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蒙阴大地——垛庄镇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垛庄镇办转化学习班期间对法轮功修炼者用尽毒恶招数,残害学员,邪恶的头子带打手们在班上为非作歹,致使学员人身受到严重摧残。

2000年1月4日在转化学习班上学员因坚持炼功,派出所所长杜仲泰用橡胶棍毒打13个学员,每个人被劈头盖脸打20多下。杜仲泰把仵增健鼻梁打断,脸被打肿。把闫光新打得满脸是血,口里还叫着:叫你炼,让你知道厉害。

1月5日学员巩全运因不转化被指导员张士民毒打一顿,并被邪恶用脚踩成骨折。并将60多岁的学员魏某某一气打60多橡胶棍,致使瘫倒在地。

在学习班上垛庄镇副书记李绣福、派出所所长杜仲泰、原镇党委书记王芹用橡胶棍轮番毒打学员鲁兴德,致使当时昏迷,过后所长杜仲泰脱下皮鞋猛抽该学员的脸,致使脸几天后才消肿。因不转化送蒙阴看守所拘留,15天后又转到垛庄镇转化班。在转化班上,副书记李绣福指使打手把鲁兴德从屋里拖出来,8个恶棍用木棒轮番毒打,把他踢倒在地后,有的用脚踏着脸,有的按着头、手,用木棍打了近200下,把腚打成紫黑色,昏迷休克达半个多小时,在不省人事的时候,还把他铐在树上。最后把该学员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看到实在不行了才放回家。最后还逼迫该学员交罚款1300元。一个身体健壮的男子汉硬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半个月后才能下地走动。

在学习班上学员刘某某被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毒打休克后又用凉水浇醒,腰部严重受伤,橡胶棍打断了两根,还把他踢倒在地,跺脸踩腰,使该学员3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在学习班期间,刘相雨还经常用电话遥控指挥,打手们对学员说:“不怨俺,刘又来电话,不让俺睡觉,叫俺打你。”

在班上一打手打王建利时,怕该学员以后报复,把他脸用布蒙上,铐住双手,然后打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用怪腔对该学员说:“刘相雨叫我今天晚上扒你一层皮。”然后一大群打手用橡胶棍猛抽王建利90多下。刘相雨在班上威胁学员说:“以后你们谁敢去北京上访,回来我就掀你脚趾盖子。”并经常指使打手随便毒打学员。

武装部部长房思民带领打手毒打学员之余,把大法学员家属送到转化班上的9条内裤扣下6条私用,并把学员家属送去的饭菜(鸡肉、肉馅饼)水果偷吃掉,将剩余残渣扔给学员。堂堂的武装部长竟大言不惭地说:“你们拿钱去上访,还不如有钱买个小秘风光风光,也不枉来世一回。”

在学习班上,泉桥村刘元阵带领几个打手晚上9点多钟头戴头盔,把女学员用布蒙住脸,背铐双手拖到外面,在黑暗处用下流无耻手段侮辱女学员至凌晨。还有的用布捂住女学员的整个脸,两个打手架着一个硬拖着跑,致使学员呼吸困难,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2000年秋,20多名学员因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拘留并遭毒打后送至蒙阴转化学习班上进行残酷的所谓转化。

2000年底至2001年春先后7名学员因上访被垛庄带回后极尽毒打并押入水牢,学员站在水里不能坐躺,拘留一月后又送到转化班上,至今还在遭受邪恶的残害。许多学员被秘密关押,其亲属探望也找不到,下落不明。

垛庄镇大法弟子齐成荣被迫害情况:

1999年7月23日因怀疑齐成荣进京上访,镇政府将其抓去非法关押18天
1999年9月10号在蒙阴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
1999年10月14号又在县看守所非法拘留30天。
农历99年12月28日又被非法关押共计107天。在垛庄镇被关30多天后又被送至蒙阴看守所,在看守所拘留1个月后又移到镇上举办的转化班上。
2000年10月5号至2001年3月15号共计关押160多天。
齐成荣先是被县看守所非法拘留1月后又进了县转化学习班。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指使垛庄镇武装部副部长房思民带领10几个打手在班上毒打齐成荣。后里村民兵刘长平将齐成荣的腿打得严重骨折,近50天不能出狱门,拉尿都在黑屋子里,即使这样还常常进行体罚,一个腿站着一次体罚10个小时。因春节办班暂停,又将齐转到看守所,过1个月后又送到垛庄镇转化班上,过后因绝食垛庄不敢留又送至蒙阴县转化学习班上继续遭受邪恶的迫害。现被判劳教3年。

垛庄镇其他大法学员受迫害情况:

赵传文因1999年7月22日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6天),罚款3000元,99年秋天因外出交流被治安拘留15天,后又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罚款1500元,99年春节去北京上访,被抄家,家里的钱全被派出所拿走,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关在“学习班”二个多月,受尽非人折磨,罚款1万1千元。2000年秋天因散发真相资料,被派出所发现,把他的摩托车骑走,他被迫离家出走,下落不明。

刘风厚99年7月22日因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3天,99年春节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关在“学习班”两个多月,罚款1万零800元。2000年被迫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刘秀玲99年7月20日因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3天,99年春节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关在“学习班”两个多月,罚款1万1千元。

赵传武99年7月20日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6天,罚款3000元,99年春节因去北京上访,被抄家、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关在“学习班”两个多月、罚款1万1千元。2000年秋天派出所的人因在赵传武家翻出几本大法书,家里的三轮车被镇政府和派出所开走,并要罚款5600元,他被迫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

刘明鑫因上访被罚款6000元,并被强行关押4个多月,遭受了非人折磨。

郑宝玲因自愿签名,被政府抄家:木制家具8件,沙发一套,缝纫机一台,21英寸彩电一台,石英钟一个,小麦600斤。

2000年春天垛庄大法弟子因不交非法罚款,在银行的存款被政府冻结。据不完全统计,该镇被迫离家出走,有家难归的大法弟子有:赵传文,刘凤厚,赵传武,仵增健,冯桂芹,严学富,李某某,段某某,刘双兰,刘庆莲。

还有许多大法弟子的迫害情况因种种原因没能整理出来,邪恶的迫害极尽猖狂,希望善良的人们擦亮你的眼睛,分清正邪,匡扶正义,“邪恶逞几时”,善恶终报,这是宇宙不变的法理。

垛庄镇经济处罚情况:

大法学员闫光新、仵增健、齐成荣、鲁兴余每人被罚款3000元,去北京上访的17名学员每人被罚款1万元。并且每人还交1000---2000元不等的保证金。因签名,有4人被罚款6000元,6人被罚3000元,曾学过大法的每人最少交500元以上。因没钱被抄家的8户。贫穷落后的沂蒙山区,年收入人均不足几百元,只因为要做一个好人,比好人还要好的人竟被所谓的人民的政府折腾的倾家荡产、欠债累累。

垛庄镇恶人榜

李绣福垛庄镇党委会书记,镇压法轮功的罪魁祸首,在班子调整期间,因种种行为恶劣,新班子不要,其它乡镇也不要,只能赖在该镇不走,非法关押学员,并指使手下人员,毒打、谩骂、体罚大法弟子,不让家人探视、送饭,大小便不让到外边,私自关押大法弟子长达4个多月。现在还有十多名大法学员无故被关押在原垛庄镇第二建筑公司院内,罚款没钱者就到家中抢劫一空,并且用巨款从黑社会收买了六名打手,一起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这就是共产党干部的行为。

房思民垛庄镇武装部副部长,毒打大法学员的干将,学员家属送去的饭菜被他抢食一空,连送去的十条内裤都留下六条自己穿,真是一文钱都不值。毒打学员的招数颇多,打脸、打嘴,十几个打手围成一圈毒打一名女大法学员,把腿打折,还不算完,并且不让睡觉,每天单腿站十个小时,采取的手段下流无耻。

盛永柱原垛庄镇垛计管理区支部书记,因嫖娼被撤职,罚款二千元,被县委副书记王长利、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相中,调去蒙阴,参加所谓的“法轮功转化班”来“教育和转化”别人。如此品行的人来“教育转化”善良的修炼者,要把他们这些好人“转化”成什么人呢?!

刘长平垛庄镇后里村人,有名的打手,因毒打大法学员下手狠,一直被政府利用。

杜仲太垛庄镇派出所所长,打完大法学员之后,去打篮球,脚踝脱节。
张化民垛庄镇派出所指导员把大法学员的腿打成骨折。

刘相雨司法所所长,干尽了坏事,使出了所有的毒辣招数,指挥打手迫害大法弟子,有的被打得不会走路,有的被打得休克,其中4个学员被蒙上眼睛污辱两个多小时。这期间他指使手下人员毒打,谩骂,体罚大法学员,不让家人探视、送饭,大小便都不让到外边,私自非法关押大法学员长达4个多月。

大陆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