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恶对平度大法弟子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8日】 12月20日,平度市南村镇大法弟子蒋垂平,在散发揭露邪恶的大法真象资料时被抓。

一进派出所,蒋垂平就被警察踹倒在地,嘴都磕破了,然后就是被王俊青,吴泽勇等一班打手拳打脚踢。恶警打完了之后,又把蒋垂平外衣 扒掉,铐在电线杆上冻。蒋垂平见墙上写着“公安形象重于生命”的标语,就喊:“所长,你们公安的形象就这样重于生命?把好人铐在这里打?”(据说该所长因赌博把派出所公款都输掉了)这时所长孙维强气急败坏地从楼里窜出来,把蒋垂平带回楼里,对着蒋垂平的心窝猛踢几脚,蒋垂平被踢得背过气去,缓过气来之后,又被指导员卢成军狠踢几脚,恶徒王俊青、吴泽勇等上来多次毒打,又将蒋垂平从背后斜背铐住双手折磨了二天三夜。送拘留所拘留15天。

期满后,带回南村派出所,被王俊青、吴泽勇等强行扒光上衣,衣服都被挣碎了,在冰天雪地中冻着毒打,用皮带没头没脑地抽打头、脸、上身,强制坐在地上平伸双腿,吴泽勇穿着硬底皮鞋狠踹两腿,站在蒋垂平两小腿上狠碾,蒋的两腿被碾得血肉模糊。恶警还用木板在蒋的脚踝骨上敲。在这冰冷的天,这些丧心病狂的恶徒累得浑身淌汗方才罢休。蒋就这样被折磨两小时之久。

12月底,平度南村一大法弟子,在散发讲真象资料时被抓,在严刑酷打之下说是和张辉荣一块做的,资料也是张给的。当天晚上,派出所卢成军、王俊青、吴泽勇等人踹开张的街门抓他。由于张和妻蒋彩霞(同为大法弟子)奋力反抗,招来很多乡邻围观。蒋彩霞被一警察踹昏在地,4岁的小女孩光着屁股从炕上爬下来,吓得直哭,张最终也因精疲力尽被他们用手铐铐住,拉回了派出所,一下车便被踹倒在地 ,打手们一阵猛踢猛跺,张辉荣的右腿在当时就被跺得不能正常行走。打累了,王俊青等又强制张辉荣从后背斜背手铐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着。过后恶警又把张带进派出所楼内,还强迫他坐在地上。吴泽勇穿着皮鞋对着张的心窝及两肋猛踢,用手掌在张的颈椎处狠砍,王俊青则用木板在张辉荣的脚踝上凶狠地敲。

第二天,王俊青、吴泽勇把张辉荣带上三楼,两臂平伸,铐在暖气片上,扒下毛衣,用牙刷杆在两肋狠划 。吴泽勇还在张两腿平伸的情况下,对准脚背狠跺,又用木板敲脚踝和手指。四日后的午夜,看守张的两个警察去吃夜餐时,张惠荣没用多大劲,两付手铐却突然开了,张便逃出派出所,在外流落一个多月。

因为张辉荣的父母对张辉荣夫妻二人修炼法轮大法强烈反对,在家里说服不了,便打算把两人送进监狱里转化转化,却一直没有抓到蒋彩霞的把柄。而张辉荣在一天晚上回家时,被他们告发,又一次被抓。

这次为了防止张辉荣逃走,那些恶警把他锁在铁椅子上,手脚都用焊在铁椅子上的铁环锁住,不能动,上身还锁了铁链。就这样坐了一天一夜,松开上厕所时,腿都不会挪动了。对于张辉荣上次逃走,他们很是吃惊,问他两付手铐是怎么打开的,从哪里拿的钥匙。张辉荣对他们说:“我不但没有钥匙,你们就是把钥匙递到我手里来,在两臂平伸得情况下,我也无法用钥匙打开手铐。”他们就问:“那到底是怎么开的?”张说:“是师父帮我打开的。”他们说:“你师父这次把铁椅子上的锁打开,我们就信了。”张笑了笑,没吱声。其实应该告诉他们,你越想看,正不让你看。上次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啦!而这次再这样让你们都看见了,你们一看确实是真的,就不存在迷了,怎么表现你们的心性,摆放你们的位置?

张辉荣虽然跟他们又说又笑,但为了表示抗议,开始绝食。这次他们不让张睡觉,一瞌睡警察就在张的侧面往膝盖上猛踢一脚,焊在铁椅子腿上的铁环卡得脚脖子钻心地疼,再就穿着皮鞋在张的脚趾上发狠得碾,第二天下午,他们见张的嘴唇干得起了皮,就揪住他的头发,摁着头,捏住鼻孔,往嘴里灌水。灌进去,张就吐出来,他们见灌不进去,也就只好罢了。第三天中午释放。

善良的人们你们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用你们先天善良的本性认识这件事,看一看今天的中国大陆用人民的血汗钱养着这些干着坏事的公安及政府一些败类,他们利用职权迫害和摧残世界上最善良的、最无私的大法修炼者,天理难容啊!

恶人榜:
南村镇派出所:
所长:孙维强 副所长: 卢成军 电话:8319587
打手:王俊青 电话:3392578
   吴泽勇 电话:3396548

(大法弟子供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