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25届国际文化节的言论自由问题提出的意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6日】 [编者按:此文由一位西人法轮功学员撰写,发表在她的大学(Emory)的校报The Weel上]

我是本校一名三年级学生,同时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一种性命双修的高层次功法。法轮功的指导原则是真、善、忍。在不到一年的修炼中,我的身心得到巨大改善。我感到压力减轻了,关系改善了,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真正的内心祥和。我非常高兴我能遇到法轮功,也很高兴有每天炼功的自由。

作为一个美国人,只要我不触犯法律,这就是我的一项基本权利。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如此。在拥有超过七千万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大陆,公民可没有选择任何精神信仰的权利。目前,基督徒、穆斯林教徒、佛教徒及法轮功学员都由于信仰而遭到迫害。自1999年7月,中国政府禁止了法轮功,并非法监禁、折磨和害死许多法轮功学员。美联社报导至少115位法轮功学员在这次运动中被迫害致死。

而这种迫害并非只局限在中国本土。在过去的21个月里,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官员和非官方机构施加压力,要求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炼功权利。这种压力已延伸到Emory大学校园。

一个月以前,我代表Emory大学的法轮功之友报名参加第25届国际文化节。我们计划演示五套功法并做一些简介。我们并没准备谈任何有关迫害的情况。象太极组多年来所做的一样,只是把法轮功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份介绍给大家。开始,我们组得到功法示范的许可。可是,几个星期后,文化节的一个组织者通知我们必须服从非常严格的限制,因为Emory大学的中国学生会和中国领事馆给办公室施加压力,试图阻止我们参加任何的示范。这些中国人给办公室发了大量电子邮件、传真、甚至录像带,企图阻止组织者让我们示范。组织者还是想一视同仁而让我们参加。这时中国学生会威胁要抵制或抗议文化节。

文化节的组织者感到既然中国学生会不愿意折衷,为了对所有参加者都显示出公平,组织者对法轮功实行非常严格的文化节政策,但这些政策的严格程度并未应用于其它组。就连和法轮功非常相似的太极组,却有许多我们没有的自由。例如,不允许我们讲述我们的功法。我们只能把我们的介绍写在卡片上,由主持人来读。然而就是写在卡片上的话也要受限制;我们不可以提太多有关中国的事,不能有任何中国字。我们也不能告诉有兴趣的人到哪里去学法轮功。此外,在我们示范开始前,大会还宣布一项声明,说明我们与中国学生会无关,并明确指明法轮功属于国际性团体,这倒没错,因为法轮功遍及40多个国家。但我们参加文化节的一个主要目标是要把法轮功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份介绍给大家。相比之下,太极组却可以亲自对他们的功法进行详细得多的介绍,他们可以说中国话,提到中国,并告诉到什么地方可以学太极。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是在美国,一块自由之土,为什么把法轮功学员和太极学员区别对待?为什么封住我们的口?我可以理解文化节的组织者试图使每一个人都满意,我也知道这很困难。但是不应该平等对待所有团体吗?我不是指责文化节的组织者。事实上我非常尊重他们为文化节所做的一切。并赞赏他们为遵守Emory大学的非歧视政策所做的努力。此外,我对中国学生会和中国领事馆也不抱怨恨,我只是把这个问题公开提出来,以便我们在和平和无偏见的状态下进行讨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