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蒙阴大地 -- 桃墟镇的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三日,桃墟镇对法轮功学员办起了转化学习班。在那里18位法轮大法学员遭受到了非人待遇,和残酷毒打,以下是他们毒打大法弟子的真实纪录,善良的人民群众请看看这就是江泽民所谓的“说服、团结、教育、挽救”的真实情况。

财政所:正月十三日,一位政府职员急火火地跑进财政所,从此惨无人道的转化过程便开始了。值班人员发出命令,强行让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伸直双腿,用手去搬脚趾尖。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法轮大法弟子在这痛苦中忍耐着,支撑着,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折磨之中,有的法轮大法学员的腿在不自觉中跷起来,这些邪恶的值班人员便狠命地去踩、去跺、去踢。一位姓遥的学员想去小便,他们却说:“什么时候保证不炼功了,才让去。”有的学员想喝水,对值班人员张某某说:“我实在渴极了,给我点水喝行吗?”张某某说:“你事还真不少,坐在地上搬你的脚趾尖吧。”有的学员实在坚持不住了,这些邪恶之徒便说:“你不是修真、善、忍吗?你那忍字哪?你说不炼法轮功了,就不让你搬了。”大法学员说:“法轮大法是一部宇宙大法,每个修炼者都以‘真、善、忍’约束自己,做好人、更好的人,既有利于个人,又有利于社会,使我们身心受益,为什么不让我们炼?再说我们讲‘忍’,不是对杀人放火都不管,如果你要砍我头我就让你砍了,那不是纵容你犯了杀人的死罪?我只要有一口气也要坚修大法。”话音刚落,便被强行脱去毛衣,一阵猛烈的拳打脚踢,这们法轮大法学员只觉得耳鸣眼花,邪恶之徒直到打累了才住手,类似折磨反复数次。

二月初一,身为父母官的刘醒世、莫光利带着桃墟镇上的十几个值班人员,撞进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屋内,进门不问青红皂白伸手朝法轮功学员打了两个耳光。我们学员说:“我们没有犯法,即使犯了法,有法律制裁,你们也不能这样对待我们,我们出去后会告你们的。”邪恶之徒某某听后恼羞成怒,顺手抄起木棍用力朝向学员肋骨处砸去,接着木棍如脸雨点般打在这位学员身上,后又抓起牛皮鞋朝这位学员抽去,这位学员肋内的肉都被震碎,鲜血从嘴里流出来。与此同时另一位法轮大法学员也惨遭毒打:一把新木制椅子都打碎了,只剩下一点木柄。然后莫光利又把另一位法轮大法学员抓过去对值班人员说:“小伙子们,给我往死里整!”值班人员听到命令,恶狼般扑向这位法轮大法学员,用棍抽,用脚踢、跺,这些值班人员分三班轮流打,并且边打边威吓:要不快交钱,每天打一顿。就这样连续打了近四个小时,这位学员被打得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地面,尽管事后他们用清水冲刷,但仍能看到血迹斑斑。另一位法轮大法学员被罚脚尖、腹部、鼻尖贴墙站,两手高高举起,站立多个小时,这些邪恶之徒还不过瘾,又把她拉到屋外,后边两个人抓起头发,前边两个人拽腿,强把其劈叉成一字形,刘醒世拿出打火机来烧这位学员的眼睛,都能闻到烧焦皮肤的气味,直至把这位学员折磨得昏死过去,刘醒世伸出手来试了试还有呼吸,便穿着皮鞋再去跺、踩、碾这位们学员的腿、脚,并把学员翻过来踢过去,再次用木棍从上到下狠命地打了一遍,直至昏死。刘醒世命令四人把这位学员抬到一楼办公室,原来医生早已在等候,经测定,心率过速,血压已达180,生命承受已到了极点,实在不能再打了,他们才罢手。

本应为人民服务的地方官,本应惩恶扬善的警察们,都有父母兄弟、子孙儿女,同是血肉之躯,人心都是肉长的,为什么非要置善良的法轮功群众于死地呢?难道法轮大法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高尚行为没有震撼你,没有触动你的心吗?你的妻子、孩子会因你的恶贯满盈而羞耻,你的父母会因你的人性全无而丢尽了脸。别忘了,善恶终有报!善待他人,也就是善待自己。为了你,也为了你的子孙后代,停止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为你的子孙后代积点德吧!

大陆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