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8日大陆综合消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烟台怀孕8个月的大法弟子刘秋红被强制堕胎

烟台大法弟子刘秋红, 女, 39岁,原中策药业公司工人,在怀孕8个月的情况下,被派出所强行从家中抓走,并被迫做了引产。孩子生下时还活着,会哭,但孩子打下来后被送走,现在生死不明。刘秋红引产后,不让休息,就被关在凤凰台办事处“转化”班近一个月。最近又被非法劳教。

另外,近期烟台芝罘区还有13名大法弟子被劳教,其中男4名,女9名,已知有孙元华、孙月华(姐妹俩),宋玉 (女)、刘秋红(女)、袁东 (男),其他弟子名字不详。



宇宙之声震撼马三家劳教所

2001年3月22日午夜,法轮大法宇宙之声响彻马三家二所内外,有力地震撼了邪恶势力;同时给予在押的坚修弟子以极大的鼓舞,引起强烈反响。

大陆弟子把高音喇叭安放在外面,在午夜11:30-1:00及1:30-3:00分两次循环播出。播放内容包括:师父最新的三篇经文,大法弟子正告邪恶之徒的信和大法弟子写给在押被“转化”者的信。这次的广播,更加坚定了在邪恶环境中仍然坚定实修的大法弟子对宇宙大法的信念。同时,有力地打击了邪恶势力的嚣张气焰,令邪恶们极度恐慌。



永定河边飘扬着"法轮大法好"

3月中旬,北京永定河边的松柏树上,飘扬着"法轮大法好",耀眼的黄底红字闪耀在黄沙飞扬的北京城,格外耀眼。


北京西单商场的大法横幅

网上刊登了3月10日,北京西单商场二楼的平台上飘扬的一条"法轮大法好"的条幅,马路对面的行人不断张望。以上就是该消息的图片资料。


河北省某市出现大量大法标语

近日,在河北省某市的繁华地段的电线杆、墙上出现了用红色油漆书写的标语,写有“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还法轮大法清白”、“真修弟子助师世间行”等,几天之后依然保留,特别醒目。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酷刑折磨回到大法中的学员

黑嘴子劳教所利用造谣、欺骗、恐吓、高压、酷刑、诱惑等手段,迫使有些学员走上了邪悟之路。有学员发现自己错了,又重新回到正悟。劳教所对这类学员酷刑折磨。有位学员由于重新修炼被狱卒用高压电棍电遍全身,会阴处被电成糊巴状,仅仅坚持了两天后实在承受不住,就又被违心地“转化”了。据说有一部份人就是由于怕承受不住才违心地 "被转化"。

另外,那里的劳动强度极大,每天都工作十七小时以上。

这个劳教所曾经因迫害大法学员被曝光,然而邪恶之徒依然继续作恶。恳请善良的人们关注在这里被摧残的大法学员。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电话:总机0431-5384312



吉林市劳教所近百名大法弟子绝食

3月7日,吉林市劳教所为加紧迫害大法弟子,将非法关押的190多名大法弟子合并成立教育队。现有近百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

大法弟子潘兆文于99年9月2日兄弟二人在家中被带走非法拘留,并被没收了大法资料及电脑,至今未还。此后又被非法刑事拘留一次。2000年1月6日因参加法会被非法劳教一年,至今未放,家属也没收到任何通知书。近日,因未按管教要求上座,被叫到管教室,回来后眼角上方出血了,详情不知。

大法弟子李文君及母亲,2000年6月被派出所骗去。当日中午其母亲被放回,下午四点李文君被送到看守所劳教二年。近日,李因不让管教搜身(有资料),就说资料是自己的,被铐在走廊一天,并被用电棍击打。

我们呼吁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对这些绝食和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给予关注。



辽宁本溪阿家岭拘留所内40余名大法弟绝食

本溪市阿家岭拘留所内的40余名大法弟子于本月20日开始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25日晚,法轮大法电台的声音在拘留所上空响起,有力地窒息了邪恶。


据可靠消息,石家庄市劳教大队二中队的20余名男大法弟子为抵制迫害,近日一直持续绝食,请各界善良人士予以关注!



吉林市昌邑区强制“转化”班关押幼年大法弟子

吉林市昌邑区强制“转化”班目前非法关押了30多名坚修大法的学员,其中包括三个孩子:候振龙 8周岁,赵琦女 14周岁,郭秀景,女,15岁,初中二年学生。被非法关押的最年长的大法弟子为马爽,河湾子永吉师范教师,77岁。



理不清的逻辑

今年三月初,河北某中学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操纵下,召开了全校大会,胁迫全校学生教师进行所谓“崇尚科学、抵制X教”的签名活动。某派出所民警在会上讲话说:“炼法轮功不坑人、不骗人,都是在做好人,但是人家不让炼就别炼了。”



黑龙江勃力火车站的犯罪行为

黑龙江勃力火车站把师父的法像放在入口处,有便衣轮班看着,不踩的一律拘捕。有两个女乘客因没踩法像,被追得到处跑。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2000年9月份在劳教所三大队二中队发生一起法轮功学员被集体殴打事件。

事情经过:一个姓张的管教人员因一点小事,对功友们大打出手每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特别是吴德修等功友竟被用刷鞋的刷子刷牙,把牙床都给刷肿了。

11月份四大队十多人因炼功一事被管教人员一律用电棍等毒打。

2001年1月份教育队三班因无休止地念监规,白鹤和徐艳君二名功友提出要求不想再学监规,被扣在楼道里一宿,她们没有穿棉衣。

2001年2月份劳教所开大会给不写“决裂”书的人加期,最多的加了九个月,因为这事四大队的功友绝食抗议,被关禁闭10多天,其中有刘洪伟、姜乙宏、孙铁生、田福森。

2月中旬,教育科刘旬到教育队二班和大家谈话,功友徐志国因在刘说话时无意中笑了一下,竟被刘认为是蔑视他,把他拉到队长室用电棍毒打了一顿。还有一天,管教人员叫大家出操却不让穿棉衣戴帽子,结果造成多人冻伤。

3月6日教育大队成立,把功友的大法书给搜去,功友去要,但管教不给,100人集体绝食。



西安交通大学硕士生被骗至公安局非法关押

元月12日,西安碑林分局的两位公安找到西安交通大学98级硕士生刘殿勋,谎说同情大法学员,要给功友们打打气,让其将师父新经文带上跟他们走,至今一去未归。我们谴责公安的欺诈行为,也关注刘殿勋同学的命运,同时也希望功友们更加理智,警惕诈骗行为。



华北油田公安为获得授衔非法迫害大法弟子

近日,华北油田制定了65名“未转化学员”限期4月底转化95%的邪恶计划,以610谈话、警察搜家等方式干扰大法弟子的正常生活。华油技校的教师李爱华早在99年就被撤离教师岗位,改为看图书馆,现在已经有十天不能工作,天天和领导谈话,每天换一位领导。并说,再不转化就下岗。对离退休的老人,当局监听电话,派专人跟踪,以谈话名义滋扰老人晚年安宁。由于大法弟子大多数都是中老年人,又在几十年的生活中养成了逆来顺受的习惯,所以前一段时间顺从了邪恶,参加了“学习”班,搜家中未能有效抑制邪恶。通过深入学法,切磋对师父新经文的认识,大家普遍认识到,“走出人”就是走出“人的观念”,一定要用正念抑致邪恶,在行为上,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干扰和破坏。有的弟子说,“他们抓我,我就大声喊,他们不抓我,我决不参加‘学习’班。”有的说,“只要人的观念在脑中一反应出来,我就消灭它,决不让自己的思想造成裂缝。”有的说,“现在就是要来强硬的,不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

3月15日后,两名发表声明的大法弟子被拘留,两名被软禁起来办“学习”班,已有数名弟子流落他乡。大家非常不理解华油的党委和公安为什么这样做,在油田这样的小社会互相都是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同事。对60多岁的老太太动辄劳教三年,相比周边县市重得多。现在,已经劳教十五名大法弟子,其中十三名女弟子,包括卢占平(三年),郑淑艳(三年),郭永贞(三年),付艳飞(三年),李静玲(三年),李丹凤(三年,已被邪恶转化)几位四十岁以下的弟子,其余均为五十到七十岁的老年妇女(多为三年);三名男弟子,其中何慧芳(男,三年),邬志东(三年),疗有恒(二年)。

后来,大家了解到,华油的公安多年来一直是内部保安,并未授衔,数年以来,局领导和公安多次申报授衔,河北省公安厅本欲在1999年授衔。但“7-20”后,华油的大法弟子护法活动越做越成熟,逐渐强大了法在世间的体现,省公安厅便把“警衔”当做“驴前草”,迫使油田公安不断加大打击力度。



湖北省科技协会刘会永等诽谤大法

3月7日清晨,湖北省科技馆在湖北省科技大厦进行室内反"法轮功"的图片展后,把展厅移至其外的洪山广场。当日清晨刮起了3-4级大风,一张张欺骗世人的展牌一次又一次地被大风刮倒,每次重新放置好后又被吹倒。

湖北省科技协会党组织书记刘会永等人还成立所谓的“协会”诽谤大法。

刘会永的办公电话:+86-27-87824292 宅电:+86-27-87826132



安徽省霍山公安非法抓人

安徽省霍山县公安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在网上曝光后,当地公安十分恼怒,怀疑是合肥市一名霍山籍青年大学生所为,将其强行抓进监狱,至今尚未放出。



这是什么样的“法制国家”啊!

我今年30岁,98年9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许多许多无法言表的好处,在中国政府无端取缔法轮功后,于2000年4月、12月两次依法上访,却被当局分别非法拘留各1个月,并被强迫交巨额罚款(4000---6000元,这对中国农民来说就是5、6年的血汗钱)、写保证书(让亲戚做担保人,实际是株连).....等等高压手段剥夺公民的合法权利。现在我被他们逼得有家不能回,四处流浪,连我爱人和孩子(他们不炼功)租房都不让租,逼着我爱人和我划清界限(离婚),还逼我姐和我姐夫(他们是我的所谓担保人)离婚,要不就把我姐夫抓进监狱。同时,他们为了抓到我,我的亲朋好友都受到了各级政府的不同程度的威胁、恐吓,等等。这是什么样的“法制国家”啊!

大陆弟子 2001年3月26日



鸡西看守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张世利

鸡西市大法弟子张世利,40岁左右,于十天前被当地公安局与国家安全局逮捕,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期间,被毒打多次,警察用"小白龙"(白塑料管)打其头部、面部、胸部、背部等多处,伤势惨重,被单独关押在一牢号,并被浇冷水。希望有正义感的人士能给予关注。



湖北省孝感市大法弟子王新碧及亲友遭受的迫害

湖北省孝感市大法弟子王新碧,现年53岁,三江航天汽车工业公司退休职工。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觉修炼后身体、精神状况得到极大改善(其曾因患直肠癌做过切除手术)。"7.20"后于10月份进京上访,后又于2000年4月份因在天安门证实大法被送回孝感市被非法刑事拘留100多天,后被取保候审。因其在孝感孤身一人,其及其女儿多次向孝感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政保科辛有贵科长要求与其女儿、女婿一起居住(其女儿、女婿居住外地),均被其拒绝。辛有贵甚至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在王新碧住所擅自翻查,并威胁王新碧"再炼就把你关起来"。王新碧被迫离家出走,并于2001年2月再次到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因保护横幅不被警察抢去右手腕骨被警察折断,后在驻京办走脱,现不知其下落。现辛有贵为找到王新碧,搅得其亲朋好友不得安宁,望善良的人们予以关注。

孝感市开发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地址:湖北省孝感市文化东路开发区公安分局政保科
邮编;432100
电话:0712-2843316



大连大法弟子崔玉璋被判劳教三年

大连大法弟子崔玉璋于2000年11月被长春市公安局非法拘留,近日被非法判劳动教养三年,现被关押在长春市郊的朝阳沟教养院。



大陆山东省烟台市一功友被非法劳教

万喜梅,女,55岁,烟台市塑料四厂退休工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2000年12月被停发退休金。2001年2月5日被单位人员伙同烟台市北大西街派出所强行带走,进所谓“封闭学习班”,后于3月9日被非法判劳教两年。

邪恶经办人:
烟台市塑料四厂,张爱玲(科长)宅电:0535-6209807 单位:0535-6010804
烟台市北大西街派出所,恶警:孙浦,(单位)0535-6255110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违法犯罪行为

近来,在四川的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为了使大法学员写所谓的"悔过书",采用了罚站、不准睡觉、不准见亲人,也不准家人为其送衣物等手段折磨她们。

希望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



大连市沙河口区马栏村派出所警察擅闯民宅非法抓人

2001年3月3日上午8,9点钟, 大连市马栏村派出所警察岳某和另一警察及两名保安,突然闯入辖区居民黄可美(修炼人)家中,不顾其躺在床上需要照顾的半身不遂82岁老母的哭喊抗议,四人将没穿外衣和鞋子的黄可美连拖带推拽出家门。黄要求穿衣服和鞋,警察就又入室拿出她的衣服鞋子,然后将其老母锁在家中。当时围观群众纷纷谴责他们不顾老人死活随便非法抓人的恶行,警察自知理亏,用钥匙开门,慌乱之中钥匙断在锁中打不开,他们就强行将黄押走,黄现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后来警察着便衣用电钻将黄家门钻开,邻居质问为什么钻门,便衣说"有人举报她家炼法轮功。"



沈阳女弟子有家不能回

李慧(化名),女,54岁。99年9月21日,街道到家中敲门,不让去北京,她说,不怪你们,你们也是上指下派,我去见你们领导。于是去了派出所,从早9点到晚5点一直未归,后以"有进京可能"为由送往沈阳大南遣送站。在遣送站市女秘书长吼道:"把你送到关精神病人的屋中。"屋中没有窗户,只能睡水泥地,三个人盖一床被,并且每天交20元生活费,每天只能吃白菜汤或只能吃管教吃剩的食物,40个人吃15个馒头,与精神病人同吃同住,关押了25天。出来时还要再交5000元罚款,因经济有限交了2000元,至今未还。

99年12月,李慧同另两位同修去一位学员家,被大东分局非法抓捕,“罪名”是三人在一起算串联,非法集会。她们被关押在芳家栏看守所15天。

2001年3月因李慧坚修大法,家被警察无理长期围困,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黑龙江省民航局迫害大法弟子的违法行为

黑龙江省民航局一些当权者把那些已被停发工资,没了工作,甚至几乎要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聚在一起办“学习”班。由于大法弟子义正辞严,讲清真相,拒绝办“学员”班,该局某些领导暴跳如雷,气极败坏之下,失去了人的理智,以大法弟子“语言上当面顶撞领导,不给领导面子,导致领导下不来台”为由,将两名大法弟子从家中骗出,送入市戒毒所办的“转化”班,并且勒索每人高达5000元的费用。

所谓“转化”班名为一个月,在这一个月中,大法学员将受到怎样的折磨,我们不敢想象,而且一个月后将要发生什么,我们更不敢想象。当学员的家人向领导问起时,他们还口口声声说是“帮助教育”,说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好同志,只要不炼法轮功,干什么都行, 提拔当领导都能胜任。

我们关切大法弟子的安危,随时准备揭露侵犯人权的行为,
民航局总机:0451---2627070
民航局办公室 孙士彦(音),0451---2896387
周加策(音),0451---2896188
周占武(音),0451---2896859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省民航局的非法“转化”班

黑龙江省民航局的大法弟子在不断的讲清真象中越走越坚定,为此,该单位停了她们的工资及工作;被开除回家的弟子,单位就天天打电话,干扰弟子的正常生活,上班的,也是由领导看着。江泽民集团制造的"自焚惨案”之后,该局开始了新一轮的打压--开办了10天的“学习”班,第一天弟子在不知情下去了,当听说办班,有走的,留下来的就拿出真象材料,讨论起“自焚”的可信度以及对大法的非法迫害。由于弟子的直言不讳,堂堂正正的讲真象,领导见势不妙,甩袖而去。

10天后,该单位领导孙世彦说:学员在学习班上当面顶撞领导,不给领导面子,让领导下不来台,领导都被气走了。其实我们这位弟子只是在会上大义凛然、堂堂正正的讲清真象而已。试问,在强权控制下,同情者也是敢怒不敢言,而我们弟子自己是否应该有自辩的权利呢?可是迫害者连大法弟子自辩权都不给,采取封上嘴使劲打的手段对付这群和平善良的人民。而这些领导为了权利,为了所谓的面子,气恼而丧失理智地决定:单位给每个弟子出钱5000元,并以欺骗的手段将两名弟子骗出家中,强行带走,送到市戒毒所办的“转化”班,过后家人问起来,却说是帮助家里进行教育。而且该单位还将为剩下的学员开班。戒毒所为期一个月的“转化”中,迫害者们是不讲人道的。她们采取威逼、利诱、孤立等各种邪恶手段,强行“转化”学员,最后坚定不移者就送去劳教。

近期,在新一轮强压下,很多单位由过去的开除、停职、不过问,转变为现在的骗回单位强行参加单位的“学习”班,或者直接送到各地专门为迫害大法弟子而设的“转化”班,不转化就送劳教。我认为单位配合了公安、派出所的所作所为,相应的单位领导不能明辨是非,在这场迫害中,不去摆正自己的位置,反而为了一己私利,加重着迫害。伪善地说大法弟子在单位都是非常好的同志,只要不学法轮功,怎么都行, 提拔当领导都行,实际行动中却把大法弟子送入如同人间地狱的“转化”班。我发现,单位这一环节也是邪恶的帮凶。在这样的迫害中,有的弟子甚至认为单位也是为了自己好,其实这里多么可怕的人心呀?因此,我们对邪恶的每一个环节都应在法上认识,去揭露去制止。

信仰是源自内心的,是别人无法左右的,强制只能改变表面,改变不了人心,尤其对佛法真理的信仰,更是具有坚定不移的力量。否则怎么会办洗脑的所谓“转化”班呢?而且不允许人说话,打乱人的真正思想和认识,这不是强加意识、强人所难的强盗行为吗?

所以在此,我们正告各单位,不要为了自己的私利而一错再错,使自己在不久的将来遭到道义、良心的无尽谴责,甚至于受到恶报。世人啊,请慎重地选择自己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