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里达法会发言稿:母亲的来信(译文)

更新: 2016年10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1日】敬爱的师尊好,同修们好。我是佛罗里达的大法弟子,在这次法会之前的不久我收到了一封我母亲的来信,不仅知道了为什么在过去的大半年里我每次打电话回家都没有和妈妈通上话(当时家里人总是告诉我,妈妈“碰巧”的去了我姨妈家),而且更深刻的体会到国内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们是如何用他们的生命和血泪向着善良的人们发出呼唤:法轮大法好!

今天借这个法会的机会我念一下我母亲的来信,讲一讲她这一年多来的经历,与同修共勉。

亲爱的孩子,妈妈本想去美国看望你们,但从去年到大使馆两次被拒签,回家悟到,这不是偶然的,是应该在自己的环境中坚定的修下去,但我又怕坐牢,怕挨打,怕带手铐,怕被送到精神病院,怕牢里妓女的性病,怕搞到政治里去了,等等。所以极力的阻止别的功友上北京,拉别人的后腿,拉不住就为别人惋惜,但那时我又非常敬佩他们能放下生死。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师的点化和心性的提高,自己猛醒过来了,自己才是大错特错的。用善的一面反映表达心愿,讲出真实情况怎么会错呢?而且不计较警察对外面的一切手段,没有政治诉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怨无恨,这叫政治吗?经过一段艰苦的思想斗争,终于迈出了这一步:走出去证实大法,同时去掉怕心。当这颗心念发出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痛哭了好几个小时,象个孩子找到了家,委屈、愧疚和坚定的思想混杂在一起。

但哭后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我是一个95年就得法的老弟子,没有师父救度就没有我今天的生命,是师父和大法还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和有意义的生活,让我在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以后终于明白了活着的真谛:修炼,返本归真。而今天“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的日子里,在师父遭受无名诽谤还在默默承受着一切的同时,在无数大法弟子用自己的鲜血捍卫这宇宙大法时,我怎么能再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

2000年2月29日,妈妈坐火车直奔北京。和其他功友联系上之后就知道自己已经被盯梢,随后就拉着其他功友巧妙的拐到你岳母家,你岳母得知我们是要上访后,哭着说什么也不让我们走。在那种日子里谁都明白走出来就有可能意味着永远的消失,但我知道这也是关,反而安慰她说:“我来就是来上访的”她后来知道是怎么也拦不住了,等外面的特务走了以后把我们送上了公共汽车。

但是3月1日下午,我还没找到信访的地方就被抓,在北京关了四天,碰到很多家乡的弟子。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房,一天之中不停的送进来,带出去,每天接触的都是新抓的弟子:有妈妈带着孩子的,有孩子扶着老人的。里面总是有20多人。我们共同的语言是:用我们的生命证实大法是最正最好的!大法决不是X教,要不为这,到北京挖金子我们都不来。大家在一起通宵达旦的切磋,背书,互相鼓励,都把这暂时的聚会当做是法轮大法的基地。我真想就在这个基地不回家了。

然而,四天后户籍派出所和政府专管法轮功的特派员一行四人,把我和另一位老太太带回了街派出所。所长一见到我们就大发雷霆,说我们砸他们的饭碗。那位功友的老伴是公安局的处长,女儿是专管法轮功的,女儿要求把她妈妈送到她那里去,于是把我们送到了区里专管法轮功的地方。这地方戒备森严,楼梯口走廊上全是警察。警察在走廊里问当官的为什么抓这么多炼功人?头头说:"这算多吗?还不到百分之二呢!"我们每个人被单独关进一个小屋,白天派两个工作人员看守,晚上由两个女警察轮换着值夜班。每个法轮功弟子都换四个人看管,政府花大量的人力物力管我们这些老太太,真正滑稽可笑。她们开始把我们当成青面獠牙,张牙舞爪;通过接触又把我们当成是无忧无虑的老玩童,说我们太善良了。

一直到3月20日说是敏感时期过去了,派出所的干警来叫我写保证,然后就能回家,当时我拒绝了。但我心里很想回家,因为功友们已经开始绝食,我非常害怕,我想一餐不吃就饿的头昏腿软,这长期不吃不喝,这不要我的老命吗?突然脑海浮出了“常人之心”几个字,我又一次猛醒,知道是师父的点化,修炼者是超常的人,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心慢慢的静下来开始背书:““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作为一个修炼者要用有利条件证实大法是科学的,我心里想着:有老师给我力量,我一定要用自己的生命这一有利条件证实大法是最高的科学,不是迷信。我愉快地加入了绝食的队伍。第二天我们被转移到另一个地方,是原来的一个收容所,不让家属见面,这里到处是灰尘,好像长期都没人住过。大家都忙着做卫生,从早做到晚,只做事不吃饭,有空就背书,晚上就炼功,一直到天亮。警察把功友拖出去折磨,妈妈也在其中。他们叫我不要炼了,我说被关在这里就是为了要炼功,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他们说妈妈倔强,后来也就不管炼不炼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到第五天口干的直恶心,不停的呕吐黄水,最后干呕,夜不能寐,只有坐在地上打坐才好一些。三月的天气人们都穿着毛衣毛裤,而我们却穿着单衣单裤整夜的坐在水泥地上打坐,一点都不冷也没有感冒的。工作人员都是党员,觉得不可思议:难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神吗?到了第七天,绝食的人只剩下我们三个人不吃不喝;到了第八天他们请来了医生,要给我们量血压。我们说如果我们一切正常就足以证明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于是,妈妈一手抚着床柱一手伸出量血压,结果三个人的心脏,体温,血压全部正常。医生走了,警察们都觉得很神奇,他们在我们的后面走来走去,把我们叫老神仙,说:“你们不吃不喝已经八天了,怎么还有这么好的精神?到处跑,你们喝口水行不行?”我笑着说:“还是那句话,不吃这里的饭,不喝这里的水,你们不放我回家,我们就直着进来,横着抬回家!”到了第九天,再次检察一切正常,我深深体验到我们修炼者的身体是一个超常的身体,过了第七天就不呕吐了,而且精神越来越好。我主动找警察谈心,我说你们已经看到法的威力了,在事实面前你们再不信我就和你们继续饿下去。现在他们允许爸爸和小姨来看我,爸爸还和公安吵了起来,爸爸说我的人要是出了事,我要告你们,她没有违犯法律。你们再不放人,一切后果自负。

终于他们把妈妈放回了家。这次绝食一共放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年轻人绝食11天。回来后我跟亲朋好友都讲了情况,他们也说如果再抓他们对政府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妈妈到今天才告诉你们我的经历,不要为妈妈担心,我现在身体好得很。若再抓再打,什么也不怕了。

以上是我母亲的来信内容。我今年年初毕业时,曾邀请妈妈来参加毕业典礼,但母亲的签证再次被拒签。在老师的五大湖区的讲法发表之后,我妈妈在电话里说:“我是彻底明白了,就象老师说的在海外的学员尽量不要回大陆,因为揭露邪恶需要你们。……”妈妈还说,“如果有一天我又被抓,并绝食或因其他原因失去生命,你们可要向世人告白,妈妈是为伟大的佛法而献身的。如果你们有了后代,一定要记住,修炼人的后代是大法世世代代洪传的证明,老师对他的安排就象对你们的安排是一样的,向世人去洪扬大法那才是最有意义的。不要替妈妈担心,目前在国内的确很艰难,每向外迈出一步都是不容易。妈妈还有很多事要做,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们母子见面,我们再详谈。”

亲爱的同修们,我的妈妈只是千千万万个前赴后继的大法弟子中的普通一员。今天,邪恶还在世上表演,无数国内弟子还在承受着痛苦。我们敬爱的师尊还在蒙受不白之冤......我们海外的弟子还要继续深入的洪法、讲清真相,发出我们大法弟子最纯正的光芒。

别忘了我们曾共同许下的诺言:“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助法》)。

谢谢大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