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巴彦县大法弟子受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28日】 黑龙江省巴彦县监狱把元旦前夕去天安门的大法弟子非法关押了4个多月,先是关押在看守所,其中刘志鹏,明小光被非法劳教,其他10多名说不上访的被转到拘留所,然后公安局向家属索要1000~5000元所谓保释金方被放回。而放人时,看守所与拘留所对学员包括犯人无论财务证剩多少钱都无理扣下。其中石举秋只在看守所呆了一天就收她200元伙食费,还有90元的财务证,不交保释金的一律不放。有一个说不炼的单身汉,家里没人交保释金便一直关押。该县的孙茂俭2000年5月8日被劳教,送到一面坡拒不转化,后又被送到绥化劳教所。

黑龙江省巴彦县的孙学,46岁,运输公司职工,二等功级残废军人。未炼功前胃切除,基本上是食道与十二指肠连在一起,他的残疾证上写的是饭后倾倒症。疾病折磨得他脾气暴躁,无劳动能力。国家每年给他补助4万多元的医药费还不够用,逢年过节他还要拄着拐棍去县长家要钱,谁都拿他没办法,而且他家人的医药费也由他报销。

自96年炼功后,他吐了三天脏血之类的东西,便出去一个鸡蛋大的瘤子。人完全变了,不但病全好了,脾气也好了,每天去劳务市场,多重的活都能干。每年国家给补助的医药费都不要了,而且在他炼功后家里还有1.8万元的医药费票据。家人要去报销,而他却死活没让。家人要用残疾证,他也没让。他这种高尚的行为却被公安局的领导称做“精神病”。

2000年2月他进京上访,被县第三派出所“接”回,在派出所被恶警用皮带夹子这头狠打,皮带都打折了。开了15天的拘留证,却关了一个多月还不放。后因集体绝食被放出。5月份传法纪念日,他在家被抓,入狱因保护法轮章而被看守所的副所长任德尊、管教大张和犯人打得三根肋骨骨折,喘气都能听到骨头错位的响声,尿不下来尿,小腹憋得象妇女怀孕一样,后来他把法轮章含到嘴里,压在舌头下面,他们就撬他的牙,把他撬昏过去了,却没发现。以为他咽下去了,才放手。事后他为了揭露邪恶,要求上医院,却无人问津,只是把孙茂俭调到号里照顾他,关了五个多月又因“浮肿”,家人说是肾衰竭而被放出。

巴彦县的田晓东,35岁,八一农垦大学毕业,任巴彦县第一中学生化教师初三班主任,三口人都炼功,丈夫孙茂俭大学本科毕业后在县进修校任职。2000年春节与6名学员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后因绝食4天被放出来。5月8日与20多名学员去县广场炼功,9日被抓,送到一面坡劳教所,拒不转化,被送到绥化仍未放出。

田晓东,因与三个同修聊天时被抓,派出所所长范庆民(手机:0451-13945645678)为缴功,硬说是捣毁了一个法轮功黑窝点,三个同修被强行关押了3个多月。2000年6月21日他进京上访被“接”回后关押起来。公安局的窦江拿了一个电话单子,审她都和哪里联系,妄想查出什么,好邀功请赏。恶警把她弄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抽她耳光。她毫不屈服。关了四个月,家人交了保释金才放出来。她单位的校长栾合军,每天派三伙教师轮流看管她,早3点到晚9点,不让上班,天天无理看着。严重侵犯她和孩子的人身自由,教师们也怨声载道。后来她摆脱了她们,回到了娘家。春节期间派出所副所长高志强去她家,正遇她表弟替她烧锅炉,便问:“田晓东在哪里去了?”表弟说:“不知道。”他说:“不知道就抓你。”这孩子害怕了,就说了。结果他们就到她娘家去捉。僵持了好久,最终被家人拽回来。其父写了如她去北京,他就给派出所交5000元的路费才罢手。她单位还总找她麻烦。孩子孙悦明:2000年6月与母亲进京上访,父母都被关,他在舅舅家上学。2001年3月,她所在的小学,进行“百万签名”,她不签。第二天,被老师拽到条幅前强行让她签,无奈她签了名,但后面又打了“×”。

高福志:因上访被本地恶警打折了两根肋骨。

何苗:去年春节前,腊月二十七,她正在商店里忙,派出所叫她去,并说,田晓东、费梦琪都在。结果她去了,谁也不在。听副所长的意思炼就送监狱。后来派出所内部发生了矛盾。吵骂声不堪入耳。何苗趁机跑下楼去,在娘家过的年。初四,由于家属疏通和负责她的各级领导互相推卸责任,派出所范所长又打电话叫她回来上班。2月14日上午副所长与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李军来到商店叫他去派出所谈话,她拒绝了。他们又叫来两个警察说要强行把她带走。她当时手里拿着剪子,想用生命维护大法,僵持很久,邪恶没敢动她。后来她离开本地,而所长范庆民还多次打电话或到她家威逼、恐吓、欺骗她的公婆,令其把她交出来。

李芸芝:大专毕业,在巴彦县兴隆中学教化学,家在汤旺河。99年12月,与6名大法学员到本地室外炼功。被抓送兴隆拘留所,年前放出。初六与其他6名学员一大早在家被抓,关了3个多月,因绝食放出。第二次因发经文被抓,关了三个月,第三次又在汤旺河地区关押,日期不详。

孙爱华:55岁。因上访,公开炼功入狱两次,共7个月。2001年春节派出所叫她去,被她拒绝。后来警察们把她胡乱抬到车上,拉到派出所。连打带骂好几个小时。直到她处于半昏迷状态才被家人保出。

(大陆弟子供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