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某地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纪实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日】 在甘肃某地区,大法弟子们做了许许多多的弘传大法、讲清真相的工作,坚定地"助师世间行"。他们多次上访,多次被非法关押。狱中的待遇是非人的,且不说每天供给的食物常人无法下咽,就是那些残酷的体罚,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挨打是家常便饭,用手铐背铐着吊起来几天几夜不给吃喝,饿着肚子从事重体力劳动,甚至还要遭受同狱犯人的毒打…然而,大法弟子都承受了,并奇迹般地活着,向他们所在的每一处弘法,以他们的言行,感化了无数曾被认为"无可救药"的刑事犯人。让他们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学修"真善忍"。

以下是该地区的部份大法弟子的修炼实例,以给不知内情的人们了解真相。迫于眼下的情况,也为使修炼者们少受牢狱酷刑之苦,笔者为他们做了化名。

陆凤兰:她和丈夫、孩子,一家人都在修炼大法。2000年元月,她和丈夫到京上访,回来后被抓入看守所,在百般逼迫下亦不肯写"悔过书",后于4月24日被判刑一年半,送往兰州平阳台劳教所。在劳教期间仍法不离心。当时同狱关押的其他犯人中有一名吸毒犯,(同狱共34人)号称"老大",十分蛮横,狱中都是两人同睡在一张一米左右宽的床铺,"老大"因嫌床挤,每天对同床的陆凤兰动辄拳打脚踢。而陆凤兰却任她百般欺辱,默默忍受;过后仍一如既往地帮助别人。最终,这种伟大的善的力量感化了所有的人。她以言行向周围的每一个人弘传大法,使狱中许多犯人得法、学法,痛改前非,学做好人。

马耀峰:(陆凤兰的丈夫)与妻子上京回来后被关在看守所15天,后又被送往消防队,被关8个月。在劳教期间,经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每天24个小时不间断地卸煤车,一天要卸20吨煤;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一天不吃不喝也顶不下来,而他已是上了年纪的人,却奇迹般的撑了下来。看守人员百般威逼,让他写"悔过"书,“保证”书等,他坚持不肯,只要他开口就是弘法。后来他以绝食抵制,(绝食长达10多天),这是任何一个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大法弟子却做到了,也坚持到了最后。

郝军曾一度顾虑重重,前瞻后顾而不能走出来,后来在一次大法弟子组织的法会上,通过和老弟子们交流,终于认识到自己应当摒弃不应有的执著,投入神圣的正法洪流。因单位上网条件比较便利,他印制了许多弘法的资料,挨家挨户地投递,甚至于附近县、村,一些边边角角的村落。并向各地分发上访信件…他自己说:"我原来有许多怕心、名利心等等,现在我才走出来,为弘法做了一点工作,我感觉忽然自己进入了另一个境界,简直太畅快了,感觉太好了。当得知有人截查信件时,他通知其他弟子避开,而自己又在发剩余资料时被安全局逮捕,被判3年。在狱期间,一次一位大法学员刘某被抓后没有守住心性,带着公安局的人找到他说:"这些事(印发材料)都是你教我干的,你看我现在也不练了,你对他们说清楚吧"。结果郝军当场义正词严地告诫了他,并坚定地对公安人员说:"这么好的大法,我有幸能得到,并受益,应该让世人都知道,讲清真相。这样的人我不认识他(指刘某)。”后来刘某回来后感到十分羞愧后悔,产生了重新修炼的心愿。

朱兰秀:做了大量的弘法工作,大量的散发弘法资料,向世人讲清真相。2次到京上访,入监3次。在监期间,曾被三天三夜不给吃喝,并吊起来一天一夜,这在常人是无法承受的,她却吊在那儿睡着了。无论怎样百般折磨,从她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她坚决不写"悔过书"。

魏莲香:2000年元月上京上访,后被抓遣返地方,共四次入监。入狱期间不断地向身边所有人,包括狱中犯人及看守人员弘法,以善心感化别人。被释放期间,又做了大量的弘法工作,不单是本地区。只身一人步行在一些农村地区,几十里地挨家挨户地发送资料,极大地鼓舞了地方上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向世人说清真相,"助师世间行"。

范永存:魏莲香的丈夫,入监一次,后释放又被单位多次处罚,仍坚定地为大法做大量工作。

刘桂花:到京上访一次,入监一次,也大量散发弘法资料。在监期间,被倒背拷起长达15小时(不能站也不能坐),指头肿了,两只脚都青了,她却无怨无恨。公安人员从早上8点多去她家搜查,至11点多将她带走,搜查期间,一卷大法的经文在窗台上,还有一本缩印《转法轮》在桌上没来得及收藏起来,可是几个公安人员都翻过了那个缩印本,甚至有人还拿着念念,却居然问刘桂花:你怎么这么大年纪还看这字典——小孩看的玩意儿?因家中有上学的孙子无人照顾,中午刘桂花又被铐押回家,孙子呆呆地望着还戴着手铐的奶奶和满屋的人,不知发生什么事。就这样刘桂花给孙子做好了饭,又被铐走了。

杨岩:被关了八个月,身体单薄瘦小,被关期间一天24小时不间断地卸煤车,一样地撑了下来。后绝食十多天,被释放。

李德馨:得法前,丈夫有病,时常发作,她自己也体弱多病,一家几乎没什么经济来源,得法后,丈夫反对,她向丈夫弘法,结果丈夫的病没有再复发,也开修炼大法。并说:李老师救了你也救了我,这个法这么好,你做的对。并鼓励李德馨上京,后她2月份入狱,最后被判一年半。由于家庭困难,每次丈夫探望她时,大法弟子们纷纷集资为他出路费及买些吃的和生活用品等,丈夫总对她说:你要守住心性,家里都很好。

安林:做了大量弘法工作,在上京上访的途中,一路弘法,到京后在天安门护法,回来后又一路弘法。由于胸怀坦荡,一身正气,堂堂正正的弘法,那些公安人员竟象被蒙住了眼耳一般,从来没有发现过他。众弟子们都赞他是:同化了法,溶在法中。

付桂琴:从99年5月至今,单位一直没有给她开工资,然而她仍不懈地弘法、护法,后被邪恶之徒判入狱3年。

……

元旦过后,许多法轮功修炼者又被无端关押,而至今为止当局也没有给其家属及广大群众一个合理的解释。警察抓人时,说只是带去问些话,问完了就回来,却至今未放人。这期间,亦不许家属去探望,而被无辜关押的修炼者以绝食抵制至今。

江泽民集团伤天害理,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民众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孰正孰邪,孰善孰恶?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