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教师的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7日】 人生的路总是迭宕起伏,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生活永远是风和日丽,甚至连自己的生死都是难以预卜的事情,我也不例外。一年来,我经历了生命中最光明也是最黑暗的一段日子,只因为看到使亿万人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被恶毒地栽赃诬蔑,抱着对国家、对社会负责的态度,要向自己的祖国母亲和同胞说一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就面临了一场形同生死抉择的人生之路的大考验:被调离了令人敬羡的教师岗位,1000多元的月收入变成了每月300元的生活费(还要赡养老人和孩子);从讲台下来到图书馆整理、装订报纸、杂志。好心的老师、同事为我目前所失去的一切感到同情、惋惜;学校领导也多次找我谈话,想让我转化;我的父母、兄弟姐姐们面对来自整个国家社会的强权压力,更为我担心,流过多少无奈的泪水;尤其是我的母亲,一位年过六旬饱经沧桑朴实善良的老人,被宣传工具蒙蔽得都不敢相信眼前真实的女儿,我平静地对母亲说:“请不要为我担心,女儿修的是‘真、善、忍’,没有做过任何愧对良心的事,也不会做出电视中报导的那些人间悲剧,那不是真的,更不是修炼,那是糟蹋自己。只是电视中的报导太刺痛我们的心了,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法轮功学员上访了!”

其实法轮功不怕任何人来了解,俗话说“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听信官方一面之词,妄下结论,只能把自己置于被欺骗的可悲境地。法轮大法的所有内容都是公开的,如果能用代理服务器突破网络封锁,您可以从明慧网上免费下载所有法轮大法书籍。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在炼功的同时,要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净化自己的心灵,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去掉自私、妒嫉、争斗、懒惰、挑拨是非等肮脏心理,要与人为善,看淡名利情,堂堂正正地做人,堂堂正正地修炼。《转法轮》这本书,不仅讲了修炼与做人的道理,而且还从科学的角度概括地介绍了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及宇宙的运动演化原理。人也并不是由动物进化而来,人就是人,在本次人类文明之前还存在着人类文明,而且还不止一次,从出土文物上看也证实了这一点。如美国科学家发现一块三叶虫的化石,上面同时还有一个人的脚印,还是穿着鞋踩上去的,而三叶虫却是2亿6千万年前的生物。如科学家也证实月亮是中空的球体,月亮及埃及金字塔都是史前人的文明产物,说明史前文明是相当发达的,史前文明为什么被毁灭呢,就是随着人类科技的越来越发达,而人类的道德却在逐渐地下滑甚至沦丧,诺亚方舟的事也许不是耸人听闻的神话传说。人类文明在遭到自然界毁灭性的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存活下来,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地繁衍出新的文明。《转法轮》及其它法轮大法的著作发表之后,在全世界的科技界引起很大震动,因为有些理论、观点已被现有科学证实了,人类现有科学不能证实的不能说是迷信,否则会窒息科学的发展。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知识界的高层人士,许多科学家、教授也信仰并修炼法轮大法的原因所在。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北京某大学的一位教师对警察所说的一句话:“我们没有对师父搞个人崇拜,是通过亲身修炼证实了我们师父所讲的法理!证实了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

在我当老师时,经常告诫自己的学生:做人要善良、诚实,因为只有诚实的人才能经得起事实和历史的考验。一个优秀、高尚的教师,是言传也要身教的,即使在重重艰险与磨难面前,也敢于为伸张正义、铲除邪恶而放下一切私利、挺身而出,这样的人才能真正造就、培养出国家的栋梁之材。为了实践这一神圣的职责,我按照《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言论自由权、批评建议权,行使公民的这些合法权利,并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对法轮功的错误定性出台之后,我和另一位功友(这位功友炼功前曾患有肝炎,炼功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一个月后,“+”号消失,还产生了抗体),带着自己的上访信依法去北京上访时,还没有进入信访局的大门,就被地方驻京办事人员截了回来,非法拘禁长达48个小时,罚款1000多元(其中1000元是单位领人时被迫交纳的责任保证金,后来单位把这笔罚款按上级有关批示转加与我)。合法的上访回来后,我却被学校停课,2000年4月份被调离教学岗位,来到图书馆上班,主要是在现刊、阅览室,装订报纸,仍然尽职尽责,但被取消了岗位津贴。

少数坏人为发泄私愤,用“株连九族”的方式胁迫层层官员打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使得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逐步升级,只要依法上访三次就被非法劳教,后发展为从家中就可直接被送去劳教。为了达到让学员放弃“真善忍”的罪恶目的,有的劳教所不惜采用暴力加流氓的手段,在公安严密封锁消息的情况下,目前已知的就有近180人被迫害致死,如山东女学员陈子秀,59岁,由于不放弃“真、善、忍”被活活打死。有的甚至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强制注射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特别是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十八名女学员被强行扒光衣服投入男牢!闻此消息,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人权会上一再宣扬的“中国人权的黄金时期”!此流氓之举不仅卑鄙地侮辱了十八名女学员,伤害了我们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心,也大大地伤害了全世界所有女性和善良人的尊严!后来此事曝光后,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为混淆视听,中央电视台还专门报导了马三家劳教所的管教人员是怎样“关心、爱护学员”,怎样“春风化雨般”转化学员的情况。在依法上访无路、真诚劝谏无门的情况下,我也要去天安门广场──这个全世界最大的广场,去唤醒被欺骗、被愚弄的世人,发出自己心底的呼唤: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弟子依法上访无罪!法轮大法是正法!

2000年12月21日,我来到天安门广场。在此我亲眼目睹了久已听说的天安门警察残暴抓人、打人的场面:谁敢打出横幅,谁敢喊出“法轮大法好!”,马上就被拳打脚踢之后扭上警车。一位老太太刚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就被野蛮地踢倒在地……看到这些我的眼睛湿润了,人群里的便衣看到了我的神态,不一会儿两个警察来到我身边,一边一个挡住我,其中一人问:“你是干嘛来的?”“旅游的。”又问:“你是从哪来的?”我没有回答。另一个问我:“政府已定法轮功为‘XX’,你认为法轮大法好不好?”我说:“我身边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他们大都心地善良,品德端正,身体健康,没有什么不好的,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说着说着我就被强行推上了警车,拉到一个看守所。为了不连累学校和当地政府我始终没报自己的姓名、地址,看守所人员拿出拘留证,让我签字,我拒签──我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签什么字呀,难道老百姓说句真心话还犯法吗?同时几个功友都想到:我们无罪,关押我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根本就是违法的。在被剥夺了一切法律保护的情况下,我们号里的所有女学员开始绝食抗议,强烈要求无罪释放。五、六天后,我们那批被非法关押的全部无条件释放。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和几个吸毒的女犯关在一起,那些女人张口就是脏话。擦板、擦地、打扫厕所的活法轮功学员总是抢着干;晚上睡觉时,我们总是给她们几个留下宽宽的地方,我们十几个“法轮功”却头挨着脚,脚并着头紧紧地挤在一块,法轮功学员们素昧平生,但亲如姐妹,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早日还大法清白,早日法正人间,走到了一起,倍加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在大法弟子离开时,有的还给这里手头紧张的其他刑号留下点零花钱,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深深地感染着看守所的每一个人……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就是在清除民众头脑中被舆论工具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是在唤醒人埋藏心底、久已蒙尘的纯真与善良,从而让世人在真象即将大白之际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每一个堂堂正正走到今天的法轮大法弟子,都是一座丰碑。

从北京回来的第二天我就来到单位,据说单位上报了开除的材料,可能是没有批下来。在层层高压逼迫下,深受株连之苦、同是受害者的学校领导,把完成错误命令当成“工作”而完全忽略了自己的真正职责是教书育人、任人唯贤。没几天,为了我这次合法的上访,学校党委执行了错误决定,在职代会上通告:从2001年2月份每个月只发给我300元的生活费。这就是在天安门说了几句真心话付出的沉重代价,这就是乐于助人曾把辛苦积蓄下的课时费1000多元捐给困难学生渡过难关的一个老师的命运。好人遭受打击和迫害,如果这都可以说是正常的,那可想而知,我们的社会已败坏到什么程度。

我出生在农村,是父母含辛茹苦、省吃俭用培养出的唯一大学生,如今眼见父母年事已高,无经济来源,我没有勇气对双亲说出我每个月只挣300元?一旦说出,吃了一辈子苦的两位老人不但会伤心难过,而且以后女儿每月再给钱时,哪里还能象以前那样坦然悦纳呀,这无疑是在他们历尽沧桑的心上再划一条深深的伤痕,痛啊!……想到这些,我无言地承担了这一切,真实地记录下了这一切。说实话,八十年代在农村出一个大学生是一件多么不容易、又值得庆幸的事情,十年的寒窗苦读才有的金榜题名,今天我会拿自己的工作、前程甚至宝贵的生命开玩笑吗?而立之年谁不想有份丰厚的收入来养家糊口?谁不想事业有成事事顺心?但为了更多世人的清醒,为了让每一个还有善念和良知的人都能辨明是非,看清这场建立在邪恶谎言基础上的骇人听闻的大迫害的罪恶本质,在工作、事业、个人利益与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真、善、忍”大法的较量中,我选择了“真、善、忍”,也就选择了艰难。我想作为一个对国家对民族真正负责的人,就要敢于说真话,因为一个民族生活在独裁暴政之中那一定是可悲的,一个国家生活在欺骗之中,那一定是没有希望的,这是历史惨痛的教训。十年浩劫的阴影还历历在目,我们的祖国哪里还能经得起那种“无法无天”地多次折腾和运动!为了“精神不屈的旗帜,真理永存的阳光,人类尊严的颂歌,民族未来的高唱”,让我们共同呼吁:“不要再镇压、再诽谤、再诬蔑法轮大法了!无罪释放那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无需转化就会堂堂正正做人的人!”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