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修炼者的血泪控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3月4日】 注:近来,江泽民集团利用新闻媒体把它自己一手炮制的“自焚”事件炒作起来,妄图挑起不明真象的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以此来掩盖其在二十个月的残酷镇压中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请看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的亲身经历。

桥西区友谊大街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

我是你们辖区内的大法弟子罗智慧,石家庄桥西粮站的病退职工。还记得吧,一年多了,除了我被你们非法送进劳教所的日子,你们多次对我非法关押、罚款、严密监控、电话传呼追踪、把我从家中骗走、抓走,直到最后把我逼出家门……

你们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我原单位,包括邻居们都知道,没修法轮大法前,我多病缠身、久医无效。92年吃劳保几个月后因效益不好,开不出支来,爱人才挣三百多元;双方家里的重重矛盾常让我陷于不平压抑等不平衡心里状态中;为换个力所能及的工作几乎花尽家里的钱……日日在疾病、生活的痛苦中煎熬,不止一次想到要一死了之。绝望中,遇到了大法,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是慈悲的师父无条件地给我祛了病,又净化了我的心,把我变成了一个宽容愉快、能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摆摊儿再不为1元钱去吵闹了,顾客说我实在;对双方父母的家务事儿,总是当成自己的事甘愿出钱出力,婆婆说:“这四个儿媳妇就数小罗好”;还多次向灾区捐款捐物(有证明),用节省下来的钱向团市委希望工程捐献了一千元(97年10月,姓名:大法弟子);又把抢占楼下公共场地盖的房子拆掉了(李桂花证明)……若不是修炼“真善忍”后道德的升华,若不是心灵上的彻底转变,这些是做不出来的。可是缺德的江泽民为了一己之私,不惜践踏国家法律,编造谎言、歪曲事实,对这样一部福益身心、福益社会的高德大法大肆诬蔑,残酷迫害。令人痛心的是,你们明明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却借口是“工作”,屈服于道德败坏的江泽民的淫威,无知地迫害着辖区的大法弟子,在干着毁灭自己未来的事……

为了还大法以清白,为了世人都能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99年10月24日,我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坐地休息时无故被抓。我没罪,所以拒绝说出姓名、地址,在天安门分局被上背铐、坐土飞机,心慌腿抖,吐了一大片,全身冒汗跟水洗一样,眼看快晕倒了,解开活动一下又铐上了,边踢边逼问,直到铐子上到最紧,打开后手铐的牙子勒出的血印深深地吃进肉里。26号夜我被关进了北京西客站拘留所。一天我被一恶警狠狠抽了七八个耳光,当时眼就花了,脸也变了形。打完后恶警不敢让我回号房,在他的办公室罚站了好长时间,好几个警察看到我的惨状都眼含泪水走出了办公室──这才是人,能分清是非善恶的人!能唤醒他们的善念,我感到欣慰:我的苦没有白吃。被拘十五天被迫以每天25元交费,又送到河北廊坊拘留所,继续非法关押。

就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间,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还有我单位受上级严令必须到北京找我。你们欺我爱人老实、怯懦,拉上他共去了四趟北京、一趟保定、一趟天津,花去五六千元之多(去北京的还有桥西粮站彭经理、周科长(人事)),费用全部都由我爱人承担,根本不考虑我家经济如何窘迫。后来回到石市友谊大街派出所,非法关了我40天。把我铐在椅子上20个日日夜夜,去厕所也不解铐,只好连椅子一块搬到厕所去。连日的折磨,腿肿得比原来粗了一倍,根本就蹲不下,毛裤也脱不下来。年底放我回家,才知是爱人被迫拿了四千元保出来的。还威胁:如再去北京罚一万五千元,没钱,把爱人工资、房子抵押。此后经常被24小时非法监控,每一个敏感日都让我无法正常生活,后来乾脆派人常住在我家“监控”。

2000年3月份两会期间,居委会的张攻兰带几人闯进我家骗我去办事处,我不去,就被连拉带推下楼,又强行塞进早已准备好的汽车,竟把我这个正常人送进了城角庄精神病院。面对一次次的折磨,万般无奈,2000年5月16日我只好骑自行车去北京依法上访。友谊大街派出所的高振强等人再次把我强行抓回,在派出所又被非法关押了41天,还饥一顿饱一顿的不给饭吃。可是,我对你们仍然没有怨恨,只是感到悲哀──佛法普度众生,你们如此不珍惜,还在迫害着修炼人,实质上害的是你们自己……在派出所为炼功学法,经常被吊铐三四十个小时,还不让和其他炼功人接触。第41天时,即2000年6月30日五点左右,在没通知、没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把我送进了那个人间地狱──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在那里我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长期与世隔绝的恶劣环境下,为证实大法而惨遭毒打,还对我们强行洗脑,更使我深深痛悔的是,卑鄙阴险地利用特务的谎言欺骗、迷惑我做出了违背“真善忍”的大错事,给大法抹了黑……

可是,当我历尽屈辱和魔难,在去年11月20日从劳教所出来后,你们却不顾我与亲人刚见面,身心的重创还在滴血,仍然连续骚扰、追踪。无理规定我不得与功友们见面;又给我爱人和他弟弟(蹲过监狱)施加压力,让他们监视我;还威胁我,如谁找我来就抓谁(99年从家抓走过杜国珍)……我虽人在家中,却没有任何自由,身心倍受煎熬,只好去北京访友散心。谁知你们知道后竟大发雷霆,我刚到家不到一分钟,李书记和好几个男女就闯进我家查问。这之后,你们更加严厉地看管我:高振强来骗我去派出所,说所长郑兰军找我谈谈,其实是要抓我走,却哄骗家人说是“保护起来,不然再去北京非判大刑入狱不可”;居委会张攻兰经常无端打电话骚扰;办事处李书记则限制我以后出门时必须先打电话告诉他!一次我上街,一出门就呼我,到“君乐美”又呼,到商场又是传呼……就这样,一次次骚扰,一次次追踪、迫害,吃不好、睡不安,而你们仍步步紧逼,走到哪,追到哪儿,走到哪儿也无法摆脱你们的监控,使我心神交瘁,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我仅仅是要做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到底有什么错?为什么就要受到这样的身心摧残!而你们却还口口声声说是“对我好”、“对我爱人孩子好”。将心比心,别人这么对你们“好”,你们如何承受?!走投无路之下,我去跳过民心河,被好心人拉住,又去撞出租车,结果老天还是不让我去死,爱人拉住了我,哭着说:“我配合他们,本是为了保住这个家,不想让你再进去(劳教所)!结果却是把你往绝路上逼。我知道你好,大法好,我再不管你了,我要你活着呀!……”就在马路上,我们夫妻抱头痛哭……

爱人终于明白了只有大法才能留住我的命,从此再不限制我看书。拿起大法宝书,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师父还说:“自杀了还有一个罪。因为人的生命是有安排的,你破坏神的整体全局的顺序,通过你做的对社会尽的义务,人与人之间有这样的关系连带着。死了,那么整个这个顺序是不是打乱神的安排?你给他打乱了他不放过你呀,所以自杀是有罪的。”(《悉尼讲法》)师父的话句句打到心里,我渐渐平静下来,明白了连“自杀”的念头都是不符合大法的!

邪恶的残酷迫害,长期把修炼人与法分离,这是最残忍的!是大法,再一次挽救了我的生命。可现在师父与大法仍然遭到恶毒的诬蔑,世人还在被媒体的谎言欺骗,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受再多的苦,也要在人间把这千古难逢的“真善忍”大法洪扬开来,让所有的有缘人都能受益!我知道,在品德败坏的江泽民的高压控制下,你们是不会放过我的;为了大法早日平反昭雪,为了不让你们继续作恶,在无知中再迫害正法修炼人,为了被谎言蒙蔽的同胞和世人,我被迫离开亲人,流离失所……

多么希望我的出走,能唤醒你们的良知和善念!谁没有父母妻儿,谁没有兄弟姐妹,真就甘愿充当缺德的江泽民的陪葬品,逼得同胞乡亲骨肉离散而心安理得、毫不愧疚吗?不要再继续追踪、迫害大法弟子了,要知道不管是什么借口,人在世间所干的一切都得自己去偿还啊!

如果哪位有缘人看到这封信,请转告我的爱人及亲朋好友,“我一定会坚强地活下去。”我知道人间败类江泽民现在越是猖狂,正说明他的末日不远了。亲朋们:不必太伤心、挂念,大法清白之日,就是我还家之时!”

大法弟子:罗智慧
2001年1月
编者附:

迫害大法弟子的罪犯: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所长郑兰军、指导员纪庄才、刘所长、只所长、民警高振强等;友南大街办事处李书记,友谊南大街第一居委会张攻兰等。

有关责任单位:
石家庄市人大行政处:0311─6689651,法制工作委员会:6689521,内务司法委员会:6689509,信访办公室:6689506
石家庄市政协政策研究室:0311─6689825,社会法制委员会:6689877,民族宗教委员会:6689872,台港澳侨联络委员会:6689853
石家庄市民政局:6048407、6688504、6688507
石家庄市信访局:7042935、7058765、7058881、7042314
石家庄市法制局局长室:668828,法规处:6688285
石家庄市总工会法律部:0311─6072202,法律顾问处:6039125,行政办公室:6070846
石家庄市妇联主任办公室:0311─6032370,法律顾问处:6033483
石家庄桥西区人大:3014742,宣传部:3021750
石家庄市桥西区政协:0311─3022333、3014711
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主任办公室:7023903,法纪科:7023449,起诉科:7023442、7023441反贪科:7027916、7023440,反贪贿赂局:7016770
石家庄桥西区公安分局:7022099、7026884、7022299
石家庄桥西区友谊大街派出所:0311─3031330、3990863、3034714、3051674
石家庄桥西区友谊大街办事处:0311─3031142、3990645、3994704
石家庄友谊南大街第一居委会:0311─3013140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