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的学法声和说话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29日】 拘留所的学法声和说话声

在大庆萨区拘留所里,大法弟子和行政拘留人员关在一起。这些常人多数是由于打架、偷油、嫖娼等原因被关进来的。大法弟子们向他们洪法,说清法轮功真相。在集体学法(采取一人念,其他人听的方法学法)时,他们大多数人能注意听。有的还说:这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出去我炼。但也有个别魔性大的不爱听。

有一次监号里进来一个打架的,个头不高。他一进来就大声说话,并说:我不愿意听你们念。在他的带动下,监号里说话声音很大,念书声很难听得清楚。有的学员有点着急了。就去告诉他们小点声说话,但是他们根本无动于衷,嗡嗡声更大了。学员悟到了,学法受到干扰是与自己的心性有关系,应当静下心来,一个不动可制万动。于是大伙凑近一点静心听法。过了一会,不知什么原因,那个打架进来大声说话的小个子得罪旁边坐着的大个子。大个子一生气,就打了小个子一个嘴巴子。小个子嘟嚷了几句不吱声了。

换了大监号,人也多了。一个号里有30多人,有10来个常人。即使小声说话屋里嗡嗡声很大。大法弟子们还象以前一样,静下心来,认真听背法,这时号里来了一又高又壮的人。这人进号后称起了“号长”,别人都得听他的。大法弟子们向他洪法。他说:我妈妈就是学法轮功的,警察到我家搜书时,我真生气。大法弟子学法时,号长就说了,不许他们说话(指号里的常人)。只许法师(他把大法弟子叫做法师)说。读法声又清晰了。

恶警察酒后打人

大庆萨区信访拘留所,关着一百多名大法弟子。3 月1日上午让胡路分局政保科两名警察来提审,由于提审人数较多,上午没有提审完。中午就在所里吃饭、喝酒。下午二点提审大法弟子曹景栋。这二名警察身着便装,喝得已经酒气熏天了。曹景栋刚进屋,警察也不出示证件,抓住曹的头就往墙上撞,另一人也上前打曹的脸。曹大喊:我没有罪,警察不许打人。喊声传到了走廊另一侧的监号里。然而招来的却是又一阵毒打。打人声惊动了教育所的程所长,经其劝说才停止殴打。3月9日龙凤分局政保科来人提审大法弟子李小容,李小容拒绝提审,并说明曹景栋被打之事。那位办案人员却恶言恶语地说:打死就打死了。

警惕特务

在大庆市萨区拘留所,大法弟子为了抗议非法关押和没收大法资料集体绝食。一天,监号里关进一个又高又壮的中年人,穿得西装革履,一副老板派头。学员向他洪法,“老板”一听马上就表示同情法轮功,还说:江泽民要完了。学员告诉他,我们法轮功不参与政治。那人说:我出去想看一看大法书。有一个学员把大伙的电话号码册给他看,“老板”拿出笔记本,把所有人的电话号码都抄了下来。交谈中,“老板”问,你们的组织谁是头。学员们回答,我们没有什么组织,更没有头。这时学员就开始对这个“老板”怀疑了。但是交谈还在继续。“老板”又问,你们做绝食这件事情,我想出去后给上网,找谁联系好呢?学员没有回答他。晚上睡觉时,学员们挤在被窝里小声议论:这个“老板”确实可疑,他一再问谁是头和联系人,而且要是一般人想看大法书,只记一个电话号码就可以了,可他却把所有号码全记下来。大伙断定,这个“老板”可能是个特务。第二天早晨,学员以婉转的方式向“老板”要电话号码册,“老板”开始赖着不给,后来也只好拿出来了。“老板”象个泄了气的皮球坐在那里,不吭声了。不一会管教进号把“老板”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大陆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