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护大法是出于我们的本心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4日】 我有许多善良的朋友,他们都认为大法弟子是好人,十分反感政府一边倒的宣传攻势,也能看穿自焚闹剧的邪恶表演。但在被重复了一万遍的谎言中,他们却不约而同的相信了一件事,那就是法轮功的和平请愿会使当政者恐惧,会成为外国攻击中国的工具,他们说:既然你们师父不回来,何苦自己当殉道士呢?他们无非是觉得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受别人指使。作为朋友,就让我推心置腹地谈一谈我们的想法。

政府总说稳定压倒一切,但稳定不可能用暴力和强权获得,不能防民之口胜于防川,广开言路是必要的。且看在德国,新纳粹游行的同时,反纳粹人士可以在对面示威。不同声音的存在并没有导致德国的混乱,但如果只允许新纳粹说话,而不允许反纳粹表达,那恐怕整个欧洲都要乱了。几十年前,美国二十万黑人进军华盛顿,在林肯纪念堂前的广场上集会,黑人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发表了著名的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如果黑人们因为美国曾有过歧视黑人的法令就逆来顺受地当贱民的话,那金博士的梦想将永远是梦想。

法轮大法在中国受到了严厉的镇压,那么多大法弟子受到了残酷的迫害,然而我们却没有一个正常的渠道去向政府反映问题。但在不公的待遇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做人的起码权利。中国政府说大法弟子去中南海没得到批准,是非法聚集,我们到信访局上访就会被抓起来,我们只能去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我们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只想表达我们的心声,因为我们是好人,不想被诬蔑为邪教徒,没有也不需要人指使我们怎么做。

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和大法弟子坚持不懈的请愿一直持续着,外国媒体出于工作的需要对中国的实际情况进行了客观的报导,他们的报导使得一些有良知的人产生了对大法的同情,怎么能说是国外的什么势力利用我们来当工具呢?倒应该是政府不理智的行为给什么势力提供了口实。爱国民众所要指责的当然就不该是我们。

中国最权威的中央电视台不也报导了在小布什就任美国总统的庄严大典上,一群怀疑此次大选公正性的美国民众在对面示威吗?美国人民有没有指责这些行使自己合法权利的同胞是在制造美国的混乱?美国政府有没有抗议中央电视台的报导是在诬蔑美国?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中国政府对内对外的双重标准,而无视自己在国际人权公约上的承诺呢?

在中央电视台的另一个反映美国治安状况的节目中曾有一段提到了美国元首肯尼迪遇刺,并说:“一个国家元首的安全都不能保障,人民的安全怎么保障?”可是,中国国家元首、新中国的缔造者之一刘少奇的死岂不是比肯尼迪更痛苦?中国又有多少老百姓含冤而死,而且现在还在继续,仅大法弟子就有百余名被迫害致死,上万人还在遭受着不同程度的迫害。

国外的议员开会,连外国人都可以随便旁听,而我们的“两会”一开,就成了生活在北京的人们的灾难,外地民工要被警察撕毁“三证”遣送回家,小本经营的摊贩们不许摆摊无以为生,交通受管制。天安门广场更是如临大敌、严防死守,乾脆戒严,唯恐有喊冤的刹了风景、影响领导们的心情。朋友啊,真该想想自己生活在什么环境中了。你们劝我:就在家炼吧,把自己的生活搞好,别人的事、国家的事不要再管了,管也管不了。你们的心意我知道,是怕我受到伤害,你们的话中包含了多少的心酸和无奈啊,几十年的压抑已使人麻木了,其实你们谁的心理不希望祖国好,谁不愿意生活在公正的环境里。

李瑞环说的好:“我们的国家是人民的国家,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我们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我们的法院是人民的法院,我们的警察是人民的警察。”那么某个人或某个党做出了有损人民利益的决定,对其的反对和抵制不正是一个爱国人士所应该做的吗?

至于说目前我们师父没回来也好理解。法轮大法在世界上40多个国家都是合法的,只有在中国被加上了莫须有的罪名,如果让传给我们法的人--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回国受难,那是对全世界大法弟子的不公,是一件践踏世界正义公理的大逆之事,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所不允许的,是那些坏人们永远也办不到的。我们师父回国之时将是邪恶被铲除、法正人间之后。

和您聊这些是想让您明白:维护大法是我们被真理启迪后善良的本心。我们无所畏惧地做我们一切应该做的事,因为我们是觉悟了的人。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能驱使我们做什么,也没有任何邪恶的镇压能阻止我们不做什么。而我们所做之事又能使所有的好人受益。

我的朋友,也许在险恶的形势下您不敢加入大法的队伍,在这场真善忍与邪恶暴的较量中,您只愿旁观,那么您看吧,邪不压正,真善忍必胜。这决不是梦想,这是宇宙的法理。不过,您站到哪一边可决定您的未来啊,希望您站到正义的一边、真理的一边。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