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我在河北霸州公安局遭受酷刑折磨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2001年4月30日】 我于2000年12月20日去北京天安门和平请愿,被抓后因不屈服于警察的迫害,在门头沟看守所绝食5天后又被送到霸州公安局。

    

那里的警察先是甜言蜜语的哄骗,企图让我说出姓名和地址后遣送回原籍关押迫害。我识破了警察的伎俩,就是不说出身份。警察立刻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嘴里骂着脏话,并说:“打死算白打!”(江泽民授意过“打死算自杀”)他们左右开弓地打我耳光,打得我的眼睛都难以睁开。他们又让我跪下,我坚决不跪,他们就用穿着皮鞋的脚拼命的踢我的膝盖弯处,我被踢倒后立刻就站起来,就这样被踢倒数次。被踢倒后,他们又猛踢我身体的其它部位。

警察见轮番毒打也不能使我屈服就用电刑。将坐在水泥地上的我的鞋踢掉,又用脚踩着我的手,用带有两极的电针分别电前胸、臀部、双手及双脚心。整个电的过程中,警察见我一声不吭感到非常吃惊,边电边骂:“xx,杀人犯这么电都招了,你比刘胡兰还刘胡兰!”他们往电过处用水浇以加大电流。将我的两手背到后边带着手铐扣在椅子上,我人却坐在水泥地上。又将双手的食指分别绑上电的两极通电。这种通电方式电流一般要通过心脏,常人是承受不了的,可我在被毒打及电击的过程中,心中只想着:“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此外,嘴里还默念着师父的《苦其心志》。这样奇迹出现了,电流被奇迹般地阻止在双臂。

整个折磨过程从下午提审连打带电,一直到半夜。后来,手摇通电机莫名其妙的坏了,他们才罢手。一个暴徒说:“再用用测谎仪!”另一个说:“算了,不好使呀。”有一个警察赞叹道:“我就佩服这样铁杆的,我就看不上孬种!”于是强行将我的手按了手印。一个警察说:“你师父为有你这样的铁杆而高兴啊!”我说:“对!”第二天,他们一看无论怎样折磨都动摇不了我的心,于是将我放了。

回家后,我有一个来月的时间浑身都疼痛难忍,腿肿得很粗,常常夜里难以入睡。一些亲友看到遍体鳞伤的我,都掉了眼泪。有的说:“这些警察咋这么狠呢?!”有的说:“把受折磨的身体照下来,这就是他们的罪证。”于是就有了文中的照片。

(大陆大法弟子2001/3/12供稿)

注:所附照片为2001年2月(即受刑一个多月后)所拍,所以不能完全反映当时受伤的严重情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