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迫害我得了脑溢血 学法炼功显奇迹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六日】我今年55岁,家住东北某市,退休工人、党员,特一级专业师。兢兢业业为人民服务一生,童叟无欺30多年了,曾多次荣获服务标兵、技术能手、服务行业女状元、先进生产者、三八红旗手的称号,特别是在92年9月15日在人民大会堂荣获全国200名优秀服务员奖章。可算是为党和人民尽心尽力一辈子。工作期间为事业争强好胜每日都辛苦劳作,连自己的正常休息日都搭进去了,结果把身体搞垮了,有十几种综和病如:脑血栓前兆三级、高血压、脑神经衰弱、腰椎颈椎增生、胃溃疡、胆结石、风湿性关节炎等。因有高血压,所以在餐厅做接待工作时,每天中午都得喝浓凉茶顶着,保持头脑清醒笑脸迎客。下班回家后心情烦躁,浑身疼痛难忍,每晚都睡不好觉,感觉真是太难做人了!太苦了,太累了!生不如死!

96年6月喜得大法,知道了人来在世上是遭罪还业往回修的。我欣喜万分,因为我知道我得到了天书、真经,年逾半百的我终于找到了一生对真理的追求、对人生真谛的追求,渐渐地明白了人生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思想在升华、境界在提高,不知不觉身上的病也没有了,什麽高血压、腰椎疼痛等等症状都不翼而飞了。原来上楼还得让老伴推着走,可是学法炼功后扛50斤大米上楼都轻松,真是太神奇了!

当99年7.20政府决定取缔法轮功时,心里觉得不解,这么好的功、这么好的法怎么说取缔就取缔了呢?我得上北京到信访办向国家讲一讲,也许是国家领导人不了解情况吧?当我到北京时,我看到信访局竟成了抓人局,在府右街抓了一车又一车的人。我真的是想不通,国家怎麽了、政府怎么了,为什么惧怕好人呢,为什么人民连正当的上访权都得不到保证呢?

99年10月18日因上访在北京被抓,11月2日公安局把我这个在服务岗位上奉献毕生的好人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劳教一年。不知他们迫害好人的做法是为了维护人民的利益还是为了维护某个人的利益?到了马三家才知道这里真是邪恶至极,干警说话粗鲁,打人、骂人如家常便饭。这里的法轮大法弟子都是被无视国家法律的人非法送来的,他们剥夺了这些守法公民的一切人身的、精神的权利,他们的行为严重地违反了宪法。他们不许我们说话、交谈、学法、炼功,甚至不让睡觉;还把他们看不上的人送去做衣服,活多的时候得从早上六点干到半夜十一、二点钟,而他们却欺世瞒人的在干活的地点挂上了“新华服装厂”的牌子。他们还剥夺了我的上诉权,2000年5月我想写申诉信给二高二院,他们不但不让写还把我揪起来打我,然后让我蹲着,我不转化他们就让我每天从半夜9点蹲到清晨2点,白天午休也不让睡。他们怕自己的恶行被曝光,就剥夺了我们通信的自由,不让我们与外界联系。他们不让学员休息,不分昼夜地往学员的脑中灌邪念和欺世的谎言进行精神控制,把正常人迫害成思维混乱、精神麻痹的人。他们把不听从他们精神控制的人视为不转化,不转化就折磨你直到转化或是奄奄一息;不转化到期也不放,还非法加期。难道中国声称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就是这种愚民、欺民、迫害人民的统治得逞的时期吗?我为我们的民族悲哀,她竟然养育出这些祸国殃民的败类;我为我们的党哭泣,在迷途中你还要堕落到何方?

2001年1月30日在他们的迫害中我得了脑溢血,那时他们已超期关押我三个多月了。他们害怕我出事,就找到我家人把我带回家治疗。因为我坚信大法,所以回家后每天都坚持看《转法轮》,就这样奇迹就出现了,我不仅没打针吃药、住医院,还给女儿带14个月的孩子。马三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又一次成为了对大法的弘扬--马三家苏境的“三心”导致我得了脑溢血,而被诬蔑的法轮大法却把病危的我造就成健康的人。(如需查证可附病例与现照)

如不是亲身经历真的不会相信这些事情发生在改革开放的中国。过去只有在旧社会才会出现的事竟然发生在“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真让人寒心啊!文化大革命毁了多少人,为什么要让历史的痛苦在新世纪延续?

世人啊,该清醒了,擦亮你那被蒙蔽了的双眼吧!世人啊,该警醒了,不要成为麻木的民众!世人啊,站出来维护正义吧,因为那是我们共同的利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