏。

暴力绝不会使人心屈服,反而更坚定了大法修炼者的信念。信仰自由是每个公民的权力,好与坏的标准,不是用金钱和权力来衡量的。

善良的人们,请来了解一下法轮大法弟子的品质,替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