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出走的大法弟子给学校的领导和教师的信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各位领导和老师:

您们好!听说最近几天将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对我进行强制“转化”,我不愿配合这种侵犯我个人信仰权利的违宪行为,迫不得已离开,请理解。

我来到单位已经两年了,这两年来每年都是超过工作量的工作要做,没有人做的工作我做;别人不愿干的工作我干;单位分房我让给了困难的职工。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不图名利,不计报酬,为国家为单位作出了许多贡献。可是我却因为修炼法轮功没有评上中级岗位,没有聘上岗位。许多同事为我打抱不平,说聘岗不应和个人信仰挂钩,又没有因为炼功影响到工作,说我为国家没日没夜地工作,却没有岗位是在劳动改造。

我淡淡一笑,之所以能承受这一切不公和磨难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我知道要为国家、为社会、为他人负责任,我希望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能为他人考虑,自己苦点儿、累点儿没什么,师父要我们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仔细回想自己得法三年来的所思所想、所做所为,对得起国家,对得起社会,对得起所有的人,包括我的亲朋好友、我的父母兄弟。我很感谢李洪志老师,他教会我更多的为他人着想,更多的为他人付出,让我能做到"大善大忍"。

可是这么好的一部宇宙大法却受到诽谤迫害,许许多多的像我一样的好人被抓被打,被判刑被劳教。是谁把他们连夜带走,不让他们孝敬父母,抚养子女,是谁让他们下岗,不让他们为国家做贡献,江泽民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毁掉了多少好人和他们幸福的家庭。

法轮功学员默默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强大压力,是许多人根本无法承受的,但却没有给国家和社会带来任何不安定和不稳定的因素,这是在搞政治吗?不是,他们在用他们的大善大忍呼唤着人间的正义和良知。他们是一群最祥和、善良的团体,有这样的百姓是国之大幸啊!

相反,如果国家把好人当成坏人打,那才是真正可悲的,是真正的亡国亡党。前几天有人问我说开人大会了,你们"法轮功"不再去上访吗?我说谁还会去和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去讲道理。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是因为他们信任政府,他们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请求政府的为民做主。试想在这样一个严厉的社会,除了法轮功学员,还有谁会向政府献上他们的真诚的心。但是当他们的一次次真心换回的是挨打、被关时,谁还会去上访,还会去死谏。政府真正失去的是上亿的人心。

我是一名科学工作者,做为一名科学工作者首先应做到的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为真理勇于献身。当美国的搞电子研究的巴科斯特用测谎仪测出植物也有感官,当考古学家发现在两亿六千万年前的三叶虫化石上有一个人穿着鞋的脚印,当美国航空航天局在外太空拍摄到一组类似飞天一样的生命体的照片,而他们庞大的象一个星系…我们还有什么资格抱着过去的教科书说这才是科学。人类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现象的认识是有限的。而每一次去伪存真的过程都是一段充满血和泪的艰辛历程。布鲁诺不就因为坚持"日心说"而被罗马教庭烧死了吗?而我这短短三年的修炼历程让我彻悟到我在人生中许许多多想要解决、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从那里我看到了真理的光芒。

爱因斯坦在1950年7月写给美国科学工作者的一封信中提出了一个问题,"一个人,如果政府指示他去做事,或者社会期望他采取的态度,他自己的良心认为是错误的,那么他该怎么办"爱因斯坦的回答是我相信个人应当根据他的良心去行事,即使这种行为势必要触犯国家的法律……我要做的事,不过要以我微弱的能力来为真理和正义服务,准备为此甘冒不为任何人欢迎的危险。爱因斯坦的回答也更坚定了我要选择的道路。

法轮大法让我心胸开阔,坦坦荡荡,那是我心中最圣洁的一片净土、祥和之地,是不容践踏的啊!希望领导和同事们尊重我的选择,尊重宪法赋予我的权利。并再次感谢所有关心过我爱护过我的领导和老师。

祝:工作顺利!
身体健康!

慧杰(化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