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平度市大法弟子被送精神病院遭摧残的案例两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7日】
(一)

1,受害人情况
受害人姓名:张永红
性别:女
年龄:39
文化程度:大专
职业:原企业会计因上访而被迫辞职
家庭出身:干部
健康状况:健康
有无精神病史:无

2,被迫害入院的经过:
因坚修大法,与另外两名大法弟子骑自行车走900公里去北京上访,后被公安和原单位人送回原单位,在单位一楼办公室坐了不到一小时,开来一辆医院的车,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受害人张永红对车上下来的姓刘的男医生说:"你们是医生,要讲医德,我很正常,也很清醒,绝对没有病,不需要你们。"当时姓刘的男医生说:"你们单位领导和公安都很关心你,接你到医院去检查一下,如果没有病,就送你回来。"(显然是欺骗)。受害人张永红说:"检查病也是自愿,没有医院来强制看病的,我没有病,不需检查。"姓刘的男医生就上来动手拖,张永红挣扎,宁死不上车,后来司机和姓李的女护士上来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按倒在地,把鞋都拖掉了,硬拖上车,直接送到医院。

入院时间:2000年6月6日
地点:平度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
主使人:平度市公安局
受害人立场:坚修大法,不同意入院
有无签字同意:无
住院文件签字人:不详
不住院的条件:已经没有条件可讲,一切都是强制。

3,入院后情况
主治医生:金xx(名字不详)女 四十多岁
诊断过程:无
医院诊断结果:无
治疗方案:主要是吃药、打针、下电针。医院院长、主治医生、公安找其谈话,要求放弃修炼,不准看大法书,不准炼功,否则就被大字型绑在床上,强行进行。
是否向受害人通报诊断结果:否
有无向受害人说明使用何种药物:无
用于治疗什么症状:受害人通过和他们的谈话意识到,他们想强制通过药物刺激,使受害人失去对法轮功的记忆。
是否说明药物有何副作用:否
用药剂量:一日三次,每次一小把,五种药物左右,另外每天晚上有注射一针。
如拒绝服药将受到何种处罚:找来男精神病人,或医生护卫,数人一齐下手,将其按倒,捏住鼻子往口里灌,或者加大药量、下电针。被迫服用的药名不明。
服后出现的反应和症状:大脑反映迟钝,对有些事失去记忆,目光发直,脸色蜡黄,行动缓慢,心酸落泪。

4,出院后情况:
住院天数:六十天
出院时有何诊断证明:无
有何治疗随访:无
出院后情况:虽然遭受很大痛苦,但是通过学法炼功,出院三个月后恢复往日的健康。

(大陆弟子 2001年3月)

( 二)

1. 受害人情况
受害人姓名:李丽
性别:女
年龄:30
文化程度:初中
职业:原商店营业员,因坚修大法被迫辞职。
家庭出身:干部
健康状况:健康
有无精神病史:无

2. 被迫害入院的经过:
因坚修大法,去北京上访,平度公安把单位负责人和家人叫去,对他们说有三条路可走,一是继续让单位看押,二是送劳教,三是送精神病院,单位表示不想继续看押(因为曾被单位多次看押)。家人出入无奈,同意送精神病医院。但对受害人李丽是采取欺骗手段:送精神病院时说是去政法委谈话。

入院时间:2000年6月8日
地点:平度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病医院)
主使人:平度市公安局
受害人立场:当时不知是送精神病院,如果知道,绝不会去。
有无签字同意:无
住院文件签字人:不详
不住院的条件:因坚修大法强制入院

3. 入院后情况
主治医生:金xx(名字不详)女 四十多岁
诊断过程:无
医院诊断结果:无
治疗方案:主要吃药打针,有时下电针,医生不准受害人李丽炼功,要求放弃修炼。公安叫李丽写揭批大法与师父的材料,说写了就出院,不写就不准出继续住。
是否向受害人通报诊断结果:无
有无向受害人说明使用何种药物:无
用于治疗什么症状:不知道
是否说明药物有和副作用:否
用和剂量:每次一小把
如拒绝服药将受到何种处罚:上来一群医生、护士把受害人按倒在地,有按腿的、有按胳膊的、按头的、有压住身体的、有捏鼻子灌药的,或是两人把受害人按住坐在排椅上,双臂反拧在排椅背上,脸朝上按在排椅背上,捏住鼻子往口中灌药,一碗接一碗不停的灌,当时几乎被憋死,灌完后全身湿透。第一次拒服药时,把受害人大字形绑在床上,被强迫服用的药名不详。

服后出现的反应和症状:打针吃药后,身体虚胖,整天昏睡,不自觉流口水,湿的汗衫都滴水,睡觉时,床单和褥子都湿一大片,手脚不听使唤,上厕所东倒西歪的去了,蹲下起不来,看到眼前有东西想扶着起来,手又伸不过去,吃饭时,想往口里送,又找不到口在那里……家里人看到这个样子哭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4. 出院后情况:出院后头疼得很厉害,想睡觉又睡不着,整夜睁着眼。后来通过学法炼功,一粒药没吃又恢复健康。
住院天数:123天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4月6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